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内向到开放,俄罗斯才有机会浴火重生

发表于  2015/05/14 13:41   约8分钟

  卫国战争70周年的红场阅兵式已经成为俄罗斯与这个世界关系的一个缩影。欧美国家政要因乌克兰危机而拒绝出席红场的阅兵式,相比于十年前的红场阅兵式,今年的普京显得有些孤单,这不像是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而更像是冷战秩序的复活。然而,今天的世界已经远远不是二战后美苏主导的世界,军事的博弈引人关注却很难左右世界的走向。“新冷战”只是一种猜测,但是大国协调却亟待重建,否则,人们将迎来“冷和平”。

  俄罗斯帝国,回不去了

  俄罗斯的一条腿已经迈进了全球化的浪潮之中,正是全球油价的暴涨让普京成为举足轻重的人物,大量的石油美元,让俄罗斯可以重整军备,恢复俄罗斯的传统优势——军事力量。这次阅兵式,也展示了俄罗斯军事发展的最新成果。仅仅依靠军事力量,俄罗斯很难再恢复昔日的荣光。因为大国竞争越来越依靠软性资源,比如经济科技实力、具有吸引力的文化等等,也就是所谓的“软权力”,而俄罗斯在这方面却存在种种短板。

  无论格鲁吉亚战争,还是克里米亚引起的危机,都证明了一点:依靠军事手段或者强制,无法恢复俄罗斯的强国地位。曾经的苏联加盟共和国正在或者已经完成了民族国家的认同,没有哪个曾经的加盟共和国愿意再变成俄罗斯的一部分。俄罗斯帝国已经远去,但是,精英们却依然想挽留历史,而没有沿着现代国家的道路向前走。

  现代国家不仅有强大的军事力量,更需要有现代化的经济体系、有向心力和凝聚力的文化认同。从近代以来,经济就是俄罗斯的短板,现在依然如此。俄罗斯目前的困境,不止因为西方的制裁,更主要的原因是畸形的经济结构,国民经济建立在石油和天然气基础上,进一步说,是建立在高油价基础上。俄罗斯前总理盖达尔就认为:苏联溃败的一个很好的经验教训就是,任何政权如果以高油价作为立国之本,就很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分崩瓦解。上个世纪70年代的苏联和21世纪前10年的俄罗斯都依赖于高油价,高油价也掩盖了经济的短板,造成了经济强大的幻觉,阻碍了经济改革的步伐。

  苏联解体的经济原因在于,当西方国家开始信息化革命的时候,苏联几乎毫无知觉,而是陷入了阿富汗战争的泥潭。现在世界经济进入新一轮的变革时期,如果俄罗斯还指望高油价再回来拯救俄罗斯的经济,那可能是“黄粱美梦”。失去帝国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迈向现代国家的意愿和动力。如果不在新一轮经济全球化中占有一席之地,那俄罗斯的“苦日子”可就不止两年。

  金融危机之后,世界的确在迈向多极化,但主要是在经济方面,新兴经济体不但在经济总量上与发达经济体旗鼓相当,而且也开始在构建自己的话语权。普京在第三个任期,着力于推动欧亚联盟的发展,但是,任何一个多边经济平台的发展都需要有一个发动机,俄罗斯的产业结构与哈萨克斯坦有很大的同质性,难以打造新的产业链,制约了联盟发展的空间。

  普京本来想打造一个欧亚版的欧盟,但欧亚联盟更多的是象征意义。冷战结束后,苏联东欧进入了美国主导的全球经济体系之中,这也意味着俄罗斯周边国家有了更大的选择机会,包括俄罗斯也是借助石油美元恢复国力。很难想象,普京可以重建类似于冷战时期的平行市场”。再造俄罗斯帝国,既没有可能性,也没有可行性。只有真正超越帝国,俄罗斯才能踏上强国之路的起点。

  中国,俄罗斯走向世界的机会

  在索契冬奥会和红场阅兵式,中国都给予了俄罗斯非常大的支持,因此,中俄关系也“被结盟”,尤其是西方的媒体将现在的中俄关系类比为当年的中苏关系,以此来说明“新冷战”来了。但是,中国领导人在不同的场合都强调中俄关系并不是同盟关系,也就是说,中俄关系没有也不愿意披上“地缘政治”的外衣。中国是全球化时代的大国,借助全球化的红利实现了复兴,所以,中国是全球化的受益者和推动者,而不会把“全球化”的桌子打翻在地。中俄之间的合作,事实上,是俄罗斯走向世界的最后机会。

