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银行弱智”的谬论止于智者

发表于  2015/03/16 11:14   约8分钟


  日前,有人写了一篇《中国的银行不是弱势而是弱智》,列举了五大理由,抨击中国银行业很LOW很弱智。

  对这种事实不清、逻辑混乱的文章,我本意是不予置评。毕竟有人哗众取宠,有人胡言乱语,就随他去好了。沉默,有时候也是一种蔑视。

  但是,看到作者自称在人民银行、银监会工作过16年,我还是深感惊讶——如果说他的金融知识是体育老师教的,也就罢了;但在上述部门工作十多年之久,居然还能写出如此混淆视听的东西,的确也是匪夷所思。

  该作者无视新中国银行业多年取得的成就,无视银行业金融机构为经济和社会发展做出的贡献,无视国内各大银行在全球金融业中的地位,以一种仇视的心理进行抹黑,实在令人齿寒。具体到那五大理由,看似冠冕堂皇,实则根本站不住脚:

  一是将银行业务的同质化简单等同于弱智。作者开门见山就说,银行“数十年的发展,同质化极其严重”。没错,过去一段时间内,国内银行业在业务模式特别是盈利模式方面,的确比较趋同,利差收入是最重要的利润来源。但同质化不等于弱智化,由于银行盈利的当期性和风险的滞后性,法定利差也并不必然带来暴利。

  一些发达国家的银行聚焦于投资银行业务,瑞士一个国家就聚集了几百家私人银行,业务模式也相差无几,能说他们弱智吗?实际上,我国银行业已经呈现出百花齐放的生动局面。在超过4000家的法人机构中,既有政策性银行,更有商业银行,还有消费金融公司、汽车金融公司等。商业银行中,既有大型商业银行,也有股份制商业银行,还有城市商业银行、农村商业银行等。他们推出特色鲜明的产品,服务于不同的客户和区域,差异化越来越明显。

  二是无视银行业产品和服务不断创新这一事实。作者说,“中国的银行为市场提供的产品极其匮乏且创新迟钝”。其实,仅从渠道看,银行业用十多年时间基本完成了交易从线下向线上的迁移,绝大多数上市银行的电子渠道交易量已达到全行交易量的80%。现在,我们在手机上就能办理大多数个人金融业务,这不是创新?

  作者大概为银行担保过几笔贷款,就以为中小企业信贷业务都是如此简单操作,真的太坐井观天了。在小微金融服务方面,这几年银行创新产品更是层出不穷。据银监会统计,到去年底全国小微企业贷款余额达20.7万亿,连续6年实现了“两个不低于”目标。

  实际上,创新已经成为各大银行的头等大事,从战略转型到网络金融,从综合化经营到大零售银行,创新已经深深地嵌入了银行业的灵魂。

  三是夸大国内商业银行经营机制的一些不足。作者说,“中国的银行本质上不是真正的商业银行,其实质已成为国家第二财政”。在50年前,这句话倒也基本没错,那时候人民银行直接经营银行业务,建设银行是财政部门的内设机构。但是,现在的变化已是天翻地覆。央行行长周小川日前还透露,利率市场化在今年就很可能实现。

  至于作者说到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这方面的贷款总量监管部门已经披露,应该说风险总体可控。目前,相关部门也已经找到自行发债置换地方债务的新路子,事实上的风险正在逐步化解。

  其实,银行支持地方政府,很多时候也是支持各地城市基础设施、保障性安居工程,是服务民生领域的合理融资需求。当下银行经营的确受到了不少行政干预,但随着市场化程度的提高,这种现象越来越少。

  四是片面理解国内银行业高管人员的产生方式。作者说“中国银行业同业高管竟然可以随便互换,看来中国银行业基本不存在什么核心商业机密”。的确,我国银行高管基本上由组织任命,这既是中国特色的用人方式,也反映了银行业现有的股权结构。

