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道漏油还需理性看待

发表于  2015/06/14 16:56   约9分钟


  管道漏油全球皆有,无论是俄罗斯、印度、巴西这样的发展中国家,还是诸如美国和以色列这样的发达国家,管道破裂引发的原油泄漏现象都比比皆是。美国最近的一次漏油事件也被媒体公布,据《华尔街日报》报道,2015年5月19日,美国南加利福尼亚州圣巴巴拉县附近一条输油管发生破裂,约有2.1万加仑,相当于500桶石油泄漏,且漏油带已在太平洋中绵延数公里。来自22日的消息显示,该管道泄漏原油预计10.5万加仑,约合2500桶原油,比预期的规模大得多。美国海岸防卫队指油污带长度达14公里,是当地1969年以来最严重漏油事件,或引发生态灾难。

  其实,美国近年来发生的管道漏油事件层出不穷。据美国交通部2012年发布的数据显示,当年美国输油管道总共发生了364起漏油事故,总共泄漏了大约5.4万桶原油和炼油产品。特别是2013年4月,埃克森美孚的一条输油管道发生原油泄漏,导致阿肯色州的一个城镇遭到污染。

  相信很多人还记得2010年4月24日,发生在美国墨西哥湾的原油泄漏事件。当时原油漂浮带长200公里,宽100公里,泄入墨西哥湾的石油在1700万加仑到2700万加仑之间,这些石油可以盛满25个到40个奥林匹克标准泳池。更可怕的是之后情况愈演愈烈,当时每天漏油量在12000桶到19000桶之间,远超过此前评估的5000桶,事件演变成美国历来最严重的油污大灾难。为了帮助美国排除原油泄漏造成的污染,有1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向美国伸出援手。墨西哥表示,将与美国紧密合作,避免这一地区生态环境遭到进一步破坏;挪威的一个石油公司许诺派遣人员,并提供除油剂和设备;伊朗也称向美国提供打减压井,防止原油继续泄漏的技术。事件持续了两个多月,直到2010年7月15日,英国石油公司才宣布新的控油装置已成功罩住水下漏油点,再无原油流入墨西哥湾。由于泄漏油井迟迟得不到封堵,奥巴马政府面临的外界压力也越来越大,其执政能力受到质疑。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民意调查公司最新数据显示,51%的美国民众对奥巴马处理这场漏油事件的方式表示不满,60%的受访者认为政府没有能力避免今后再度发生类似事件。

  再把镜头定格在以色列。2014年12月9日,连接以色列城市埃特拉和阿什克伦的输油管于3日在维护期间破裂,数百万公升原油泄漏造成污染,沙漠地区也受到严重影响而出现“黑河”,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亲自乘军机查看原油泄漏对沙漠造成的污染情况。邻国俄罗斯也时常有管道破裂引发漏油事件,据《俄新网》报道,俄罗斯紧急情况部表示,“东西伯利亚-太平洋”(东线)石油管道在俄罗斯联邦东北部萨哈(雅库特)共和国境内的一段管道20日发生泄漏事件。不过,俄紧急情况部新闻处指出,由于石油具有相当的稠度,不会轻易向周围流淌,因此泄漏事件不会对人生命安全构成威胁,也不会污染当地水源。

  众所周知,我国属于能源相对匮乏的国家,既是世界上第二大原油消费国,也是第一大进口国。随着国民经济发展迅速,对石油的需求量也在日益扩大。据《人民日报》2015年1月28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4年我国石油消费延续低速增长态势,石油对外依存度达59.5%。由此看来,假设未来石油市场发生动荡,带来的伤害中国要比美国的深。为了保证能源安全、尽可能摆脱受制于国际巨头定价的局面,国内石油企业不遗余力在开采规模上层层加码,以此确保能源安全。而往往一些人忽视了这些企业的本身价值和付出的艰辛,一味追求完美无暇,导致每次管道破裂的新闻,总是能引起强烈的关注和争执,人们往往会群情激昂地给出完全不同的答案和感想。

  说实话,像国外这样大面积的漏油在国内并不多见,但漏油现象对于从事原油开采行业的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以及陕西的延长油田却也是老生常谈。而且近期见于报端的陕北漏油事件也引起了政府部门的高度关注和媒体的争相报道。这让涉事企业受到了罚款、约谈和责任追究处理,同时环保部门责令企业要杜绝类似事故再次发生。

  其实,但凡生产就有风险,这是规律,也是概率。国外如此,国内亦如此。那么漏油现象能彻底杜绝吗?关于这样的话题争论,国际层面也是不绝于耳。华盛顿州管道安全顾问机构Accufacts主席理查德-库普利维茨(Richard Kuprewicz)曾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原油如果在高温或高压环境下运输,那么可能会带来更大的风险。华盛顿石油管线协会(Association of Oil Pipe Lines)的政府和公共关系负责人约翰-斯托迪(John Stoody)也表示,“每年大约有119亿桶原油、汽油及其他炼油产品通过管道网络被输送,事故确实会发生,但很少见。”

