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美国重视中国对美直接投资?

发表于  2015/07/08 17:22   约6分钟


  2015年3月底,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发布了一份题为《修改美对华战略》的政策报告,认为美国需要设计一项针对中国的新战略,核心是平衡中国权力的崛起,而不是继续帮助其获取优势地位。报告认为,中国无法成为像日本这样的“贸易国”,相反中国将继续沿着成为一个传统大国的路子迈进,充分发展政治和军事能力,扮演类似美国在亚洲的主导地位角色,并进而在全球舞台上与美国竞争霸主地位。对外关系委员会是美国最为重要的智库,其立场通常基于两党共识,但这一报告却具有典型的遏制色彩,反映出打压中国的声音在美国越来越响亮。

  但我们也看到美国的另一种面貌,注重发挥中美经济关系的压舱石作用,在中美关系发展的冷流中寻找暖流。5月份,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与荣鼎公司联合发布《新邻居:基于国会选区的中国在美投资调查》报告,预计到2020年,中国的对外直接投资累计总额最高可能达到1-2万亿美元,届时对美直接投资将达到1000-4000亿美元。报告认为,到2020年,中国对美投资创造的就业岗位将从目前的8万个增加至20-40万个,成为美国地方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由此,中美经济关系进入2.0版本。

  2.0版的中美经济关系,其显著特征是中国公司与美国地方的近距离接触。正如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主席斯蒂芬·欧伦斯(Stephen Orlins)在《新邻居》序言中指出的:在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上,投资要比任何其他商务活动来得有效。


  自2000年以来,中国已有1583家企业在美国新建公司和参与并购,总金额高达460亿美元,尤为突出的是大部分这类投资完成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后。从美国地方来看,北卡罗来纳、伊利诺伊斯、纽约、弗吉尼亚和德克萨斯州成为中国公司投资的最爱。中国公司的另一项突出特征,是创造大量就业机会,金融危机以来创造的就业岗位就高达6万5千个。此外,与通常印象中不同的是,中国不少公司在美国设立研发中心,以便充分利用美国的人才和机制优势。


  报告还强调,未来中国公司在美国生产的产品将逐渐流行,产生独特的“美国造”中国产品。近几年,中国在美投资的产业,其趋势已经不再是进入油气资源或者地产业,而越来越朝着制造业发展,且逐渐从劳动密集型产业升级到更先进的产业。对于消费者偏好以及本地化特征明显的一些产品,比如建筑机械、汽车零部件以及电子产品等,要求更多的当地生产,以便更加准确和快速地理解消费者。

  报告希望中美关系更加坚定地走向合作共赢的局面,因而对中美举行双边投资协定(BIT)谈判,特别是中国近两年对外投资政策快速自由化给予很高评价。在中国经济迈入新常态以及中美投资政策调整背景下,报告认为中国对美制造业投资将迈过“关税逃避型”投资,进入到以创新驱动、高等级消费品为核心的第二代。

  报告的乐观情绪也得到了联合国贸发会议(UNCTAD)的佐证。在6月底公布的《世界投资》报告中,中国再度成为全球吸引外资最多的国家,并且在流量意义上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对外直接投资国,在全球直接投资格局中的地位进一步得到提升。

  尽管如此,我们也要充分注意到《新邻居》报告没有过多加以强调的事实。就对美制造业投资而言,中国顶多相当于20世纪80年代初的日本,甚至还达不到当年日本对美国形成的冲击。因为以丰田公司为核心的日本制造业,具有非常独特的“即时生产”模式,而中国的制造业目前还缺乏独特的、具有创新性的模式。

  按照美国经济统计局(BEA)数据,截至2013年,美国吸收的外资存量达到27640亿美元,中国对美投资存量不过80亿美元,占比不到0.3%。而欧洲国家整体占70%,亚太地区占17%。在亚太地区,排在中国之前的包括日本、澳大利亚、韩国、新加坡等四国,占比分别为12.4%、1.6%、1.2%和0.7%。由此可见,中国在美国的投资仍处于起步阶段。


  对此,世界银行前中国局负责人、美国财政部前官员戴维·道尔(David Dollar)在布鲁金斯学会的一则报告中指出,中美双向投资一直都很少,美国对华投资存量占美国对外投资总额也少于1%。道尔认为,美国之所以对华投资少,源于中国产权保护不利以及对美国企业的限制。但这一认识与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外资吸引国不符,流入中国的外资也常常来自像日本这样在技术上领先的国家。不过,道尔对美国因素的分析却符合事实,中国投资少是因为美国经常基于国家安全考虑审查中国投资者。

  行文至此,我们大体可以预料,美国将中国对美投资视作“融入”战略的延伸。正如《新邻居》报告的核心思想,越来越多的中国资本进入美国地方,将极大影响国会议员的对华态度,直接投资带来的就业、税收将迫使议员慎重考虑对华遏制的合理性。但鉴于2020年中国企业在美投资创造的就业仍然不足40万,而日本企业在上个世纪90年代末在美创造的就业岗位已达70万个,我们仍然感觉到中国企业的经济效应不足以影响全局。与其说中国资本影响美国议员的对华姿态,还不如说美国秉持自由主义的精英希望借此约束中国。

  对美国的跨国公司和经济发展而言,以直接投资为代表的大西洋经济关系仍然处于首要地位,而太平洋经济关系显得稚嫩。直接投资关系的历史性积累显示出两个大洋的巨大差异,这也可以帮助我们理解美国正在进行的“泛太平洋经济伙伴关系”(TPP)和“美欧贸易投资协定”(TTIP)谈判,后者显然来得更为重要,当然也更具挑战。中国企业要跨越太平洋,真正成为美国地方的近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作者:钟飞腾)


中美关系的根基在“沉默的大多数”

郑永年:中美如何维持微妙的“非常态”

13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中国海外政经研究中心

中国海外政经研究中心 /  3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国际

国际形势风云变幻、暗潮涌动,在这里任您激扬文字,指点江山。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为什么美国重视中国对美直接投资?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为什么美国重视中国对美直接投资?

美国打压中国的声音越来越响亮,同时也注重在中美关系发展的冷流中寻找暖流。越来越多的中国资本进入美国地方,将极大影响国会议员的对华态度。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12175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