互不信任的美国,吵出来的美联储

发表于  2015/08/25 06:30   约6分钟

图为美联储大楼

美国人内心的两个恐惧——政府与财阀

  独立战争打完后,财政部长汉密尔顿就试图建立一家中央银行,可是遭到各州的强烈抵制,理由是:如果中央政府掌握了货币权,很可能将影响到各州的自治。美国从建国的第一天起就是联邦政体,一个州基本宛如一个政府。

  但是在联邦党人看来,一个没有中央银行的国家是难以想象的,在汉密尔顿的坚持下,1791年,国会批准在费城成立美国第一银行,但只给了二十年的经营时间,到期后,需再予批准。第一银行是一家股份制公司,既发行货币又从事吸储放贷业务,而且大概有70%的股份握在欧洲私人财团手里,因此,与各州地方银行的关系一直别别扭扭。1811年,二十年限期到达,续营报告在国会未获通过,第一银行被迫关闭。

  1812年,英美再起战争冲突,由于缺乏一个有效的全国金融市场,银行业陷入一片混乱,四年后,麦迪逊总统批准成立美国第二银行,由各州议员把持的国会仍然坚持给出二十年的限期,1836年,第二银行重蹈覆辙,到期被迫关闭。

  第一银行和第二银行的两次试验,透露出美国人内心的两个恐惧:恐惧中央政府的权力过大,恐惧财阀力量对社会资源的控制。在一个公民社会中,这两个强势力量若不监控必然膨胀,而若两者结成同盟,社会公义必荡然无存。

  在后来的70多年里,美国再无中央银行,金融市场放任自流,银行业一方面蓬勃发展,另一方面则经常发生市场崩溃的金融危机,1873年、1884年、1890年、1893年和1907年先后爆发五次大规模的银行倒闭风波,仅在1893年的危机中,一年间就倒掉了500家银行,很多家庭一夜之间资产清零。

美国曾经发生过多次大规模的银行倒闭风波

美联储的制度设计,是“恐怖平衡”的结果

  到1913年,美国已成全球最大的工业国,再没有中央银行已成不可思议的事情,在威尔逊总统的支持下,国会通过《联邦储备法案》,创建美联储。

  美联储的制度设计赫然是互相牵制的“恐怖平衡”的结果。

  在机构设置上,美联储由华盛顿的联邦储备局和十二家联邦储备银行构成,前者隶属联邦政府,后者则是私人非营利性组织。这个复合式双重结构,举世唯一,看上去叠床垒架,无比繁复。

  在人事管理制度上,联邦储备局有五名执行委员,由总统提名,可连任十四年,远超总统任期,执行委员一旦上任后,就不能由总统单独罢免,而需获得国会三分之二的票数通过。有一年,奥巴马总统提名MIT经济学家戴蒙德出任执行委员,遭国会否决,戴氏在第二年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十二家联邦储备银行分散于各州,其股东均为当地最重要的私人银行,董事会成员则为银行家和大学校长。他们的参与,体现了私人资本及地方州的利益。他们所分得的利益是固定的6%年利息回报,近年来的总数额大抵在15亿美元到20亿美元之间。

  美联储每年最重要的会议是公开市场会议,一年开八次,讨论的议题是决定美国联邦基金利率,这一利率在本质上是银行之间的贷款短期利率,而以此为基准,调控商业银行的利率水平,也就是说,美联储的功能是间接调控。

  在公开市场会议上拥有投票权的成员共十二名,除了储备局的五位执委外,州联邦储备银行再出七人,其中纽约拥有永久席位,另外十一州联储主席轮流行使投票权。《联邦储备法案》规定,美联储制订货币政策时不受包括总统在内的任何行政部门干预,为完全独立的决策行为。

  美联储成立至今,已经102年,因其独特的制度建构而成为一个十分神秘的金融机构。

  前些年,国内流行一本畅销书,将美联储描述成一个被罗斯柴尔德家族等欧洲老牌财团遥控、凌驾于总统及政府之上的私人组织。这种阴谋论所体现出的担忧,其实正是美联储的创建者们所要竭力避免的局面。

  也有一种担忧是,既然美联储如此的独立,那么谁来制约这台金融机器,如何保证它不会滥发货币?

  与很多国家的央行不同,美联储的治理目标非常单一,那就是保证充分就业和抑制通货膨胀,由此形成了“通胀为锚”的决策基础,如果在这一目标上出现游离和失误,则会遭到来自国会和民间舆论的强大压力。在过去的三十年里,美国经济数度遭遇金融海啸的冲击,然而,其通胀率基本保持在2%左右,这表明,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从长期看是成功的。但即便这样,美联储仍然是经常被嘲笑和抨击的对象。

抗议美联储的游行活动

先有不信任和争吵,而后有美联储

  美国是一个由一群信仰理性和自由的聪明人创建和管理的国家,聪明人的特点就是承认人性的贪婪,互相不信任,认为无论是天王老子还是圣贤达人,“绝对的权力必产生绝对的腐败”。

  美联储就是这么一个建立在互相不信任前提下的、争吵出来的产物。

  民众对政府不信任,地方对中央不信任,弱势群体对资产者不信任,在一个互不信任的、“恶”的世界里,大家又不得不同在屋檐下,这时候就必须在制度安排上,设计出各方利益的“恐怖平衡”。

  这一“恐怖平衡”的基本性前提,是社会公义,经济发展则是公义项目下的某种结果。

  公义从来不会自动实现,即便在今日美国,贫富不均仍然是国家治理的首要敌人,在过去的几年里,几乎所有重量级的经济学家都发表过以此为研究主题的论文或书籍。

  我们观察一个国家,看到它的人民每天吵吵闹闹,时不时上街游行,知识阶层分成不同阵营,为了一个公共议题,争得面红耳赤,甚至翻脸厮打,当这些景象发生的时候,其实我们不必为此而担心或忧虑。

吴晓波:再穷也要站在富人堆里

美联储大概是最憋屈的央行

4万亿外储如何摆脱美债“迷局”?

27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吴晓波

财经作家,《吴晓波频道》作者 /  74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国际

国际形势风云变幻、暗潮涌动,在这里任您激扬文字,指点江山。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互不信任的美国,吵出来的美联储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互不信任的美国,吵出来的美联储

在美国,人们承认人性的贪婪,互相不信任,认为无论是天王老子还是圣贤达人,“绝对的权力必产生绝对的腐败”。而美联储,就是这么一个建立在互相不信任前提下的、争吵出来的产物。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81201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