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跟欧洲人讲“一带一路”?

发表于  2015/07/16 13:26   约10分钟


  遥远的欧洲人之所以对“一带一路”充满兴趣,有两大原因:一是丝绸之路是德国人李希霍芬1877年命名的——迄今国际上对“一带一路”研究最深入的就是德国智库,如席勒研究所,可以说,欧洲人拥有丝绸之路的“知识产权”。“一带一路”的“五通”也学习了欧洲一体化“四通”——商品、资本、劳务、人员自由流通的经验。二是欧洲人越怀疑和不满TTIP,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就越感兴趣,希望在大西洋关系之外有新的选择。笔者日前参加保加利亚斯拉夫基金会举办的“欧洲向东看”国际研讨会,对此就印象深刻。中国与中东欧国家“16+1”合作机制集中纳入“一带一路”合作框架下,更是互联互通引领中欧合作务实推进的鲜明写照。

  总体判断,大凡对中国友好的,便积极评价“一带一路”;大凡对中国不那么友好的,便多怀疑之。大凡期待从中国崛起获益的国家,多看重“一带一路”可能带来的好处;大凡保守、害怕变化的国家,多质疑“一带一路”的动机与后果。总体来看,欧洲人对“一带一路”有两大期待,一是符合其自身利益——帮助欧洲企业公平竞争进入中国市场和“一带一路”项目,二是符合其价值观——人权、民主、法治,借助“一带一路”提自己要求。

  笔者曾多次赴欧巡讲“一带一路”,体会到对欧洲人宣介“一带一路”,要切实注意“十少、十多”:

  第一,少讲文明历史,多讲现实合作。

  丝绸之路是东西方文明交流之路,我们也提出与欧盟致力于建立文明等四大伙伴关系,因此对欧洲人讲“一带一路”,我们也自然把“文明”“历史”挂在嘴边。但正如欧盟智库“欧洲之友”中国问题专家莎达日前对来访的中联部代表团坦言的那样,“欧洲人听到‘文明’一词,首先想到昨日辉煌,与帝国兴衰相连,因而不舒服”。看来,要多讲“一带一路”给欧洲人就业、经济增长、再工业化等带来什么现实利益,才是根本。

  第二,少讲欧亚,多讲东西方。

  在今天的欧洲人看来,欧亚是俄罗斯的代名词。乌克兰危机之后,欧洲人可谓“谈熊色变”,对普京力推的欧亚经济联盟十分敏感。因此,“一带一路”对欧公共外交,要多讲东西方合作,少讲欧亚大市场。而对俄罗斯、马其顿、土耳其、伊朗、蒙古这些曾经横跨欧亚大陆帝国的国家,则可以多讲欧亚。此外,《马可波罗游记》曾流行于欧洲,激发欧洲人担心中国是否会入侵欧洲的联想。如今,除了对意大利人以外,“一带一路”也要慎提马可波罗。

  第三,少讲战略,多讲计划。

  现在对“一带一路”存在“对内讲战略,对外讲倡议”的现象,这当然是考虑到内外有别,避免外界对中国战略企图的担忧,且战略是单方面的。但是,全球化时代很难做到内外有别,而且在欧洲人的概念中,普遍觉得“倡议”太过空洞,不如“计划”具体,便于参与。欧洲也有许多战略如“里斯本战略”的提法,但相比之下,欧洲人对“马歇尔计划”更感亲近。因此,对欧洲人要多讲计划,不必急于将“一带一路”与“中国版马歇尔计划”撇清。欧洲人民党智库马腾斯中心日前在接待中联部当代世界研究中心“一带一路”调研组时,还提出中国“一带一路”要学习“马歇尔计划”,比如在私有化、市场化方面的经验等。

  第四,少讲宏观,多讲微观。

  中国人善于宏大叙事,往往上下五千年、纵横千万里,但欧洲无此雄心,多关心具体项目。依笔者多次在欧洲宣介“一带一路”的经验,欧洲人对“一带一路”的误解正如油画理解中国山水画:无法企及大写意之境界!笃信“魔鬼在细节里”,欧洲人对抽象的不那么感兴趣,而是更在乎细节和具体,关心自己是否涵盖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之列。这里就存在一个问题,抽象讲“一带一路”,欧洲人不好懂;具体拿所谓新华“一带一路”地图讲,不在沿线的欧洲国家又抱怨,甚至对你补充说明“一带一路”坚持“开放、包容”的原则也充耳不闻。结合这两方面情形,对欧洲人讲“一带一路”,总体上要多写实,少写意,对非沿线国家要多写意,沿线欧洲国家多写实。

  第五,少讲结果,多讲过程。

  随比利时国王访问武汉的欧洲友人告诉笔者,欧洲人对“武汉每天不一样”宣传口号见了就害怕。欧洲人心态不像中国人那么年轻,担心变化,害怕不确定性。笔者曾任中国驻欧盟使团外交官,在布鲁塞尔工作三年,走访过欧盟28个成员中的23个,深感欧洲发展也不平衡,对华态度不一。欧洲人心态老而保守,对欧洲人要像对待老人和孩子,多哄着点儿: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老人和孩子相似之处,就是心态较脆弱,一定要注意方式方法。要多对欧洲人讲“变的是形式,不变的是实质”。同时,欧洲国家多党制居多,很羡慕中国共产党长期执政,说中国是“低头想五年,抬头想十年,心中想五十年”。因此,对中国人大谈“两个一百年”、“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时,可谓羡慕加嫉妒。欧亚中心主任卡梅隆告诉笔者,中国想得大而长远(China thinks big and long),让欧洲人担心会上“一带一路”圈套。这样,我们就不能对欧洲人讲“一带一路”将来给世界带来什么结果,而照顾欧洲人对程序、规则、法治的钟情,多讲过程:“一带一路”基于21世纪的全球化与地区合作理念,是绿色、环保、可持续的。

