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在瘟神的身后疲于奔命

发表于  2015/06/02 11:13   约4分钟


  被网络风传为“中东SARS”的MERS疫情已在东亚各国、各地区引发广泛恐慌,以至于某些传闻的传播速度甚至远超过了疫情。

  也难怪大家恐慌,这个2012年8、9月间才被发现于沙特、约旦等中东国家、2013年5月23日才被WHO“正名”,和SARS同属“新冠状病毒” NCoV类传染性疾病的疫情,迄今已造成23个国家共1142人确诊患病,其中465例死亡,不仅感染致死率超过SARS,而且人类至今尚未找到真正可靠的特效药或疫苗预防和治疗此疾病。如今这个原本似乎离自己尚属遥远的可怕疫情,居然在顷刻之间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身边,并且事先毫无察觉,事后“复盘”更不知从何防范起。这种原本觉得十分安全,突然发现完全“不设防”的大起大落,对人们的打击可想而知。

  自5月11日发现可疑症状、5月20日确诊至今,此次源于韩国的MERS疫情已确诊13人(全部为韩国人)。由于韩国方面在疫情发生之初控制松懈,而且疏于边境口岸管控,也未及时通报周边国家、地区,致使部分曾与首例患者密切接触的韩国人,不仅照常在韩国社会稠人广众间正常活动,其中一些人更堂皇离境,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出入其它国家、地区公共场合,照常出差、旅游,从事各种与他人密切接触的活动。

  如今这些本应在韩国国内隔离的“危险旅行者”中已被确诊一例(在中国惠州),而与首例及此例确诊者密切接触的旅客,则有多达29名曾出现在香港、广东各地,其中一些人更在事件曝光前和多人有过各种形式的交往互动,他们的密切接触者究竟有多少,恐怕很难搞的清楚。所幸虽然MERS疫情虽和SARS有相似处,并且感染致死率更高,但病毒衰减较快,传播能力较差。迄今“人传人”的确诊病例不算多,“被人传人后再传染他人”的确诊病例更少,如无更大的变异,或许疫情所造成的直接危险、损失会小一些。但此事件对人们的安全感所造成的无形伤害,无疑是十分严重的。

  从此次事件中可以看出,当代社会现代化程度高,国际间交往密切且速度快、渠道多,对疫情的通报、管控一旦稍有犹豫、滞后,就会一步落后、步步落后,让人类在瘟神的身后疲于奔命、应接不遑。此次MERS疫情虽属突发,但倘若韩国保健福利部在首例患者被发现可疑症状及确诊后采取必要的应对措施,韩国边境部门把好出境关,疫情原本可以得到更好的控制;倘各国间疫情通报和跨国、跨境防控更高效、更密切、更及时到位,那些和患者曾密切接触过的人也不至于在“下一站”毫无防范和察觉的情况下,一路畅通地制造更多“密切接触者”,制造更多传播有病菌疫情MERS及“无病菌疫情”——不安全感和恐慌的破绽和机会。

  当代社会处处讲究便利,讲究“无缝对接”,势必不可能靡费税款,在无实际需要的情况下对每个人“严防死守”。在这种情况下,倘若疫情通报不及时,疫情跨国防控不到位,疫情和疫情嫌疑就可能在“不设防”情况下悄然穿过一关又一关,走过一站又一站。在“地球村”时代,这无异于给疫情插上一双翅膀。惩于此次的教训,各国理应在这些方面更“精神”些,跨国通报要及时、准确,有关隔离、边境口岸检疫等工作也应落实到位。

  此刻在新加坡“香格里拉”防务论坛,与会代表正为“国际安全问题”的曲直黑白争得面红耳赤,然而在“香格里拉”之外,有着和平时期最大的国际安全问题和国际安全合作需要,这就是恶性疫情的跨国传播和对这种传播的跨国防控。


绝症、善行与法律

为何埃博拉疫苗40年无法现身

2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21189 次阅读    1 次回应

专家

陶短房

专栏作家,评论人 /  28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国际

国际形势风云变幻、暗潮涌动,在这里任您激扬文字,指点江山。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别在瘟神的身后疲于奔命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别在瘟神的身后疲于奔命

当代社会现代化程度高,国际间交往密切且速度快、渠道多,对疫情的通报、管控一旦稍有犹豫、滞后,就会一步落后、步步落后,让人类在瘟神的身后疲于奔命、应接不遑。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279204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