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悲伤的作文,最“怨念”的凉山扶贫

发表于  2015/08/07 08:00   约6分钟

  彝族的小姑娘木苦依伍木(汉文名:柳彝)写了一篇作文《泪》。文章短短三百多字,记述了父亲的死和母亲死亡的过程,也记录了一个家庭的不幸和悲剧。这篇简单的文字,被一名志愿救助者贴到网络,被网友广泛传播,并称它为“世上最悲伤的作文”,同时引起了潮涌般的同情和悲悯。小姑娘很快受到媒体的关注,也得到无数好心人迅速地资助。

  木苦依伍木所在的地区四川凉山州的扶贫问题,也因为这事被人再次提起。大凉山的贫困问题已经持续了多年,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再到各类非政府组织,对这个地区提供的物资和人力救助,估计已经没法准确计数。但是,我发现,和人们面对木苦依伍木的苦难所表现出来的同情不同,不少网友对于整个大凉山的扶贫,有一种很深的失望和无奈,甚至可以说是“怨念”。不是说人们批评扶贫工作不够有力,而是很多人抱怨大凉山地区不少的贫困人口,本身就有点“懒”,当地不少人的思想观念落后不说,还有点“不思进取”。

  根据网友和研究者的叙述,这个地区确实存在这样一个尴尬的问题:各级政府和各类非政府组织对这里的援助和救济不可谓不多,但是这里贫困的问题至今依旧沉重,人们的观念依然落后。在这个地区,社会问题非常严重,毒品泛滥、小偷肆虐,儿童也经常被虐待;人们固守恶习、拒绝现代文明,卫生状况极差,懒惰流行;有时救济款也被挥霍一空,“致富种子”被用来交换毒品……

  我不清楚这样的情况有多普遍,面对这样的尴尬,有不少人估计都不愿意或者也不敢去面对。讲实话,我也有点怵,不敢提这事。毕竟简单地付出同情和眼泪,都是方便、简易而安全的。唯独面对这种难堪的现实,有点找茬和招骂的意思,指不定还被人骂冷血。但是如果不愿意面对和研究,扶贫便很可能会继续沿着老路走下去,效率低下不说,还可能会影响人们继续提供救助的信心。现在,已经有人表示,对这个地区的救助是徒劳的,或者干脆说,不应该再提供救助——不信的人可以去看看新闻底下的“评论”。

  当地人的“懒惰”被人所诟病,这事该怎么理解呢?这事情倒让我想起前几天在朋友圈看到的一篇文章,叫做《懒惰是一种意识形态》。题目挺惊人的,里头提到希腊的债务危机,还提到一个观点,说所谓的“懒惰”其实都是现代资本主义发明的话语,目的是让人相信,生命中遭遇的种种不幸和不公平都是你自己造成的,和这个社会无关。换句话说,现代社会是不会为你的懒惰买单的,如果你因为自己的懒惰变得穷苦,那这个社会会告诉你,那是你活该,而活在当下,唯一可做的就是勤奋工作。

  这个观点并不新鲜,但它的确提出了一个近乎伦理性的问题:假如我并不想要什么富裕,而宁愿选择一种悠闲的生活可不可以?很多人把富裕或者追求富裕当成这辈子唯一的“政治正确”,而与此不同或者相反的目标,则被视为堕落,甚至是不文明的。但是殊不知,这样的想法和执念,很可能只是因为现代文明出于大工业的竞争性需求而塑造出来的。

  我记得以前看过一篇卢周来老师写的文章《我很“懒”,但我很快乐》,里头提到过去的农民,生活方式一般是“三个月干活,三个月串门,三个月打牌,三个月过年”,生活虽然清苦吧,但也乐呵、自在,很快乐。但是,现在这样的生活方式逐渐被抛弃了,农民如果再这样生活,会被人骂“懒惰”。甚至还可能被恶狠狠地骂:“这些懒人,饿死也不足惜!”当然,最终的结果是什么呢?我们现在也看到了,就是现在农村的劳动力,再也无法“闲”着了,种田不再能养活自己,只能走向城市做了辛苦的农民工。可你要是问他们现在幸福还是过去幸福呢?他们多半可能会感到困惑。原因倒不是现在的生活水平比过去更低,或者说现在的生活方式就一定比过去差,而是他们现在的生活,多半是无法选择的。

  说这么多到底啥意思呢?我是想说,懒惰的价值评判,是两种生活方式或观念的不同造成的。而扶贫也好救济也罢,说到底也是两种不同生活方式甚至文明的融合,而不仅仅是单纯地提供物资救助。既然是这样,那显然需要更多的耐心和时间。所以,首先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别一看见当地人的“懒”和“不思进取”,便丧失了继续救助的动力。最起码,当别人愿意为他们提供救助的时候,作为旁观者的你就别冷嘲热讽啦。其次,还得改变一种观念,就是不能光讲捐助了多少钱,尤其是地方政府别老是觉得拿出了“数字”,就好像已经解决了问题似的。面对凉山这样的地区,改善当地的法治状况,改变当地的卫生条件,还有解决当地的社会问题,可能来得更为急迫。再者,所谓的扶贫和救助永远强迫不得,别以为提供了钱和物资,就有权利让别人按着你的要求去生活。有时候,不是别人不想改变,而是客观上就做不到。比如,凉山地区存在一个很重要而敏感的问题:当地的劳动者,由于长期形成的习惯,并不适应外地的就业需求,被不少雇主歧视和拒绝录用。针对这样的情况,提供职业和就业的培训,消弭雇主的歧视,或许比单纯的给钱、并一个劲催促别人变得跟你一样,更有益。

  面对木苦依伍木个人苦难的时候,很多人都愿意慷慨地付出同情和资助。但是,当面临一个群体的复杂局面时,内心就有一点胆怯了。这也没什么错,是人的理性的自然反应。但是无论如何,一个群体的悲剧,也正是由这样一个又一个的悲伤故事所组成的。只不过,此时的救助,可能需要更多一点的耐心和温柔。这种耐心和温柔,不是对单个人的同情,而是对另外一种文明或生活方式的宽容和理解。

  (作者:曾炜,来源:团结湖参考公众号Talkpark)

37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团结湖参考

团结湖参考订阅号 /  11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最悲伤的作文,最“怨念”的凉山扶贫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最悲伤的作文,最“怨念”的凉山扶贫

懒惰的价值评判,是两种生活方式或观念的不同造成的。而扶贫也好救济也罢,说到底也是两种不同生活方式甚至文明的融合,而不仅仅是单纯地提供物资救助。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79867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