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将头深埋进沙子中的鸵鸟?

发表于  2015/07/30 16:58   约8分钟

  这是一个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它背后的含义就是打破现状、拥抱变革、别开新面。但就像百鸟鸣唱的大森林里也总有落落寡欢的沉默者,在鼓励创新、变化成为常态的时代语境下,也同样有惧怕变革、墨守成规或自以为是、无视潮流的保守者。他们守着旧体制、旧模式、旧思维曾经带给他们的红利残羹,或者心怀着对技术迭代、观念更新、制度变革的种种不适、恐慌和焦虑,而如抖抖瑟瑟的寒号鸟,却总没有“搭窝”的勇气和行动。

  在这个时代中,谁是敢为人先、顺势而为、主动变革的勇者?谁又是封闭、可怜、愚顽不化、将头深埋进沙子中的保守的鸵鸟?

  在区分保守派还是创新者的问题上,某种程度上可以说,经济学的思维就如同童话世界中的魔法之镜,站到它的面前照一照,就能辩识出自己以及他人的面目。

  保守者紧盯所失,变革者关注所得

  成本观念是经济学思维中较重要的一个概念,保守者与变革者在对成本的关注上即表现出明显的不同。

  一般来说,保守者更多关注的是在改变中自己失去的是什么,而变革者更多关注的则是自己通过改变将获得什么,或者不改变的话,自己将错失什么机遇,失去哪些可能。

  比如一个体制内的人员,面临是否辞职创业的选择时,如果他倾向于对自己说“不”,他通常顾虑的可能是一旦辞职,自己可能会失去过去交了若干年的社保、公积金;失去哪怕级别低得不能再低,且再无上升空间但仍然“含铁量”十足的职位。而且,自己多年来在这一领域内所付出的努力、所经营的关系也可能随之付之东流。

  经济学上,他所关注的被称为“沉没成本”。

  而同样是一个体制内的人员,假如他是一个不安分、有抱负的人,如果一个创业的机会放在他的面前,他可能不是因为担心失去既得利益而前瞻后顾、犹疑不定,而更可能是为创业带来的人生挑战、人生价值最大化地实现以及成就事业的美好前景而兴奋、而动力倍增。与前者相反,他所担心的,恰恰是如果他放弃这个创业的机会,未来自己将失去什么?

  经济学上,他所关注的被称为“机会成本”。

  一个关注过去,一个着眼未来。一个因关注过去而担心变革导致失去,一个因着眼未来而憧憬变革可能带来的可观收益。我们说,意识决定行为。关注点的不同,也造成了不同价值取向的人迥然相异的行为选择,形成保守者与变革者的分野。

  保守是保守者的墓志铭,变革是变革者的通行证

  当既往的发展让跑道上的队员已分高下时,弯道处的转向常常能给落后者提供反转与超越的机会。制度的创新、技术的迭代、环境的变化,往往就是制造机会、创造奇迹的“弯道”。

  但保守者往往忽视或无视这样的机会,他们在各种各样的机会面前总是抱定同一种腔调、同一种思维,即“事情已经就是这个样子,没办法改变了”、“再多努力也没什么用,我不具备人家那样的条件”,在没有尝试之前,他们就已经自己给自己封闭了各种可能。他们总是以己之短比人之长,总是以宿命般的思想为自己判定终生,大把的机会被他们视若无睹或弃如敝屣,有时面对他们无所作为、窘迫不堪的状况再对照他们的思维定势,你真的会像对待鲁迅笔下的小说人物一样“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没办法,保守是保守者的墓志铭。

  不同于他们的是,勇于变革、肯于创新的进取者总是以积极的思维来对待和把握机会。就像那个被广为传播的励志名句所说“只为成功找方法,不为失败找借口”。当然,勇敢不代表蛮干,不代表盲拼,也应基于现实的条件、自身的禀赋、有竞争力的资源。 经济学上有个名词叫“比较优势”,创新者就是善于发现并利用自身的比较优势,将之做最优化的配置,来实现最大化的收益。

