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部差距扩大化怎么破?政府来“搭台”

发表于  2015/04/16 15:53   约8分钟


  希腊应对债务危机依然难以取得实质性进展,引发了国际社会的普遍关注,也引发了笔者对中国东西部收入差距扩大化的思考。虽然二者有区别,但也不乏联系,希腊的债务危机本质上是发展差距危机引发的经济危机。如果把欧元区看作一个国家,希腊虽然属于中等发达水平,但相对于德法荷等国,特别是在实体经济方面,希腊仍相当于落后地区,希腊债务危机加剧是希腊这一落后地区和法德等欧元区发达地区经济竞争失败的必然结果。

  欧元区经济也要接受经济全球化、国际一体化的挑战,但是对于各成员国来说,首当其冲的是区域内相互之间的竞争。希腊经济恶化,按照正常的汇率浮动机制,希腊本币应该贬值,以扩大本国出口,减少进口,进而减少国际支出,改善国际收支平衡状况。另一方面,在经济下滑的情况下,本币贬值还有利于降低投资成本,提高资本吸引力,促进经济发展繁荣;本币被高估则反之。而在一个国家公共部门遇到沉重的债务负担时,通常可以选择进行汇率贬值来稀释债务,并借助本币贬值刺激出口,促进经济增长而增加税收,缓解财政危机。但希腊的难题在于,欧元区汇率政策的调整需要欧元区国家根据自身利益进行博弈并花费大量时间来确定。希腊本币和欧元近乎固定的汇率导致这一机制在欧元区失灵,希腊货币变相升值,更加剧了经济危机,债务危机加剧也就不可避免。相反,德国等国经济复苏,货币本该相应升值,最起码是相对欧元的,还是由于固定汇率,实际上是相对贬值了,出口必然增加,首先给希腊等欧元区主要贸易伙伴造成冲击。就说希腊和德国竞争,原本就实力悬殊,加之希腊本币高估,已经降低了出口竞争力,影响了经济发展;而德国本币低估,增加了出口竞争力,更进一步冲击了希腊经济,这样,希腊就很难走出经济危机,债务危机必然加剧。

  希腊债务危机固然有国内腐败、高福利、政党机会主义、税收机制等方面的原因,但是毋庸置疑,希腊实体经济空心化是主要肇因,加入欧元区导致的汇率调节失灵更加剧了希腊经济危机、债务危机。

  如果将欧元区看作是一个整体,这种整体内部的竞争关系则对我国区域经济发展有一定借鉴意义。市场化促进了我国西部地区经济增长,但东西部之间的经济差距并没有明显地被缩小,甚至有扩大化趋势。就全国经济增长而言,市场化的潜力有待挖掘,但是把缩小东西部差距寄希望于市场化实属南辕北辙。充分的市场化意味着充分的竞争,正是在市场化的作用下,西部基础设施落后地区的人才、资源等生产要素流向了经济发达的东部地区。近年来,虽然在官方政策倾斜和大力投入下,中国西部地区与东部地区的经济相对增长速度差距在缩小,但绝对差距仍在扩大。2010年,时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杜鹰称,2000年,西部和东部的人均GDP相差7000元,如今,这一差距拉大到了21000元。虽然西部不少地区的经济增速超过了东部地区,但是由于基数差距太大,绝对增量依然是东部高于西部,绝对差距在今后一个相对比较长的时间内还将呈扩大化趋势。市场化加速了生产要素流动,对后发地区来说,可以有更多的机会利用廉价技术、资本等资源,这就是所谓的后发优势,但是价值链高端被垄断、只能在低端裹足不前让很多后发国家吃了不少苦头,这就是所谓的后发劣势。发展初期,因为要补发展低端产业的课,后发优势明显,但是发展到了中后期,后发劣势就会日渐显现。

