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值得充分利用的外交资源

发表于  2015/05/06 09:28   约8分钟


  今年是联合国成立70周年,也是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过去70年的国际秩序应当如何评估,中国在未来国际新秩序中如何定位,中国如何构建新型大国关系,这些都是值得研判的重大课题。中欧关系过去是、今后将继续是构建国际新秩序中的重要一环。那么中欧关系的战略价值究竟表现在哪里?

  第一,中国和欧洲都是二战成果和战后国际政治秩序的维护者。二战结束后,欧洲面临如何实现永不再战和维护持久和平的重大课题。1970年12月德国总理勃兰特在华沙“一跪”表明了德国政府对那段法西斯历史的真诚赎罪态度,从而赢得了欧洲国家的认可和谅解。

  中国作为反法西斯战争的参与者和胜利者,同亚洲其他被日本侵略的受害国家一起坚决要求日本政府对其侵略历史做出认真反思,并且为达到这一目标而不断进行斗争。

  由此可见,中国和法国以及欧洲之间在维护二战成果方面有着广泛的共识,欧洲虽然在中日岛屿争端中采取所谓“不站队”的立场,但是在维护二战成果问题上,欧洲绝对不会站在日本一边,这是值得我们充分利用的外交资源。

  第二,中欧之间在求和平谋发展方面彼此呼应、相互补充。欧洲在战后走上合作发展的道路,欧洲一体化已经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果,欧洲成为世界上区域一体化最成功的典范。中国始终对欧洲一体化采取支持和赞赏的态度。2010年欧洲遭遇前所未有的债务危机,欧元面临“崩溃”、欧盟面临“解体”的危险。在这个困难时刻,中国领导人强调,绝不“唱空欧洲”“唱衰欧洲”,还提出,“帮助欧洲就是帮助自己”。这些表态为提振欧洲的信心发挥了积极作用。

  今天,中国政府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的另一端就是欧洲,这给中欧战略伙伴关系的发展提供了新的机遇。

  第三,反对霸权主义是中欧双方共同的政治诉求。法国一贯奉行戴高乐主义,其核心就是坚持独立外交原则,这与我们坚持独立外交方针不谋而合。。

  冷战结束后,在法国的积极倡导和推动下,欧洲不断推进政治一体化,试图建立共同外交和共同安全防务,在涉及欧洲安全问题上争取更大的话语权。为了摆脱美国的控制,欧洲不可避免地要把目光投向中国,反对霸权主义成为中欧共同奉行的原则。因此,长期以来,我们把欧洲视为制约美国霸权主义的一个制衡手段。尽管欧洲拒绝充当这样的角色,但是,中欧发展战略合作关系势必对美国形成一种制约和平衡因素。

  第四,中欧之间存在共同的外交理念,双方的磋商与合作是推动国际事务发展、促进地区冲突政治解决不可缺少的因素。 欧洲特别是法国是拥有很强的设置议题、创立理念的国家,在国际事务中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比如,法国总统希拉克提出的“多极化世界”、“多边主义”“文化多元性”,萨科齐总统提出的“相对大国论”等概念,都是针对美国霸权主义和单边主义的。中国和法国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双方拥有很多共同的外交理念,双方之间也存在密切的协调和沟通机制,因此中法两国未来的国际事务中将会继续发挥重要作用。

  从以上四个方面可以看出,中欧关系存在着不可替代的战略价值,而在未来的国际事务中,这一战略价值有必要得到进一步肯定和加强。

  在充分评估中欧关系的战略价值的同时,也必须清醒看到欧洲当前面临着众多严峻挑战。

  首先,经济前景黯淡,欧洲经济实力下降

  2010年爆发的欧债危机高潮总算过去,但没有迎来普遍所期盼的经济复苏。债务危机的后续影响、结构性改革步履维艰、强制性财政紧缩产生的制约效果,再加上乌克兰危机对贸易环境的冲击,这些不利因素导致欧洲经济增长在低速中徘徊。从今年第二季度开始,欧元区就陷入停滞,经济出现零增长。

  德国作为欧盟第一经济大国,虽然在债务危机中一枝独秀,却难以对付当前经贸环境的险恶。法国更惨,高额债务和巨额赤字持续攀高最为突出,成为欧元区的“坏学生”。法国官方9月透露,今年政府财政赤字将从去年的4.3%上升到4.4%,而2015年则继续保持在4.3%的水平,继续突破了欧元区3%的红线。