  比如在网媒崛起后一度陷入势微境地的平面媒体,移动互联时代的来临,就好比一个弯道,既可能让它们由此而彻底沉沦,在传播舞台被边缘化乃至退出,也可能由此而涅槃重生,在互联网+的风口上通过转型、融合而重放异彩。相比于那些阅历浅、人才少、资源薄而更多仰仗技术与渠道的新媒体,传统纸媒一般都有着政商资源丰厚、传播人才丰富、内容生产丰沛等后来者所难以企及的优势,善加利用和有力发挥这些比较优势,再积极探索、融入移动互联时代的传播规律、用户习惯、技术应用,传统纸媒真的是没有必要妄自菲薄,没有必要一味意志消沉、自怨自艾地悲歌“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其实,压力可以有,但压力更应是动力,以自己的比较优势去寻求创新和变革,应势而变、顺势而为,绝境中亦可逢生。君不见曾经挟强势而来的那些门户网站如今也已风光不再,亦已沦为传统媒体了吗?所谓“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这也符合事物发展变化的规律。关键是在变革和危机面前,你是否有一颗勇敢而强大的心。

  因为还有一句话是说给擅于谋变、勇于求变者的,那就是——变革是变革者的通行证!

  自我为主还是用户至上?

  经济学的一个假设是人都是自利的,但这个假设是基于一个前提,即人的自利追求不能以侵害他人的利益为代价。其实,在现实的市场中,一个理性经济人的利益实现,也是以为他人创造价值为前提的,即自利的追求是通过利他的途径来实现的,这个利他或者是创造新的价值,或者是在效率、体验上有进一步的改善。一个产品,要实现畅销,总是以能解决人们的痛点来作卖点。

  还是以媒体转型为例。过去,信息稀缺的年代,负责新闻发布的机构极为有限,媒体的新闻传播处于“我说什么,你听什么”的垄断状态,大众接收信息是单向的、被动的,别说自主性,连互动几乎都谈不上。相对来说,作为专业传播机构的媒体就很“任性”了,就是很自我,可以罔顾受众的感受、习惯和需求,是一种单向灌输的状态。

  但是现在不同了,网络技术的发达使得信息供应处于一种海量的状态,媒体间的竞争是一种以发行量、收视率、点击量为量化指标的注意力的竞争,说到底就是一种吸引用户、把分流最小化的竞争,内容为王也好,技术为王也好,还是流量为王也好,其实真正的还是用户为王。

  但是这个话放到十几二十几年前的媒体圈里可能没有人会认可,那时说这样的话岂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但现在,但凡与互联网相关的行业,人们更多强调的是用户体验,更多关注的是用户的感受、习惯,而非自我。

  当然,那些能在海量的信息供应中凸显个性、做出特色的人还是弥足珍贵的,也是殊为难得的,他们以鲜明的个性特征于众声喧哗中标识出独特的自我,创造出易于用户识别且更加细分专业的品牌特征,恰恰是一种更为上乘、更受欢迎的用户体验。

  经济学中很重要的一个规律是供求规律,供大于求的情况下,对于供给一方来说,不能活得太自我,而要更多关注用户的体验,才能于激烈PK中胜出。决定用户体验效果的,一是价值,二是特色,三是对现状的改观和突破。

  所以说,在无论是信息生产还是工业生产领域基本都已告别稀缺,甚至实质均已处于过剩状态的现代社会中,对于一个供应者来说,只要说出他所信奉的价值观——是自我为中心还是用户至上,无须言他,就能大体判断出,他是一个留恋过去的保守者还是一个拥抱变化的创新者了。

  需要指出的是,保守与变革都是一个相对的概念,而且它们在一定的时间、条件下也是可以互相转化的。我所建议的是,不要过早和随意地给他们贴上标签,我们应做的,是尽量为保守者的转化提供适宜的“温度”,为变革者的成长提供充分的土壤。“有容乃大”,保守者需要认识转变的时间,变革者需要试错蓄势的空间。包容是一个鼓励创业和创新的社会所应有的胸怀和品格。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谢绝转载。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4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毛同辉

媒体评论员 /  25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财经

更加轻松、好看、有用、时尚的财经资讯及全球金融市场行情。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你是不是将头深埋进沙子中的鸵鸟?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你是不是将头深埋进沙子中的鸵鸟?

在区分保守派还是创新者的问题上,某种程度上可以说,经济学的思维就如同童话世界中的魔法之镜,站到它的面前照一照,就能辩识出自己以及他人的面目。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79016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