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结离”:围城内外的自由和任性

发表于  2015/08/03 17:29   约6分钟

  闪婚离进行曲正在逐渐演变成为一种社会常态。就在上个星期,结婚还不到一年,当上爸爸才一个多月的哥们,与自己老婆离婚了。相比于那些结婚还不到一个星期就离婚的奇葩们,哥们已经够好了。

  我于是按捺不住百度了一番数据,根据民政部发布的《2014年社会服务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4年全国共依法办理离婚登记363.7万对。值得一提的是,微信、陌陌等社交软件被专家解读成了婚姻的新杀手。从过去的七年之痒,缩减到现在的三年之痒,甚或短到一个星期内的“闪结离”。表面看,确实是由于社交类的软件在其中起着破坏作用,尤其是像我哥们这样的80后们,两个人在同一个屋檐下早不是卿卿我我,而是你玩手机,我也玩手机。

  从过去的由男性主导,到男女平等时代逐渐脱敏,离婚这件事情到底经历了什么呢?

  妇从夫的观念自周始,《易·恒》中说,“妇人贞吉,从一而终也”。不过,唐宋之前的贞洁观还不是太强,宋律中甚至有妻子可以休掉丈夫的条文:夫外出三年不归者,妻可出。及至明清,贞洁观念在统治阶层的教化下才愈发登峰造极。非但夫死守节成了天理,未嫁夫死,也要尽节,偶为男子调戏也要寻死。对于女子的贞节已不仅仅是倡导的问题,而且对“失贞”的女子要严加惩罚,轻则赶出族门,重则施以沉河、火烧甚至凌迟处死等酷刑。在这样的社会观念教化下,女子完全是男人的一个附属品,不敢且也慢慢丧失了独立意识,更奢谈“休夫”。难怪鲁迅说,节烈难么?答道,很难。男子都知道极难,所以要表彰他。节烈苦么?答道,很苦。男子都知道很苦,所以要表彰他。

  于是乎传统观念里,两个人一旦结成夫妻,即便不和,也要维持法理上的夫妻关系。民国之后,尤其是建国以来,虽然男女平等、婚姻自由了,但从离婚程序来看,要单位同意,要街道居委会同意,搞得人尽皆知,想离婚需要很大的勇气,甚至要牺牲掉个人的名誉和前程。

  思想上的禁锢和现实中的围垣,让女子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在婚姻的合与离上,始终处于被动的局面。即便是握有主动权的男性,在新时代很长一段时间,考虑到名誉和前程现实因素,不敢也不想让婚姻变得任性。

  2003年起国务院颁布新《婚姻登记条例》大大简化了离婚手续,离婚无需等待一个月的审查,也不用介绍信。这道现实的围垣一拆,加上人们观念的开放,内心被压抑了许久的不安分因子像野草一样开始四处蔓延生长。可见,社会观念的禁锢与否,现实因素的便利与否,才是衡量婚姻是合还是离的标准。

  在越来越多人加入到离婚大军的队伍之时,80后正逐渐成为离婚大潮的主力,数据显示,2014年1980年到1985年出生的人离婚人数近四成。

  作为以独生子女为主的80后,婚恋观除了没有父辈们精神和现实的双重压力之外,独生子女的标签,或许更能解释为何他们的婚恋观如此任性。从小唯我独尊的生长环境,导致他们的个性里始终有一种不通融和不妥协的因素,而好的婚姻恰恰跟通融、妥协分不开。于是,当两个昔日的“小皇帝”结合在一起的时候,如同针尖对麦芒,稍有不合即大吵大闹,因此,任性的离婚也是符合他们的常理之举了。

  另一方面,那些年龄上大于80后的离婚群体,虽然从小接受的是传统的婚恋观念,但在新观念的冲击下,他们当中那些不合的夫妻,总算可以解除婚约而不再当心社会舆论的影响了。

  这表明,多元化和开放的社会,不但释放了人被压抑许久的个性,也在逐渐消解原有社会生态里的个体责任意识。过去男性结婚是担负起了千斤责任,现在这份责任在一些男性手里轻如鸿毛;以往女性的观念是,面对舆论一旦离婚太丢人且活不下去,没有生存能力,而现在女性追求的是人身和财物的真正独立,不管是婚前婚后,自己在财物以及人生上都能独当一面,不再把自己当成男人的附属品。

  除了精神感情的逐渐开放,物质因素逐渐成为婚姻生活里最大的占比。由于过去女性是男性的附庸,因此婚姻是结还是离,都是花前月下感情层面的考虑。也正因为如此,才会一直有仙女爱上董郎这样凄美的爱情传说。何况古代大多数婚姻属于包办,尤其女性是附属的意义,即便会有物质层面的考量那也不是以女性来主导的。

  现代社会就不同了,女子也成为社会发展的半边天,男女平等让女性在婚姻参与中也不再仅仅考虑感情上的愿意与否,物质因素在婚姻的结与离中占据的比重越来越大。尤其涉及到购房、子女入学等诸多问题上,因政策以及物质的限制等因素,离婚的人在逐渐攀升。这类离婚可能本质上是假的,但也提供了真实的离婚率,虽然跟感情无关,但是数据很庞大。

  从过去精神和物质的双重附庸到新时代和男性在物质精神层面的平起平坐,新的社会观念消解和融化了旧的意识,是更多人进出围城的本质原因。至于说社交软件导致离婚潮增高,那只是附着在观念表面上的一件外套,没有它们,人们还可以借助于其他来释放心性。此外,社会的多元化虽然给了人们更多的选择,但人员流通加大导致的竞争激烈也使得人们内心变得更加没有安全感,这就导致人们并不再把家当成唯一的避风港湾了。

  回归婚姻本质,婚姻人性并不是婚姻任性。对于那些闪婚闪离的年轻人来说,在把握了独立的前提下,也应该让自己内心多一份包容。毕竟十年修得同船度,百年才修来共枕眠。而那些涉及物质考量的政策性离婚,我想就让它随风远去吧,毕竟再多的物质便利,还能比一个完整的家更重要吗?

  未来社会离婚的多寡,是衡量个体婚姻家庭新意识是否成熟的最好标杆。而在旧的观念没走、新的意识没有成熟的断崖期内,不知道还会有多少对比翼鸟从双飞变成单飞。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5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金何

思客专栏作者 /  24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闪结离”:围城内外的自由和任性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闪结离”:围城内外的自由和任性

从过去精神和物质的双重附庸到新时代和男性在物质精神层面的平起平坐,新的社会观念消解和融化了旧的意识,是更多人进出围城的本质原因。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79408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