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双号限行与短线思维

发表于  2014/12/10 16:53   约5分钟

(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上世纪的某段时间,美国黄石公园的红狐数量持续减少。为了拯救这种濒危的珍稀动物,当局决定在这一区域内赶走或消灭它们的天敌——狼。但在狼消失后的几年里,红狐的数量非但没有上升,反而减少得更快。

  为什么没了天敌以后,情况反而更糟糕呢?原来,狼不仅是红狐的天敌,更是鹿的天敌。当狼绝迹之后,鹿的种群就开始急速扩大,它们巨大的食量使作为红狐主要食物来源的某种树叶成为稀缺品,从而导致红狐食物匮乏,进而数量锐减。了解到这种因果关系之后,有关当局把狼重新引入到该地区来控制鹿的数量,并采取了别的保护措施,最终遏制了红狐数量持续下降的趋势。

  通过消灭狼来保护红狐的做法之所以失败,是因为有关当局犯了一个短线思维的决策错误:在二者的关系中,只看到了“狼是红狐的天敌”这一因果关系,并试图利用来控制狼的数量——这也是一种把网状因果简单化为线性因果、把长因果链截为短因果链的短线思维。在这种思维主导下做出的驱狼护狐决策,结果只能适得其反。

  从远说到近,当下热议的单双号限行的政策倾向,就是一个短线思维的标准范本。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倡导者只看到了单双号限行对治理雾霾和交通拥堵的积极作用这一小段线性因果链,而忽略了围绕限行、雾霾和拥堵这三个节点形成的复杂网状因果。从下列思维盲点中,我们不难看出被忽略的那些因果链。

  盲点一:单双号限行是对三千亿民财的强夺

  按官方统计,2013年底北京有私人汽车426.5万辆,比上一年增加19万辆。按照此增长速度,2014年底北京的私人汽车数量将达445.5万辆。以平均每辆汽车的购置成本13万元计算,总价值达5791.5亿元。如果单双号限行在北京全面推行,就意味着北京私家车主的汽车价值生生被夺走了一半以上。显然,支持限行的人看到了北京市民饱受雾霾和拥堵之痛,却忽略了市民在三千亿民财被强夺之后的锥心之痛。

  盲点二:单双号限行是一种超出地方权限的变相征收

  《立法法》第八条明确规定:“对非国有财产的征收”,“只能制定法律”。也就是说,即便单双号限行可以实施,但也只能由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通过法律来规定,而不能由地方法规或规章来规定。在此,支持限行的人看到了其对治理雾霾和拥堵的积极作用,却没有看到这种举措在法律精神上已经超出了北京市的权限。

  盲点三:单双号限行是一边治霾、一边致霾

  很多车主会不顾限行而出行,平时很少上路的车也可能被亲友或中介调动起来,以借用或租用的方式“激活”而上路。如果经济情况允许,单双号限行会使绝大多数1车家庭需要2辆车、2车家庭需要3辆或4辆车,进而使这些家庭的适龄成员都会涌入摇号池,最终会迫使政府增加发放更多的车牌。其结果就是,北京的机动车总量肯定会更快速地增长。

  按照以往的限行惯例,即使限行,也要留出几个小时的非限行时段。将来,在非限行时段,单双号车辆可能纷纷上路,导致大规模的低速行驶,同时也会使限行的治霾效果大打折扣。这样,受到上述方面因素的影响,限行的实际治霾效果至少会被“腰斩”一半,而且还可能出现明显的“边际效应递减”趋势——5年后效果降为零,就像当年北京市推出机动车轮换限行的政策结果一样。

  盲点四:单双号限行是短期治堵、长期致堵

  如果以治理雾霾为由实施单双号限行不成立,那么以治理交通拥堵为由来实施限行就更不成立。一方面,北京的交通拥堵还并不值得以强夺3000亿元民财为代价来解决——如果真的严重到了那种地步,应该从现在开始就停止发放新的机动车牌照;另一方面,单双号限行的治堵效果非常有限,甚至是一边治堵一边致堵。虽然短期内这会使交通拥堵情况有所缓解,但从长远来看,它必然会使北京的机动车保有量快速增长。

  这些增长的车辆,会使本来已经非常紧张的“停车难”问题更加严重,从而造成路上治堵、停车场致堵的后果。由于大多数家庭会选择单号牌照,那么单双号限行也可能形成双号治堵、单号致堵的现象。此外,单双号限行总要在每天留出若干小时的非限行时段,很容易造成限行时段治堵、非限行时段致堵的后果。

  这样,在单双号限行措施实施后的几年之内,其治堵效果可能还存在;但几年后,不仅治堵效果可能递减为零,其致堵效果也会呈现递增趋势,从而形成短期治堵、长期致堵的后果。

  对于机动车限行的实际后果,08奥运的单双号限行和后来轮换限行的教训非常深刻——正是这种短见的限行,使很多一车家庭被迫变成两车家庭,两车家庭则无奈升级为三车四车家庭,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后果。这几年中,北京的机动车保有量的增长速度远超上海,架桥修路等基础设施投入远超上海,雾霾和拥堵程度远超上海,市民因摇号屡屡不中的怨气更是远超上海,这种教训已经如此鲜活地摆在我们的面前。对此,居然还有人看不见吗?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于新华网思客。

1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刘太刚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  3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单双号限行与短线思维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单双号限行与短线思维

在狼消失后的几年里,红狐的数量非但没有上升,反而减少得更快。为什么没了天敌以后,情况反而更糟糕呢?这与近期被热议的单双号限行一样,都要从短线思维说起。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8694900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