  从“内向”到“开放”,是俄罗斯浴火重生的机会。所谓“内向发展”就是坚持恢复俄罗斯帝国在欧亚大陆心脏地带的控制权,成为最有实力的陆权大国;而“开放”,则是将俄罗斯的边疆变成国家发展新的增长极。欧俄之间的对峙和历史恩怨,尤其是东欧国家对俄罗斯抱有非常复杂的情绪,波兰、波罗的海国家都对俄罗斯持戒惧之心,而匈牙利、希腊则希望在欧俄之间左右逢源。欧俄关系的改善还需要时间,俄罗斯要成为西方一员也越来越难。

  乌克兰危机之后,普京加快了“向东看”的步伐,远东地区的开发也提上了议事日程,有可能要借助东亚地区的发展而获得巨大的红利。相比美国,俄罗斯“重返亚太”的难度要小得多,如果俄罗斯远东地区能够成为东亚经济圈中的一部分,俄罗斯就可能在经济上崛起,实现国家重心的东移。当然,这一转变的前提是俄罗斯开放远东的边界,将其视为地区经济的中心,而不是俄罗斯的遥远边疆。

  中国是个全球化的国家,中俄合作为俄罗斯走向世界提供了很大的机会。

  首先,中国是全球化体系中的一员,不会秉持着非白即黑的思维,也不会“选边站”。中俄是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中美正在构建新型大国关系,俄罗斯和美国都是中国持续发展的“前提国”。中俄友好为中国提供了稳固的边疆安全环境,中美合作为中国提供了走向全球化的通道,美国是全球化规则的制定者,中国是全球化的受益者。如果中国“选边”,那么大国政治将呈现阵营化的趋势。中国可以成为俄罗斯与美国之间的调停者,避免双方的对峙走向对抗。

  其次,中国是全球化的动力。二战以来形成的全球化的规则和机构越来越不能适应当前国际经济的发展,新一轮全球化开始启动。中国提出“一带一路”战略,就是想推动欧亚大陆建立一个开放的经济体系。这一设想与俄罗斯的欧亚联盟不谋而合,中国两国有了新的合作空间。对于欧亚大陆“心脏地带”的国家来说,中俄合作是巨大的机会,中国提供繁荣,俄罗斯提供安全保障,减少了合作过程中的摩擦。俄罗斯所拥有的巨大的地缘政治优势可以转化为经济合作的动力,也就改变了俄罗斯与周边国家关系的性质,实现欧亚大陆内部的繁荣。

  最后,中俄之间的合作可以实现欧亚大陆东西两端的互动。俄罗斯一直是欧亚国家,而中国的“一带一路”也想实现东亚和欧盟的互动。中俄欧三方的关系关系到欧亚大陆的新格局,对于欧盟尤其德国来说,没有理由与俄罗斯长期对峙,默克尔总理就乌克兰危机展开的穿梭外交,就是明证。中国的“一带一路”,尤其是亚投行,为欧俄的合作提供了平台。如果没有欧俄关系的缓和与发展,“一带一路”战略就缺少落脚点,所以,中国有意愿和动力推动欧俄关系的发展。

  抚今追昔,二战之后,世界陷入了冷战之中,其实是“大国协调”的失败。70年后的今天,世界秩序进入了一个新的转折点,多极化未必带来新秩序,重要的是,重建“大国协调”也是回顾历史的现实意义所在。中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做出了巨大的牺牲,但中国的贡献没有被充分地意识到,就像《被遗忘的盟友》一书中所说的,“几十年来,我们关于那场全球性战争的理解一致未能对中国的角色给出恰如其分的说法。即使在中国被考虑在内的时候,它也只是一个次要角色,一个在一场美国、苏联和英国扮演主角的大戏中跑龙套的小演员。” 中国现在跻身于世界大国行列,“新冷战”不是中国想要的结果,纪念二战,除了缅怀先烈,也要寻求中国在世界秩序中的定位,以及要承担的责任。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1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36667 次阅读    0 次回应

专家

孙兴杰

吉林大学公共外交学院副院长  /  51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国际

国际形势风云变幻、暗潮涌动,在这里任您激扬文字,指点江山。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从内向到开放,俄罗斯才有机会浴火重生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从内向到开放,俄罗斯才有机会浴火重生

中国是全球化的受益者和推动者,不会把“全球化”的桌子打翻在地。俄罗斯要浴火重生,就需要和中国合作,并从“内向发展”到“开放发展”。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194673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