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中期病

发表于  2015/05/18 11:43   约4分钟

 

  私下听到电信业中一些人对“手机流量资费贵和网速慢”这个问题的看法,感到他们有一种情绪,把问题推到国家头上,推到互联网企业身上,甚至不认为有关问题存在,很少从自身找原因。有这种消极态度,不免让人为他们捉急。我认为其中许多人患上的实质上是 “互联网+”中期病。

  对于提高带宽和网速,降低上网资费价格,提高宽带服务水平,我认为要解决三个方面的问题,才能根治。

  第一个方面,要解决投入不足的问题。首先是国家投入不足,宽带中国战略要落到实处,需要进一步落实投入,加快4G建设,及早布局5G,充分发挥Wi-Fi作用,大幅提高基础带宽和应用带宽,提升最终可用的网速。这方面,确实不能完全怪运营商。涉及国家战略基础设施建设,国家在出台战略之外,要舍得真金白银投入,包括对宽带进行准确定位这种政策投入。其次,运营商也要全心全意投入。包括要充分挖掘现有设施的技术潜力,提速在技术上并不难,要解决能作为而不作为的问题。

  第二个方面,要解决电信改革落后于形势要求的问题。运营商往往回避这个问题,总在诱导人们把责任往国家身上一推了之,这不是建设性的态度。宽带价格随带宽提高而下降是一个必然趋势,然而目前我国在这方面却与世界各国存在相当距离。况且服务质量主要不是由投入决定的,而是由市场竞争决定的。回避价格、质量两个问题,与回避改革具有内在联系。各国宽带发展情况证明,降低价格,提高服务质量,需要让市场充分发挥配置资源决定性作用。我个人认为这方面的步伐还小,仅靠虚拟运营商等改革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应加大改革力度。

  第三个方面,要解决电信业的业态陈旧的问题。网速问题属于基础业务范围,前段时间受到OTT的冲击,运营商的难处可以理解,仅在基础业务业态做文章空间有限。移动宽带的发展,最大增量空间在应用,数据化和增值化是两个关键方向,运营商在这方面都进展迟缓,不能令人满意;反过来说,运营商在这方面努力,潜力会十分巨大,任何时候都不迟。把问题推到国资委业绩考核压力与普遍服务相矛盾上,虽有一定道理,但也不完全说得过去。因为互联网发展已证明,将普遍服务(如平台免费)与商业竞争(如增值收费)有机结合起来,不是没有可能,搞得好还可以赚大钱。关键要有意识地对业态进行创新。

  “互联网+”早期与X(诸行业)的冲突往往表现在互联网杀价上,但中期的冲突更表现在业态上。互联网的典型业态是基于数据的“基础业务+增值业务”新业态,而电信业(将来是各行各业)还停留在传统基础业务业态上。电信业长期持“互联网是电信增值业务”的错误认识,导致耽误了电信业在机遇期进入互联网数据基础业务,造成如今业态结构错位,难以从互联网高速增长的增值业态中获得租金补偿这一重要增量,反过来造成传统基础业务失血问题,才有如今这些乱子。试想,如果电信业早发展数据业务平台,不给别人OTT机会,区区网费还会成为问题吗?至于网速是怎么回事,电信专家,你懂的。

  电信业从2009年以后就开始遇到“互联网+”,而现在各行各业见识到的“互联网+”,还只处在电信业早期的水平。电信业当前面临的困境,各行各业到了“互联网+”中期都会遇到。少小不努力,中期徒伤悲。我的建议是,各行各业应吸取电信业教训,抓住“互联网+”提供的机遇,在早期就主动推动主营业务向数据化方向转型,加大对数据支撑服务平台的战略投入,培育数据增值服务业态,争取在“互联网+”中期及时收获对基础业务的反哺,推动行业向优化结构,占据业态竞争高地的方向升级。

4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姜奇平

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 /  8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互联网

站在前沿,领略前沿,驾驭前沿。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互联网+”中期病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互联网+”中期病

从“互联网+”这个新的背景下看,电信业目前遇到的困境,是典型的“互联网+”中期病。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206134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