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认识和钦佩的成思危先生

发表于  2015/07/13 14:40   约7分钟


  2015年7月12日下午,听到成思危先生去世消息的时候,我正在北京大学教育学院报告厅参加“2015北京大学教育博士论坛”。我不敢相信我的耳朵,马上从论坛现场出来,立即联系成思危先生的秘书,同时上网查询相关的新闻,在确认情况属实的时候,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我为我所认识和钦佩的成思危先生的去世感到难过和悲伤。

  2013年12月25日,我接到组织和主持成思危先生在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人民币国际化之路”座谈研讨会(朗润中信书院第二期)的任务,研讨会的时间是2014年1月16日。接到任务后,我用了20多天的时间学习和了解成思危先生,我通读了成老“人民币国际化之路”的图书;在北大图书馆里面,当输入“成思危”三个关键词后,会出现1888条和成老相关的文章、报道和新闻,我几乎通读了关于成老的报道和文章;同时我也找到了成老在化工部工作时办公厅的老部下,向他了解成老在化工部工作时的情况。通过学习和了解,我对成老产生特殊的好感。


  成思危先生1935年6月出生,曾担任第九届、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科学院大学管理学院院长。1981年,46岁的成思危先生赴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管理研究院MBA学习,三年后,近50岁的成思危先生以优异的成绩毕业。毕业后回到化工部工作,1994-1997出任化工部副部长、民建中央席。化工部他的老部下告诉我,“每次到成部长办公室,都能感觉到成部长是一位爱学习、熟悉电脑的人;在部长常务会议上,成部长总是一个敢于直言、敢于讲真话的人”。

  成老和北京大学有深厚的渊源,他的父亲成舍我(成平)先生毕业于北京大学国文系(今中文系),他的儿子和儿媳妇也是北京大学的毕业生。成老是我们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的老朋友,曾经在2005年11月5日来北大国发院做了题为“中国资本市场存在的问题及改革与发展”的演讲;2012年5月15日陪希腊总理参加由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中国国际友人研究会及希腊驻华大使馆主办的“欧债危机的缘由、发展及对中国的影响和中欧合作的经验”学术研讨会并做主旨演讲。

  成思危先生的父亲成舍我(成平)先生,是我们老北大中文系(原国文系)的学生,1917年入学,入学时候的介绍人有两位,一位是北大之父蔡元培,一位就是北京大学的教授李大钊。他在中国新闻传播界创造了三个之最,办报时间最长,77年;创办的报纸最多,创办了12份报纸;从事新闻教育事业也是最长。


  我们做了一些努力,通过北大校友会、图书馆、新闻传播学院的线索,最后在北大档案馆,找到了最早的1918年成舍我先生在北京大学的原始学籍档案材料,有成绩单、有学籍注册表,学籍注册表也很有意义,当年北京大学校长蒋梦麟先生用毛笔题写封皮。我们从档案馆原件扫描后装裱成框,作为礼物。

张宇伟(左一)、成思危(中)、黄益平(右一)

张宇伟(左一)、成思危(中)、黄益平(右一)

  2015年1月16日下午,成思危先生轻车简从,第三次来到北大国发院朗润园,参加“人民币国际化之路”研讨座谈会,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教授,卢锋教授;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校友孙子宇(中国港湾工程公司董事长)参加了研讨会。成思危先生在演讲中提出了人民币国际化三步走的战略,他关注人民币国际化始于1997年金融危机,对人民币汇率改革曾提出三步走的建议,即从盯住美元到盯住一揽子货币,再到自由兑换。成老认为,对于人民币国际化,目前国内外都有不同的声音。有风险有担心都是正常的,要认真研究,权衡利弊。如果利大于弊,就要积极推进,同时防范风险。


成思危先生在北大国发院朗润园,成思危(左二)、张宇伟(右二)

  黄益平教授和卢锋教授以及两位校友与成老做了精彩的对话,整个研讨会持续了3个小时。在最后我们给演讲嘉宾成思危先生赠送礼品时,当成老看到他的父亲成舍我先生近100年前在北大的学籍档案、成绩单注册表礼物相框的时候,非常激动,用了将近5分钟的时间讲了他的父亲。

  在送成思危先生离开我们北大国发院的路上,成老一再向我表示致谢,告诉我他会把他父亲这个礼物放到他父亲在台湾的档案馆里面(成思危先生的妹妹在台湾建立了成舍我先生档案馆),他对整个研讨会的组织和内容研讨都非常满意,对我们北大国发院的两位教授和校友都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愿意今后再来北大国发院参加学术活动。

  2014年3月28日上午,受黄益平教授的委托,我通过成思危先生的秘书再次邀请成老来北大国发院参加由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和亚洲开发银行联合主办的“货币国际化经验与人民币前景”。成老在开幕式上用流利的英文发表演讲并致开幕词,那次我也是从头至尾陪着成老。

  两次联系和组织成思危先生来北大国发院参加活动,我与成思危先生的秘书王李铭先生成了好朋友,从2014年和2015年我们多次见面和参加活动,每次见面我们都会谈到成思危先生,通过成老的秘书,我更多的了解了成思危先生。成老是一个非常勤奋、认真、守约的人,他自己为自己定了三条规矩:每天坚持学习两小时;每天坚持写一页读书笔记;每月坚持写一篇文章。他对自己工作和生活的要求是:多研究,少开口;多学习,少应酬;多办事,少出头;多协商,少独谋。他最喜欢的座右铭是他父亲成舍我先生给他的题词:自强不息。

  两次与成思危先生近距离的接触,我对他谦逊的待人、广博的学养、认真的态度都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今年6月我从成老秘书王李铭先生那里得知成老生病住院,本打算抽空到医院探望成老,谁知成老今日驾鹤仙去。成老在今年6月11日的一首诗赋,也许是他人生的一个完美总结:

八十回眸

成思危

畅游人间八十年,狂风暴雨若等闲。

雏鹰展翅心高远,老牛奋蹄志弥坚。

未因权位抛理想,敢凭刚直献真言。

  我所认识和钦佩的成思危先生,一路走好!

10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张宇伟

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管理博士项目主任 /  10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我所认识和钦佩的成思危先生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我所认识和钦佩的成思危先生

成老是一个非常勤奋、认真、守约的人,他对自己工作和生活的要求是:多研究,少开口;多学习,少应酬;多办事,少出头;多协商,少独谋。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25276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