  第六,少讲顶层设计,多讲基层参与。

  欧洲社会党智库——欧洲进步中心提醒来访的中联部当代世界研究中心“一带一路”调研组,一定要汲取TTIP教训——欧盟领导人靠顶层设计,走上层路线与美国谈判,结果惹急了欧洲人,引发欧洲议会反弹,给欧委会下达谈判建议,与美国谈判的每条内容都要欧洲议会逐一审议表决,导致进展缓慢。“一带一路”不能搞中国人习惯的自上而下(Up-dawn)那套,要入乡随俗,对欧洲人强调自下而上(button-up),强调基层、地区、行业全程参与,有利于争取民众支持和议会批准合作项目,这也是中欧人心相通的重要内涵。

  第七,少讲推进,多讲分工。

  推进“一带一路”战略,建设“一带一路”,已成为我们的口头禅,一些人还对“西进战略”念兹在兹,不仅让人担心,还误导我们自己。其实,以国内搞经济建设那套搞“一带一路”是不行的。对国际社会讲,应突出分工、分责。一味推进是军事扩张行为,强调地缘政治效应,什么改变世界经济地理和地缘政治格局之类的话,会吓坏欧洲人。对欧洲人就应多讲经济合作,将安全问题包含在地区治理环节,突出市场分工。对于自己分工参与的项目,欧洲人才放心,才有积极性、责任心。

  第八,少讲机遇,多讲风险。

  笔者在米兰、布鲁塞尔、布达斯迪拉伐、索菲亚等地讲“一带一路”给欧洲带来八大机遇时,欧洲人的普遍反映是——作为过来人,深知扩张之风险,我们过去都未做到,中国今天能做到?因此,对欧洲人讲“一带一路”恐怕还得多讲风险,少讲机遇——讲机遇也多讲共同机遇,讲风险应对之策,讲共担风险之道。强调“一带一路”之“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外,还要强调“共担”。只有战略才是自己担风险的,“一带一路”是地区合作倡议与发展计划,强调“共担风险”不仅符合市场化原则和国际规范,还能让人放心,增强合作的成就感。

  第九,少讲国别,多讲欧洲。

  笔者常拿重庆-杜伊斯堡的渝新欧铁路,讲“一带一路”给欧洲带来的便利。布鲁塞尔的朋友就提醒说,不能突出国别,尤其是德国,因为其他欧洲国家担心中国就盯着德国等发达经济体,嫌弃欧洲穷国,如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等发展中国家,对此十分敏感。何况希腊债务危机把德国放在火上烤,“笨猪国家”(编者注:即PIIGS,是国际债券分析家、学者和国际经济界媒体对欧洲五个主权债券信用评级较低的经济体的贬称。这个称呼涵盖葡萄牙Portugal、意大利Italy、爱尔兰Ireland、希腊Greece、西班牙Spain,特别指各国的主权债券市场,这些国家的公共赤字也都超过了3%)对德国都有情绪呢。甚至像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机制(16+1),可以放在“一带一路”框架下讲,但要强调互联互通是地区融合之道,尊重欧盟整体治理、法律体系,支持欧洲一体化,避免给人留下中国借助“一带一路”引诱、分化欧洲的错觉。

  第十,少讲中国,多讲国际。

  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深深烙在不少人脑海,甚至将“一带一路”当作西部大开发的延伸或中国对外援助与经济扩张。欧洲重要智库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ECFR)就曾发表“一带一路”是中国新的“大跃进”的报告,正是受到这些舆论的影响。一些人更是对中国主导、争夺规则制订权十分上心,甚至把“亚投行”说成是中国的,服务于“一带一路”的,不仅让欧洲人担忧,也有违常识。“一带一路”是中国的国际、地区合作倡议,并非中国战略。

  这“十少十多”,归结为一句话,就是要尊重欧洲人的心态和关切,不能以己度人、一厢情愿。不同于中国强政府弱社会模式,欧洲是多层治理产物。向欧洲人宣介“一带一路”,主张对接“一带一路”与“容克计划”时,要多层沟通,既要跟欧盟机构接触,也要跟欧盟国家接触;既要跟中央政府接触,也要跟地方政府接触;既要跟精英接触,也要跟民间接触;既要跟企业接触,也跟行业接触,重视行会、商会的作用。只有让欧洲彻底失望于美国,彻底信赖中国,才能赢得欧洲,而得欧洲者得天下。不妨借鉴历史上的“老子化胡说”以接纳佛教,我们也应强调“一带一路”对古丝绸之路的继承与发展,是欧洲价值观的折射,是欧洲重新塑造世界的机遇。


“一带一路”与“马歇尔计划”的五点大不同

“一带一路”战略拒绝“零和博弈”思维

如何应对“一带一路”中的地缘风险?

11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王义桅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  19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国际

国际形势风云变幻、暗潮涌动,在这里任您激扬文字,指点江山。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如何跟欧洲人讲“一带一路”?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如何跟欧洲人讲“一带一路”?

我国要尊重欧洲人的心态和关切,不能以己度人、一厢情愿。不同于中国强政府弱社会模式,欧洲是多层治理产物。向欧洲人宣介“一带一路”,主张对接“一带一路”与“容克计划”时,要多层沟通。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33421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