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GDP到GNP:中国经济的全球布局新阶段

发表于  2015/07/22 09:39   约6分钟


  考察一个经济体的整体经济规模,可以用国内生产总值(GDP),也可以用国民生产总值(GNP)。具体来说,GDP是一个经济体所有常住单位在一定时期内生产的所有最终产品和服务的总和;GNP是指一个经济体所有国民在一定时期内新生产的产品和服务价值的总和。

  2010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此后就一直稳居全球经济 “亚军”。但是,如果以国民生产总值(GNP)来衡量,则可以得出许多值得深思的判断。

  中国与主要发达经济体一个很大的差异是,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GNP)低于国内生产总值(GDP),而主要发达国家则基本相反。

  据世界银行统计,以最新的2013年数据为例,全球主要经济体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排名前六的国家分别是:美国16.7万亿美元、中国9.24万亿美元、日本4.92万亿美元、德国3.73万亿美元、法国2.81万亿美元以及英国2.68万亿美元;

  全球主要经济体的国民生产总值(GNP)排名前六的国家分别是:美国17.0万亿美元、中国9.20万亿美元、日本5.10万亿美元、德国3.82万亿美元、法国2.86万亿美元以及英国2.66万亿美元。

  对比来看,在排名前六的经济体中,除了英国的GDP和GNP相差无几之外,大部分的国家都是GNP大于GDP,而中国除外,近两年两者差均维持在400亿美元左右。国民生产总值(GNP)大于国内生产总值(GDP)不仅是排名前六的发达经济体的共同特点,作为创造东亚奇迹的亚洲四小龙亦是如此,2013年韩国、中国香港和中国台湾的国民生产总值(GNP)分别高出国内生产总值(GDP)0.89%、1.98%和2.92%。

  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GNP)低于国内生产总值(GDP),从核算的角度意味着中国来自国外的初次分配收入为负,也即来自国外的生产和进口税、劳动者报酬、财产收入不足以抵消支付给国外的生产和进口税、劳动者报酬、财产收入等。

  大多数发达经济体在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同样经历过国民生产总值(GNP)小于国内生产总值(GDP)再到超越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过程,这其中的主要推动力,就是经济的全球布局。伴随经济腾飞和对外开放的不断深入,亚洲四小龙,中国台湾在1983年、中国香港在1998年、韩国在2011年之后国民生产总值(GNP)就趋势性超过国内生产总值(GDP)。特别的,作为“四小龙”之首的新加坡,它在经济上取得的成功和全面的对外开放和全球布局密不可分,1990年中国香港的国民生产总值(GNP)是新加坡的1.94倍,但是到了2013年,中国香港却仅有新加坡的96.1%。除了经济结构等方面的原因外,造成两个经济体差距逆转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在这一时期新加坡的对外投资更为积极,伴随新加坡国内要素成本的不断上升,90年代以来新加坡对外直接投资迅速增长,1992年李光耀先生指出,新加坡政府应该想方设法创造条件让新加坡企业走出国门,并在海外市场中寻找新加坡经济腾飞的“第二双翅膀”,此后以淡马锡为代表的新加坡政联企业率先对海外进行投资。在投资国的选择上,新加坡投资的重点是亚洲国家,特别是中国,90年代后中国取代马来西亚成为新加坡的首要海外投资目的地(2013年占比全部ODI的19.4%),并成功分享了中国经济发展的红利。

  如果进一步梳理一个经济体GNP与GDP在不同发展阶段增速的消长,可以从一个侧面反映其发展模式和国家资产负债表的变迁。在经济起飞初期,一个经济体的资本和技术相对稀缺,更多依靠吸引外资,GDP增速显著快于GNP。步入经济成熟期后,经济体的劳动力等要素成本随之上升,资本一方面开始向成本更低廉的国家寻求投资洼地,另一方面,通过对外投资、以及海外并购等方式向产业链的设计研发等核心环节延伸,GNP的增速开始超越GDP。从不同经济体的比较看,追赶型经济体基本遵循了上述发展轨迹。以日本为例,在上世纪80年代“广场协议”后日元大幅升值,加上日本国内劳动年龄人口的下降,日本的经济重心就开始逐渐向海外转移,据统计,1983 年~2007 年期间,日本的海外总资产由2720 亿美元增加到54025亿美元,增长近20 倍,其海外经济的规模相当于日本国内经济的1.58 倍。

  中国经济已经走到这样一个新的发展阶段,需要适应全球化新格局,主动进行全球化布局,扩大对外投资,开辟在海外获得收益的新渠道、新途径。一方面,当前是一个扩大对外投资的好机遇,当前世界经济正处于危机之后的调整进程中,不同经济体的经济波动呈现典型的周期分化特征,不同经济体这样的差异化的经济周期给中国企业提供了多元化、跨周期的投资选择机会。另一方面,中国也需要更多关注对外投资来提高国民生产总值(GNP)。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长期处于全球FDI流入国的前列,但是ODI流出规模相对较小,且FDI和ODI的收益率差也有近20%的差距。而在新的全球化大格局下,需要中国在继续利用外资的同时逐步增加对外投资,加快“走出去”的步伐,更多地从全球布局中获益。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谢绝转载。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中国经济到转型的转折点了吗

中国综合能力或在30年后超越美国?

17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巴曙松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 /  24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财经

更加轻松、好看、有用、时尚的财经资讯及全球金融市场行情。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从GDP到GNP:中国经济的全球布局新阶段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从GDP到GNP:中国经济的全球布局新阶段

中国经济已经走到这样一个新的发展阶段,需要适应全球化新格局,主动进行全球化布局,扩大对外投资,开辟在海外获得收益的新渠道、新途径。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62314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