猥琐的自利让我们彼此踩踏

发表于  2015/01/05 10:30   约8分钟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一、

  2015年的第一个清晨,心情阴郁而沉重,完全不似窗外阳光明媚、碧空澄澈的天。

  新年第一天的明净清晨,本该大好的心情毁在我打开手机读到的第一条新闻和第一篇文章上——《上海外滩踩踏事故致35死43伤》以及《被踩住头发的国》。新闻无需赘述,而文章是这么写的:

  “从小到大,我讨厌过很多人。比如抄袭我文章的人、欠我钱不还的人、比我有钱有才高大帅气讨女生喜欢的人,等等。

  “但是我还从来没有恨过一个人,恨到想踩住他的头发。

  “最近新华社报道了一个事件:有一名执法者,他在粗暴地放倒了一个讨工钱的陌生女人后,不相信脚下的女人正在死去,觉得她“装死”,并踩住了她的头发。”

  这个讨薪的女人叫周秀云,事发当日即在山西太原的派出所“非正常死亡”。而踩住她头发的人则是一名民警。

  这两起“踩踏”看似毫不相关,却都引发了网民和大小V们对政府的谴责声浪。他们认为政府无能,没能防止或阻止这种本来可以避免的踩踏悲剧。

  但是,再坏的政府也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件。再追问下去:具体的“无能”发生在哪个环节上?如果我们能找到这两起事件的共同触发点,也就找到了问题的关键。

  为此,让我们回头梳理两起事件的发生机制。

  二、

  先说上海外滩的踩踏事件。政府安保人员的不足、没有采取必要的人流管制(包括交通管制),确实都是事件的形成原因之一,但并不是第一触发点。根本原因要从为什么会形成超量人流、为什么对冲人流会相持不下等问题的答案中寻找,因为,若没有这两种情况,也根本不需要安保人员和人流管制措施。

  为什么会有超量人流?因为绚丽的灯光秀。这个脱口而出的回答并没有点出问题的实质:灯光秀就那么值得现场一看,以至于明知人流已经超量,都还要源源源不断地涌入?人群中央的人(尤其是伤亡者附近的人)可以勉强用想退出但已经来不及之类的理由来回避这种质问,但其他人呢?

  我毫不怀疑,所有当时在场的人中,没有人希望意外发生。但所有心智健全的成年人都应该知道,过量的人流很可能引发踩踏。而两股人流后段的人,不可能没有意识到滞塞不动的人流已经过量,但为什么还要继续涌入?

  显然,他们是不想错过那场灯光秀。这不由得让人想到多起因商品打折而引发的踩踏事故。为了看灯光秀而引发的踩踏,与为了抢购一块打折的猪肉或一桶食用油而引发的踩踏,没有什么本质区别。尽管比起后者节省的那几个铜板,前者的雅好看起来逼格更高、更高大上。

  为了区区小利,就忽略可能置人于死地的踩踏风险。多么可鄙的人性,多么猥琐的自利!

  刑法上有一个名词叫间接故意——明知你的行为有可能导致对别人的伤害,但放纵自己的行为,尽管你并不主动追求对别人的伤害后果。这不是过失,而是间接故意。

  可以说,在踩踏事件发生之前,后入场的人都是凶手和帮凶,没有他们持续不断的涌入所传导的压力,就不会有踩踏事故的发生。

  我同事的女儿,在上海上大学,她当天也打算去外滩看灯。走到半路,看到人太多了,于是返回学校。而她的两个校友,因为很快要毕业并打算离开上海,所以不想错过这次灯秀。这两个小姑娘义无反顾地去了,结果就真的去了,永远留在了那里。

  再说对流人群中心区域的人——踩踏的伤亡者也在其中。他们固然可以辩解说:没想到有这么多的人,没想到和对面的人流对冲而相持不下。但无法争辩的是,他们之中有几乎一半的人走在本该留给对面人流通行的左侧。因为占住了左路,对面的人流无法通行,才形成了相持不下的塞人现象,就像我们公路上的塞车一样。他们难道不知道靠右通行的基本规则么?绝对不是。他们就是想快点通行,以便快点去看灯秀,于是占住了对方的路,导致了一场殊死的拼杀。

  在这起事件中,我们不能提前预知谁是受害者,但相当比例的人就是施暴者。“加塞”不排队的陋习保持了这么久,在此又故技重施——以前得逞了、获利了,但这次要全部还回去:或者要了别人的命,或者要了自己的命。

