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妈”降息,忐忑一点又何妨?

发表于  2015/02/05 11:37   约5分钟

    (图片来源于网络)

  龚琳娜当年唱了一首怪歌叫《忐忑》,这首歌并没有一句歌词,说不是歌又如京剧里的花腔,反正就那么的腔调忽高忽低,忽上忽下,中间还夹杂着无数的颤音,几乎没有什么人听得懂龚琳娜在唱什么,甚至这种激情带随性的演唱可能每一次的发挥都未必相同,但是这并不影响《忐忑》风行一时。

  当然,只是风行一时,现在《忐忑》的歌已经很少有人再模仿了,但是用“忐忑”这两字来形容眼下的股市却是非常的贴切。

  荒腔走板就是特征。

  一个曾经非常激昂的市场突然就变得异常敏感和脆弱,年前的豪情在年后居然就化为了深深的忧郁,是投资者的心理发生了变化还是市场的背景发生了位移呢?

  忐忑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至少在目前,宏观经济的走势,股市政策的动向,以及个股的风险都存在相当的不确定性。

  宏观经济走势的忐忑表现在不如人意的诸多指标上,官方的PMI值跌破了50的荣枯线,尽管这个指标用汇丰的来看,早就在50以下运行,但是汇丰的反映的是中小企业主的预期,而中国官方的反映的更多的是国企特别是央企领导人的判断,官方的PMI在过去的两年中并没有这么低的表现,这说明GDP增速下行的节奏并没有得到改变,甚至更加恶化。如果我们客观地分析中国过去经济高速增长的因素,我们就会对房地产的支柱带动作用有一个正面的评价。

  股市政策动向的忐忑表现在两融这个问题的清查上,脱胎于熊市的“两融”宽松环境在股市暴涨后成为管理层关注的目标,这不是不能理解的,从现在的数据看,融资盘的比例达到30%也的确略高于国外成熟市场的20%-25%,但是问题并不像想象中严重。第一批券商规范的结果也表明影响有限,第二批券商规模更小,尽管证监会一再表明市场不能过分解读,但是关键是保监会和银监会也几乎在同时表现出超强的责任心和工作热情,对于本行业的融资进入股市也极其敏感,不管是信托保险的理财还是银行的委托贷款,给市场的信号就是管理层的集中打压。这种印象或许不客观,但是主观上会让人这么认为。如果是例行公事,为什么不发生在熊市而出现在牛市呢?其实,如果真的是打击,大家反而不用担心,真正的行情从来不是政策打压能消灭的,哪里有压迫哪里有反抗,打击越大,反弹越强。

  个股板块风险的忐忑则表现在领涨的金融股何去何从的走势上,本轮行情领涨动力之一是券商,之二是保险,之三是银行,券商的调整由于“两融”政策是首先发生的,其中中信又是首当其冲,大股东减持叠加效应表现得淋漓尽致,龙头板块中的领头羊被定向斩首,但是这并不影响券商上涨的逻辑判断,而安邦举牌民生银行的强横表现所引发的市场担忧则串起了保险和银行两大板块的苦果,好像一根绳上的蚂蚱一样。安邦的行为让很多人看不懂,各种怀疑不绝于耳,媒体也似有针对性的放料,其实安邦的股权安排、投资限额以及监管问题是否合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资金来历是否清白,这个清白指的是保费,安邦的注册资金由100亿扩张到600亿,只要不挪用保费就不犯法,就不会重蹈新华人寿由民营到被保监会接管国有化的覆辙。至于民生银行的剧情则有点狗血,作为一个民营银行,民生是相当理想的标的物,安邦疯狂增持是相当聪明的投资决策,而民生的凤凰计划更为其下一步的发展打下扎实基础,中国人寿也在增持民生就是很好的证明,毛晓峰被中纪委带走完全是个人因素,是中共强力反腐的结果。但是,个人事件被大家联想成金融反腐的开始,金融板块成为政治打击的目标后果就难预测,北京银行的董事也恰好出事,坊间大银行流言更是不断,常识告诉我们,这些其实不会影响到上市公司的运行,反腐是清除垃圾的好事,即便有冲击,也是短暂的,那么多资金逢低进入民生银行已经说明问题。

  行情总是在绝望中产生,在犹豫中发展,在欢乐中死亡的,现在我们只不过刚从绝望中走出来,忐忑说明我们还在犹豫中,行情还在发展中,既然这样,就让我们一路忐忑下去吧。

  计划赶不上变化,杂谈刚成稿,央行就宣布降准,降准的利好力度大于降息,又到了金融股表现的时候了。

3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水皮

财经评论家 /  31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央妈”降息,忐忑一点又何妨?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央妈”降息,忐忑一点又何妨?

行情总是在绝望中产生,在犹豫中发展,在欢乐中死亡的,现在我们只不过刚从绝望中走出来,忐忑说明我们还在犹豫中,行情还在发展中。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8906042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