  针对欧洲的经济状况,国际货币基金组织10月份发出警告说,目前“欧元区有40%几率陷入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的第三次衰退”。英国《经济学家》周刊发表文章认为,全球最危险的经济问题就在欧洲。

  其次,极右思潮泛滥,欧洲政治动荡加剧

  经济社会危机加剧导致民心不稳、信心失落,这已成为欧盟各国普遍的社会现象,表现在政治上就是极端右翼思潮和“反欧”势力的泛滥。这一点在今年5月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结果中得到验证。这次选举中,以反对欧盟著称的法国国民阵线和英国独立党取得了突破性胜利,强烈冲击了欧洲议会中主流政党。以国民阵线为例,这个党利用民众反欧情绪,提出“欧盟迟早要解体,法国应当退出欧元”的号召,从而争取到越来越多选民的拥护。

  像法国国民阵线这样的极右翼党派利用反欧盟作为手段来来拉拢选民,这在欧洲是极为普遍的现象,由此可见欧盟丧失民心的严重程度。

  第三,分离主义盛行,欧盟存在分裂风险

  去年9月18日苏格兰举行独立公投。英国一旦解体,这对欧盟来说是一次重大的政治挫折。更何况,独立运动和分离主义倾向在欧盟成员国中绝非个别现象(如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等),其多米诺骨牌效应不可忽视。所幸的是,独立派在苏格兰公投中最终宣告失败,英国最终免遭分裂。但是,“苏格兰阴影”依然笼罩在欧洲的上空。

  英国首相卡梅伦刚刚摆脱了苏格兰独立危机,他自己却又向欧盟发出威胁,扬言要在2017年底举行公投决定英国是否留在欧盟之内。这反映了英国的“欧洲怀疑派”势力之强大和顽固。最近,希腊左翼政党上台,这个曾经遭遇债务危机严重冲击的国家退出欧盟的可能性增大。这些都说明,欧盟内部的离心力增强而凝聚力下降。欧洲一体化困难重重。

  第四,乌克兰危机沉重打击了欧洲

  长期以来,欧洲始终维持着二战后的安全格局,确保了国家主权不可侵犯性,即不能通过使用武力来改变国家边界。乌克兰危机在这两个方面都颠覆了二战后的基本态势。欧洲最为焦虑的是乌克兰的分裂和克里米亚的易手,最为揪心的是眼看乌克兰战火不断却无能为力。过去常说“欧洲无战事”,今年战火纷飞的乌克兰可以同长期战乱的伊拉克并列成为两大国际冲突热点。

  面对乌克兰危机,欧洲明显缺少同俄罗斯对抗的实力,因此美国“重返欧洲”提上日程。北约加紧排兵布阵和美国推行不断强化的制裁措施,使得西方同莫斯科的对抗日益升级,夹在美俄之间的欧洲处境尴尬,欧洲虽然反对俄罗斯的所作所为,但是依然寄希望于俄罗斯参与乌克兰危机的政治解决。对欧洲而言,扑灭乌克兰战火才是欧洲安全的诉求,而不是与俄罗斯为敌。在制裁问题上,欧洲既要维护西方一致共同对敌,又要顾及自身的经济利益和安全利益免遭危害,再加上“新欧洲”站在美国一边向“老欧洲”施加压力,欧盟可谓进退失据、左右为难。

  以上四点折射出欧洲的严酷现实:传统安全格局已经打破,像冷战时期那样,欧洲再一次被推向西方同俄罗斯全面冲突的前沿。这和冷战结束后欧洲的安全设想背道而驰。欧洲担忧的是,美国“重返欧洲”能否提供可靠的安全保障,而自身的独立防务建设尚属纸上谈兵,甚至一个共同的外交安全政策都难以制订。另外,自顾不暇的欧洲还忍受着总体实力下降、经济复苏遥遥无期的煎熬。因此,欧洲今后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将不可避免地受到限制和削弱。

  目前欧洲和困难以及其地位下降是一个不能回避的现实,对于这一现实和它对世界事务的影响,有必要进行充分的研究和观察,短时间内不宜轻率做出结论。

  对于中欧关系,还是应当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来加以审视和判断。因此,中欧关系作为重要的大国关系,在未来的国际新秩序中依然应当占有相应的重要位置。

5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沈孝泉

新华社国家高端智库研究员,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法国问题专家 /  27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欧洲,值得充分利用的外交资源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欧洲,值得充分利用的外交资源

中欧关系作为重要的大国关系,在未来的国际新秩序中依然应当占有相应的重要位置。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175908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