  镜头继续聚焦国内,有不少媒体在调查频繁管道漏油现象后得出结论:“管线内表面腐蚀严重,是造成泄漏的直接原因。理论上管线腐蚀、老化与土壤等有关系,但泄漏多为管线内表面腐蚀所致”。

  事实上,通过管道运送油品也是国际惯例,它的安全性远高于车辆载运,就好比很多人在思索“飞机”和“汽车”哪个更安全。也许有人不禁要问,如果用汽车运输可能就不会出现漏油现象。坦率地讲,通过汽车运送危化品有着严格的要求,而且面对数以万吨计算的原油,如果都用车辆来运输,抛开一些公路本身设计限制大吨位车辆通行外,单车辆运输产生的能源消耗,以及带来的空气污染都会成为增加雾霾的新因素。

  以当前国内产量最高的“长庆油田”为例,其主要在鄂尔多斯盆地从事油气勘探开发及生产、储运销售等业务,工作区域横跨陕西、甘肃、宁夏、内蒙古、山西5省区15个市61个县,面积37万平方公里。截止2014年底,生产油气当量达到5545万吨,创下历史新纪录。就单纯管道破裂而言,面对遍布37万平方公里的数万条管道,受当前管道材质、内在压力、自然腐蚀、技术受限、地质条件差等因素影响,随着使用年限的推移,偶然发生破裂在所难免。就好比家用自来水管道,谁也不愿意看到他破裂,但也不得不去面对是一个逻辑。石油和自来水只是介质的不同,性质和情节近似相同。不同的是自来水管道是常压,而运送原油的管道都是高压。

  假设上述生产的原油都通过车辆运输,其管理难度和不可控因素可想而知,何况,公众也理解高昂的运输成本最终会体现在“羊毛出在羊身上”。值得一提的是,众多危化车辆的长途跋涉,运输风险因素和事故概率远高于管道集输,相信谁也不愿看到运油车接二连三引起的车毁和污染,财产和人身伤害。况且,管道运输业务在中石油和中石化已是非常娴熟的技术了,为北上广等城市供气的“西气东输”管道也是他们承建,其安全运行率也是经得起考验的。

  毋庸质疑,这种特殊行业在生产回报和风险参半的情况下,相信无论是谁,也不忍心看着它浪费外流,也不愿背负漏油带来的骂名,以及承担的额外经济损失。

  值得欣慰的是,近期从中石油陕西长庆油田公布的一组数据获悉,2015年,该公司计划在安全环保方面投入资金上亿元,包括投资1400余万元进行应急抢险道路建设,计划对8座输油站点增加应急存储能力,以备暴雨期间必要时管线停输。此外,还提出了“六闸六坝”污染防控工程项目的建设方案,目前9000余万元项目费用已下达,计划年内全部建成投用。但这些基础设施的投入后,在点多、面广、战线长的管道比例中,肯定能有所收获,但也绝非“立竿见影”。

  整体而言,油企漏油无可厚非,但也要理性,有建设性,不能只看表象而忽视内在实质,更不能“因噎废食”。要想彻底改变这一现状,政府和企业都不能“等闲视之”,都有责任严格落实新《安全生产法》和《环境保护法》,强化监管职责,确保责任落实到位、制度执行到位。同时,企业要加快管道风险辨识和隐患整治,杜绝超期服役管道带病运行,坚守生态保护“红线”。在此基础上,可引入一定规模的在线检测技术和断流阀技术,能及时获知并果断处置破裂险情。最重要的还是要寻求建立多渠道的运输体系,加快石油就地仓储步伐,减少不必要的长途运输带来的风险。除此以外,尝试引入管道“保险补偿机制”,降低风险带来的经济和环境影响。从长远战略发展考虑,还要与发达国家一道,积极探索研发适应原油集输管道的可靠技术,让它经得起腐蚀,耐得了高压,从根本上减少破漏诟病。无论怎样,总不能让管道破裂屡屡见诸报端,让人屡屡不爽。

  总而言之,油企要有信心,有不屈不饶的信心。社会也要多点关爱,多点包容,帮助它们走出困境,来承担更多“保障国家战略能源安全”的担当。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谢绝转载。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抄底国际油价:超美背后的三大忧虑

[智库报告]石油价格下降,有弊无利?

8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杨承欣

央企观察员 /  1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财经

更加轻松、好看、有用、时尚的财经资讯及全球金融市场行情。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管道漏油还需理性看待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管道漏油还需理性看待

油企漏油无可厚非,但也要理性,有建设性,不能只看表象而忽视内在实质,更不能“因噎废食”。最重要的还是要寻求建立多渠道的运输体系,加快石油就地仓储步伐,减少不必要的长途运输带来的风险。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330614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