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好待遇,还谈什么医德?

发表于  2015/07/30 17:09   约5分钟

  我曾经在手术室门前的苦苦等待时,看到主治医生从门里出来的那一刻,人们一拥而上把他围起来,犹如众心捧月。现在看起来,医生这个职业之所以被人以不同的眼光区别对待,最重要的原因恐怕就是他的工作是从死神手里争夺生命。

  大众都希望每个医生能够悬壶济世。但实际上,除了每个人的能力不同以外,每个人的个性、价值观、对待自身职业的看法也不尽相同,或许更重要的是,每一个医生,跟其他职业的大众一样,没有区别。

  一个人可能一辈子也不会跟记者或者律师等职业群体打交道,但每个人一生却不知道要跟医生打多少交道。职业的特殊性,使得医生跟每个人都有交集和联系,这是人们以不同的,或者说以更加倚重的眼光看医生的第二个原因。

  2014年《中国劳动统计年鉴》数据显示,在全国20个行业分类中,卫生社会保障福利业的人员工资位居全国第11位。委屈、抱怨、怀疑、吐槽,各种声音此起彼伏,医生的负面形象,依旧在公众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历史书籍中的医圣不光医术高明,每一个都是不求名利四处行医,有钱的给看,没钱的也给看。即使当下舆论歌颂的好医生,也是那些常年扎根基层行医的人。于是乎,大众给好医生的定义越来越偏下,一想到好医生,就是那些愿意给穷人看病的人,而那些坐在窗明几净的办公室医生,永远摆脱不了“你会不收红包”这样质疑的眼神。

  大众的偏狭一方面是对现代医学和古代医学的误解。古时国内没有西医,也基本没有现在的手术以及仪器治疗,不管是什么病,永远都是一碗汤药,这也使得医生行医的成本不高。何况更多的游医他们只负责看病开方,并不管你去哪里抓药。所以,看病之后不给钱给口饭也不错。现代社会游医绝迹,所有医生都在固定的诊所和医院工作,加上越来越倚重各种医疗器械,因此客观上医疗成本只会增高不会下降。

  这样说,并不是在给医生开大处方药、收受红包找借口。不过现实社会里,确实有一部分医生群体内的渣滓把医疗成本增高这个客观事实当成了自己生财有道的工具。正是因为这部分渣滓的存在,导致了现在医患之间的不信任和隔阂,这也正是人们不断呼唤医德以及对医生怀有偏见的最本质的根源。

  另一方面,舆论给好医生的定义太过极端且不符合实际。医生的职业道德是必须要有的,但不能高过高过实际生活标准。毕竟,医生也仅仅是一个职业,这个群体的个人跟其他群体没有本质上的区别,他们也是拖家带口,也会有恻隐之心和欲望过头的时刻。当其他职业群体在吐槽自己的工作待遇以及生活成本高昂的时候,医生群体吐槽一声为何就要嘘声一片呢?所以,社会没有资格要求医生群体脱离实际,无谓的去追求高尚,医德的准则要合乎人情。

  母亲经常感叹,黄金有价药无价,而更老的一代人,他们更是谈医色变,不管大病小病,去医院比登天还难。过去高精尖的医疗技术一直被阻隔在皇宫深墙内院,民间的医术高手也被锁在高墙内只能给皇家看病,历史上有名的拒不给皇帝一人看病的医生恐怕只有华佗了。没有什么,人们才会歌颂什么。垄断的医疗,才导致民间不断歌颂那些游医,那些拒绝给皇家看病的医术高明的医生,就像《神医喜来乐》中演绎的那样。古代是皇权垄断医疗,现在是成本垄断医疗。现代的医疗资源虽然没有被垄断,但是分布极不均衡,好的医疗资源过度集中,患者稍微看一些大病,就需要到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结合过高的医疗成本,于是就形成了一种事实上的垄断。所以未来有关医改的探讨,不但要想到如何降低公众的看病成本,还需思考医疗资源的均衡设置,真正为公众的看病方便、低成本着想。

  医改的终极目标是让医患双方都满意。当医生的工资透明且价有所值之时,灰色收入自然也就无迹可寻了,当医生不需要为生计操心的时候,自然也就没必要冒着被谴责的风险蝇营狗苟地收取红包,医者的素质才会真正的提升一个层次,医生也才能真正回归救人的职业本性。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12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金何

思客专栏作者 /  24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改革

当下,改革已成中国各界共识。改革为年满65岁的中国注入动力的同时,将为世界带来什么,我们都在期待。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没有好待遇,还谈什么医德?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没有好待遇,还谈什么医德?

大众给好医生的定义越来越偏下,一想到好医生,就是那些愿意给穷人看病的人,而那些坐在窗明几净的办公室医生,永远摆脱不了“你会不收红包”这样质疑的眼神。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79045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