  但绝大多数高管人员具有良好的职业操守,岗位交流并未导致商业秘密泄露。更重要的是,商业银行已经构建较为完善的公司治理,高管变动不足以对经营管理产生根本影响。在国内,通信行业三巨头的高管也经常对调;在国外,银行业高管也频繁跳槽。不同机构和岗位的历练,有时候反而是件好事。

  金融是国家经济命脉,只有金融安全稳定运行,才能充分有效地实现货币资金的筹集、融通和使用,合理高效地配置社会资源,保障社会经济发展。事实上,在任何一个国家,银行都是特许经营的行业,天然受到严格的管制,美国和欧洲皆如此。

  五是未将银行信贷风险进行实事求是地归因。作者说“信贷风险管理水平未见显著提高,更未达到防御信贷战略风险轮回效应的程度”。到去年底,我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25%。尽管我也认为,不少区域和行业的风险尚未完全暴露,银行业资产质量形势比较严峻。但作者说实际不良率是现有的3倍以上,不知道有什么依据。如果没有,那么为何如此言辞凿凿?

  银行作为经营信用的金融企业,与生俱来就与风险打交道。银行在经营过程中出现信贷风险,是不可避免的。不良贷款率也并非越低越好,而是要在盈利与风险间找到适合银行自身策略的动态平衡点。

  在我国,间接融资比例远高于直接融资,整个社会对银行信贷过度依赖。宏观经济一有风吹草动,很快就传导到银行体系。前些年不良贷款的剥离,实际上是整个社会为国有企业改革埋单。而这些年,随着强刺激政策退出和国内外经济下行,经济转型升级带来的阵痛和成本,又体现为大量的不良贷款。这主要的责任并非在于银行。

  现在有不少人,甚至分不清作为中央银行的人民银行和作为商业机构的商业银行。事实上,无论是存贷利差、信贷政策还是高管任免,这些都不是商业银行自身所能决定的。与很多工商企业一样,商业银行是法律法规的执行者,而非制定者。这位自称曾在央行和银监会工作多年的作者,连这一点都认识不清,还如此任性地在网上张口发泄一通,实在匪夷所思。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我一贯尊重不同的意见及多元表达的权利。但对于这些谬论,我不得不去思考发言者背后的动机。原来,作为一家农村小额贷款公司的负责人,他不只是抹黑银行。前段时间,他还在网络上宣称,说中国99%的P2P网贷平台即将死亡。我姑且以小人之心揣测一下,是不是银行碍了他的手脚,或者P2P抢了他的生意,才导致他如此急火攻心颠倒是非?可能在他的眼里,只有自家的公司才是最完美和高明的。他下一篇的大作该是《世上只有小贷好》?

  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中国要强起来,金融一定要强。18世纪,英国建立了现代商业银行,在第一次工业革命中脱颖而出;19世纪,美国创新了投资银行体系,在第二次工业革命中抢占先机。第三次工业革命方兴未艾,谁将成为时代的弄潮儿?如果我们加快发展金融业,打造一个富有活力的新金融体系,我们将可能事半功倍地获得竞争优势。2015年,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金融改革作为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部分,将继续推进和深化。当然,银行业还有很多不足,将在改革中刮骨疗伤,砥砺前行。我深信,“金融有充足的潜力为我们塑造一个更加公平、公正的世界”,正如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伯特·希勒所说。

  至于那些无视事实、无端攻击、无理抹黑的“三无”言论,我相信聪明的人自有客观的评判。荀子他老人家早就说过,“流丸止于瓯臾,流言止于智者”。

6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董希淼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 /  79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财经

更加轻松、好看、有用、时尚的财经资讯及全球金融市场行情。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让“银行弱智”的谬论止于智者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让“银行弱智”的谬论止于智者

现在有不少人,甚至分不清人民银行与商业银行的本质区别。事实上,很多政策与要求都不是商业银行自身能决定的。与很多工商企业一样,商业银行是法律法规的执行者,而非制定者。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000287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