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安全观:一次国家内外利益的排序

发表于  2015/04/10 14:19   约3分钟


  4月8日,《新安全观与新安全体系构建》发布暨国际安全季度形势圆桌研讨会在京举办,会上金灿荣就新安全观的背景和功能进行了发言,本文根据发言内容整理编发:

  中国复杂的国内和国际利益促成了新安全观的提出。

  新安全观提出的背景之一,是现在中国国内的安全内涵非常复杂,因为国内的利益很多元化。回到30年前,我们的利益很简单。严格来讲,直到1978年改革开放那一天,中大部分人都是穷人。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万元户”出现了,在那个时代就是富人了。发展到今天,中国有100多个资产总值超过10亿美元的富人,数量位于全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与改革开放初期相比,当今社会利益更为多样化,观点肯定也随之变化。而且,教育的普及和网络的出现,使得观点也易走向极端。这个时候,认识的统一就越来越难。内部更为复杂的形势,要求中国拓展新安全观。

  第二个背景就是我国的对外交流状况,目前已经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中国经济的对外依赖程度在世界主要经济体当中是比较高的,比日本也高很多。2014年中国约有4.5万亿美元的贸易总额,占GDP的40%多。美国的外贸总量比我国低一点,约为4万亿美元,可它的GDP总额是17万亿美元,所以对外贸易所占比例较小,对外依赖度也没我们高。由于高度依赖外贸,中国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变的愈加复杂。内部和外部利益的复杂化导致中国现在必须调整安全观,新安全观应运而生。

  新安全观的利益协调是内外兼顾。

  新安全观的功能主要是两个,一个就是加强内部协调。国内虽然利益多元,观点多元,但是大家有共同的安全需求,这时候就需要协调各方利益和观点,需要排序,这也是战略研究的诀窍。你最需要是什么,代价是什么,都需要解释清楚。能够在某一个时间点上,做出最好排序的人,就是一个好的战略家。如果获得所需的东西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可能就得换一个。好的战略家就是在某个时间点上,让国家能够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可能的得到的东西。新安全观的提出,第一个功能就是要完成这个任务,把众多内部需求进行科学的协调,把最大收益和最低成本,进行最佳的结合。新安全观本身就富含这样一个弹性在其中。

  另外,新安全观还有一个重大功能就是对外的解惑释疑。中国是一个超大型国家——我一直认为用大国形容中国其实是不科学的。日本拥有一个亿的人口,经济能力很强,所以日本可以称之为大国。而中国14亿人口,人又非常能干,一个比一个能干。中国这样发展,其他国家自然会对你提高警惕。所以中国的新安全观在进行内部协调的同时,有一大功能就是增信释疑:要让外界,在其内部化解对我们的敌意。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谢绝转载。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7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金灿荣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教授  /  7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国际

国际形势风云变幻、暗潮涌动,在这里任您激扬文字,指点江山。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新安全观:一次国家内外利益的排序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新安全观:一次国家内外利益的排序

中国新安全观的提出其实就是在权衡国内外利益的基础上,进行的一次排序。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091478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