  在欧盟国家中,希腊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较低,经济基础薄弱,工业制造业落后,国民经济的支柱是旅游业和航运业,工业主要以食品加工和轻工业为主,外汇收入主要依靠海运业、旅游和侨汇。由于希腊的支柱产业属于典型依靠外需拉动的产业,过度依赖外部需求,在金融危机的冲击面前显得异常脆弱。这和中国西部的情况极其相似,经济基础薄弱,工业制造业落后,国民经济的支柱是能源、金属矿产、旅游、轻工等及相关产业,本地市场小,消费能力弱,典型的外需拉动型经济,应对市场波动的能力很差。和希腊除了国际竞争,首先要面对欧盟成员国德国等发达国家的竞争一样,对于我国西部地区来说除了国际市场首先面对的是东部发达地区的竞争。在留住人才、吸引资本、经济结构不合理等方面面临相同的“内忧”,也面临发达地区产业资本丰富、经济质量高、竞争力强等相同“外患”,还面临解决“内忧外患”的汇率政策这一主要措施缺失。通过本币贬值降低本地生产要素国际价格进而吸引外资、搞活经济的通行办法基本行不通。

  虽然区域发展差距有自然条件、历史原因、政策因素、劳动力素质等原因,但是希腊债务危机和欧元区汇率政策让我们看到了中国东西部收入差距扩大化的“货币因素”。中国是一个庞大的经济体,而且东西部经济发展差距很大。如果把东西部分为两个经济区域,从东西部经济实力差距就能看出,对于西部地区来说,人民币的高估是非常多的,严重阻碍了与东部地区乃至世界其它地区的竞争,特别是实行市场经济以后,全国一个统一市场,加之先行先试、先富带动后富等经济政策对东部地区的倾斜,西部地区和东部地区就无法竞争,发展必然要慢很多,收入扩大化趋势就不难理解。近年来,西部地区的经济比重虽然有所上升,但主要依靠的是能源、金属矿产等,总体上说,高新技术产业少,质量欠佳。汇率被低估,难免会增加贸易摩擦,造成财富因低价交易而流失;汇率被高估,资本外逃,难免影响经济国际竞争力,酿成经济危机、债务危机。可能对东部发达地区来讲,汇率被低估,应该升值,但是对西部落后地区来说,汇率已经被高估,已经吃不消,投资成本高,资本不愿来,本地生产要素留不住,再升值只能让发展更加艰难。这就是很现实的矛盾,并且产生了收入差距扩大化这一很现实的影响。

  如果把中国大陆根据经济发展情况一分为二,发行两种货币,采用不同的汇率机制,显然是不现实的。那么面对东西部收入差距扩大化的趋势,怎么办?我国有欧元区无法比拟的优势,这就是可以通过国家调控弥补市场的不足。十八大报告明确指出,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基础性作用。政府搭台,经济唱戏。政府首先应该搭基础设施之台,如果东西部基础设施水准一样,很多资本特别是附加值较高的资本仍然会选择在东部投资,因为产业链条健全度、经济环境等不同,都会影响到生产成本和效率。现在不管是基础设施还是经济成熟度,东部明显好于西部,那么西部地区对企业的吸引力何在?年初,在高速公路收费还债情况公开后,有人竟然说高速公路应该是奢侈品,不该修那么多,要根据经济发展需要,但是笔者不这样认为,政府的投资建设出发点应该是社会效益,全国一盘棋,平等对待,甚至要对落后地区优待一些,至于经济效益,水涨船高,不要在经济发展和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为先有蛋还是先有鸡而犹豫、纠结。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基础性作用,政府创造各种条件就是了,西部有什么优势、潜力,交给企业家去挖掘、去经营,要相信企业家创新的力量、创造的力量、改变的力量。

  世界上很多国家存在区域发展不平衡问题,如美国东西海岸和中南部的差距,德国东西部差距等等。由于资源环境禀赋的千差万别,发展有差距是必然的、正常的,但是如何缩小差距、促进共同发展是共同面对的问题。即使找准问题症结,也许仍不能对症下药,但是最起码能为做出适当弥补找到客观理由和合理依据。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谢绝转载。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5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13 次阅读    5 次回应

专家

任新华

经济观察评论员 /  5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国际

国际形势风云变幻、暗潮涌动,在这里任您激扬文字,指点江山。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东西部差距扩大化怎么破?政府来“搭台”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东西部差距扩大化怎么破?政府来“搭台”

我国西部地区首先面对的是东部发达地区的竞争。政府的投资建设出发点应该是社会效益,甚至要对落后地区优待一些,通过国家调控弥补市场的不足。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110430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