  为什么加塞儿?为什么不规规矩矩地排队?为什么要占人家的路通行?显然,还是因为那点猥琐的自利。

  三、

  回到踩踏讨薪女头发的事件。王民警为什么要踩住那个正在死去的可怜女人的头发?显然,他不相信她正在死去,以为她在“装死”。但没有死或“装死”的女人就该被踩住头发么?肯定不是这样。我相信,绝对不会有人命令他踩她的头发。他之所以这么做,或者是为了取乐,或者是为了发泄。取乐,是想看看那个“诈死”的女人被识破之后的窘相;发泄,是报复一下因女人和她丈夫的讨薪活动给自己带来的工作上的麻烦。而无论是取乐还是发泄,都是为了自己内心能够获得的那一丁点儿小小的快感。

  多么可鄙的人性。多么猥琐的自利。

  这两起事件都有着共同的触发点:可鄙的人性背后那种猥琐的自利——为了自己那一点小小的利益,罔顾他人。

  汉娜·阿伦特把普通德国人参与屠杀犹太的动机称作平庸之恶。而王民警和上海踩踏者的猥琐的自利,与德国人的平庸之恶并没什么两样,同属一丘之貉。套用孟子的句式:杀人以毒气室,与杀人以踩踏,有以异乎?答曰:无以异也。

  别忘了,德国人的平庸之恶针对的是他们眼中的外族,而我们的平庸之恶针对的却是自己的同胞。这让人难受得无以言表。

  四、

  若想彻底防止踩踏之类的悲剧发生,仅仅靠优化政府的资源配置还远远不够。毕竟,并没有那么多的公共资源来确保全国各地都能像北京或上海那样配备安保人员、改造公共设施,也不能确保在凡是有中国人扎堆的地方都配备中国式的安保服务。所以,最彻底的办法是反省我们每一个人的平庸之恶,改良我们的私德,重建我们的公德意识。为此,首要要学会的是排队和耐心。

  看过雾满拦江的《为什么中国人没教养》一文,写陈丹青的母亲回国后又急于赶回美国。老太太的解释是:“我走路上电梯、上车或是去医院,后面总有人用力推我。”我相信,那些排队时把别人往前推的人,在上海外滩也一定会推拥着身前的人向前冲,不管那是妇女、老人还是儿童。在所有的踩踏事件中,那些推拥别人前行的人,都是最直接的肇事者。没有他们,走不动的人可以停下,跌倒的人可以站起,即便人再多也不会发生踩踏。

  为什么中国人没教养?对于雾满拦江的发问,我的回答是:因为放不下那点儿猥琐的自利。

  五、

  其实,彼此踩踏的事件每天都发生在我们身边。受到踩踏的不一定是彼此的肢体或头发,但一定关乎彼此的权益和尊严,而且情况往往是,受害者换一个场合或时段可能会成为“踩踏”的施暴者,而反之施暴者也可能成为受害者。在一个踩踏的国度,受害者和施暴者的角色可以变换,但诱发踩踏的第一触发点永不改变——无不是那点儿猥琐的自利。

  猥琐的自利让我们“蛮拼的”,直拼到我们彼此践踏。

  上海踩踏事件发生后,太多的人在异口同声地指责政府。政府的不足固然需要批评,但不要以此作为我们拒绝自我反省的挡箭牌。政府的无能并不能掩盖当事者的平庸之恶,不能掩盖我们每一个人的猥琐的自利,不能掩盖我们很大一部分人的教养缺陷和公德悲剧。

  在这一事件中,游客私德的缺陷应该比政府的无能要承担更大的责任。如果说政府有无能的表现,我认为在于:没有教会它的人民保持基本的教养和秩序观念,甚至没有教会它的人民如何排队。但是,我们真的需要政府动用警力来教我们这些么?

  因此,我拒绝谴责政府——在我们每一个人做出深切的道德反省之前。

  为了表达我们的道德反省,我建议上海的民政机关或公益组织创建一个基金,用来对这次踩踏事件的受难者家属给以一定的经济抚慰,同时用以支持中国的公德教育。这个基金的本质是忏悔。我希望每一个当晚在外滩看灯光秀的人以及每一个曾经不遵守排队规则的人都能向这个基金捐款,以具体的行动,忏悔我们在公德和教养上的罪。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于新华网思客。

3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刘太刚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  3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猥琐的自利让我们彼此踩踏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猥琐的自利让我们彼此踩踏

彼此踩踏的事件每天都发生在我们身边。受到踩踏的不一定是彼此的肢体或头发,但一定关乎彼此的权益和尊严。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8795706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