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嬉笑散漫”并非西方教育的真相

发表于  2015/08/15 06:30   约4分钟

纪录片中的五位中国老师和学生们

  近日来,随着BBC制作的“中国老师在英国”的纪录片的走红,中英两国教育方式的对比再次成为两国社会关注的焦点。纪录片中西方教育的自由散漫与中国教育的刻板严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也再次印证了大众长期以来的“常识”,但是必须指出的是这种符合常识的“对比”本身就可能对常识之下的真实形成了某种遮蔽。

  西方公立中学与中国公立中学虽然名为公立但实质却相差甚远。来英国教书的这几位老师,基本上都来自中国优秀的公立中学。在大多数中国城市地区,小升初的环节已经相当的激烈,能够挤上重点公立学校的孩子往往都经过了非常良好而严格的教育。这意味着,这几位老师在英国中学采取的教学方法与标准,其实是针对中国精英学生的基础与天赋而形成的。然而,英国的公立中学与我国的中学不同,它比较严格地贯彻了学区制度,在13-14岁这个阶段,它的学生基本上没有经过激烈的选拔,处于一个鱼龙混杂的自然状态,他们其中大多数资质平庸、基础较差的孩子,跟不上中国老师的教学进度其实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

  如果仅就教学而言,所谓中英两国教育的差别其实与国内重点中学与普通中学的差别相当类似。中国普通中学的孩子也接受不了这几位重点中学老师的严格管理、跟不上他们拟定的教学进度。虽然都被冠以公立的称呼,但西方的公立教育是大众教育,中国的重点公立中学是精英教育,而西方社会的精英教育则多是在私立学校完成的。与自由散漫、福利过度的公立教育不同,西方私立精英学校的风纪严格、学业压力巨大,要想跟上其教学进度绝非易事,在许多地方甚至比中国的重点中学还要残酷得多。坦率而言,如果中国老师遇上了这样的学生,可能展现在人们眼前的将会是另一个效果。

  中国教育与西方教育的不同,绝不仅仅是方法上的不同,而是教育功能定位上的不同。中国的教育是底层向上攀登的阶梯,平民子弟要想精英,就必须吃苦受累。它的代价是许多平庸的孩子在这个过程当中的确是伤痕累累。而西方的教育则是一个分层的机制,因为它的大众教育只提供非常基本有限的教育,大多数人在公立教育里很难学到什么东西。要想成为精英,就必须从市场上另行购买教育。

  与中国耗尽积蓄买重点学校的学区房的家长一样,西方的家长也会为了孩子上好的私立学校节衣缩食。即使是那些在公立学校里的孩子要想成才,也大多必须依靠校外的补习班,而上不起补习班的孩子则会在几年快乐的学校生活之后,最终沦为社会底层劳动力。比如在美国,学校尽管是3点放学,但是白人和华人的孩子3点钟后,都背着书包上补习班去了,往往只有黑人的小孩在街道和球场里游荡。当西方社会福利较好的时候,沉淀于社会底层似乎也无妨,但是当社会经济萧条的时候,这种教育带来的社会分层却往往意味着灾难。

  这些年,一些人常常拿西方公立学校来做素质教育的模板,这其实是选错了榜样。无论中外教学理念、教育方式有多少差别,其共同之处在于,天底下没有不吃苦就能成才的好事。国外一些嬉闹散漫的所谓现代公立教育,其实不过是政府提供的最低标准公共产品。我们不能把这些标准当做中国教育改革的方向,也不能把这些标准当做西方教育的真相。中、日、韩等儒家文化圈的国家,在公立教育上往往都显得比西方社会要残酷,但是这恰恰也意味着,这些国家的公立教育比西方的公立教育,更能让平民子弟实现向上的流动。

赵勇:美国真正的“快乐教育”,没那么简单

俞敏洪:“万众创新”要从教育做起

国外教育真在学习中国吗?

130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41147 次阅读    34 次回应

专家

储殷

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 /  3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嬉笑散漫”并非西方教育的真相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嬉笑散漫”并非西方教育的真相

国外一些嬉闹散漫的所谓现代公立教育,其实不过是政府提供的最低标准公共产品。我们不能把这些标准当做中国教育改革的方向,也不能把这些标准当做西方教育的真相。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80282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