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与实践脱节,改革不能小打小闹

发表于  2015/02/16 20:46   约4分钟

  

  此文为我在“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5年年会”上发表的讲话。

  我讲两个问题:第一是人才教育的问题;第二是社会发展的问题。

  “十三五”对人才的和对人力资本的要求是空前高的,教育如果没有大的变化,很难提供创新人才,包括创新推动人才。中国教育的三大问题:一是教育不公平的问题,二是大学生就业难的问题,三是缺乏终身教育体系,或者说根本还没有建立起来。这三个问题很难在现有的教育体制下做出来。

  这两年,互联网在教育领域里发展非常快,我们称之为MOOC革命,就是用远程教育的方式解决这三个问题,我们现在把人大附中的课直接上到了19个省贫困县贫困乡的学校里面,一个学期他们的成绩平均提高20分以上,现在我们正在较大规模地推广。如果我们能够把人大附中的课这样上,那么我们可以把更多的课这样上,这样可以解决教育不公平里面最核心的教师不公平的问题。没有互联网,没有远程教育,这个问题是解决不了的。

  对于大学生来说,我们现在在100个大学里面做大学生的创业教育,把大学生的创业课放进来。一批企业家到北京大学来讲,通过互联网传到其他99个大学,其他99个大学的学生全部通过互联网大屏幕来参加这个课。如果一个这样的课可以上,为什么我们更多的课不能这样上?

  更关键的是要解决现在大学教育跟生产实践脱节的问题。大学教授教的那些东西跟企业差别太远,所以我们现在在设计一种模式,就是在大学第四年的时候,由企业来提供课程,现在有一千多个企业大学,大部分企业都有很多的内训课,把一些适合于大学生上的课放到网上去。以后大学生要申请这个企业,你首先要上过这个企业的几个课,考试合格,分数很高的才让你来面试。这样企业能提供几万门最先进的企业最需要的课,让大学生头三年博雅教育,第四年完全可以用这种方式,这种方式完全可以用在社会上,成为走向社会需要不断培训的方式,甚至把国际上好的课引进来。没有这样一些大的革命性教育的改变,我觉得靠小打小闹式的教育改革是提供不了“十三五”或者更长时间中国的创新驱动的需求。而现在这个技术完成可以,看我们国家怎么来大力推动。

  关于社会资源动员问题。“十三五”一个最大的问题是扶贫问题,是对弱势群体帮助不够的问题。而这个光靠砸钱不够,怎么样把社会动员起来很重要。现在我们已经注册的、愿意每年花几十小时来帮助社会的志愿者已经有五千多万人,有的计算说有七千万人,怎么样把这些资源动员起来很重要。我们的企业家去年头100个捐款者就300多亿人民币,但是非常可惜,这300多亿的人民币里面80%是捐到外面去了。为什么企业捐出来了却不愿意用到国内?现在有各种各样的障碍。以后估计每年有上千亿的企业捐助,这都是有可能的。把五千万的志愿者,跟企业的这些钱结合起来,可以去做很多的事情。现在企业为什么80%要捐到外国去呢?因为他在国内做不了大事。比如我们如果开放很好的民办大学,甚至开放网络大学,像国外一样,把一些中小学包出去,国家来制定规则,但是这些小学完全由这种公益的来操作,那么我们的教育可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包括扶贫问题。这些力量怎么动员起来?我觉得应该是“十三五”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而且非常有潜力的,它能替代部分政府的职能,而且给社会更多的正能量。

16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汤敏

国务院参事 /  8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教育与实践脱节,改革不能小打小闹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教育与实践脱节,改革不能小打小闹

没有一些大的、革命性的改变,靠小打小闹式的教育改革是提供不了“十三五”或者更长时间中国的创新驱动的需求的。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8931961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