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高仓健,是怀念那个不吵闹的时代

发表于  11/20 09:26   约4分钟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父母那个时代的男神高仓健走了,却让我有一种莫名的唏嘘。

  和大多数“80后”一样,我对高仓健的了解,主要通过陪父母一起观看高仓健出演的电影,像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国内风靡的《追捕》、《远山的呼唤》、《幸福的黄手帕》等。电影里的那个中年男人,有张如雕塑般严肃冷静的面庞,不苟言笑,性格坚忍却又有极强的执行力。即使隔着银幕和时空,仍然透着让人肃然起敬的硬汉风骨。

  我父母和他们的同龄人,不少是高仓健的粉丝。他们对“杜丘”喜爱或崇拜之余,更多是一种淡淡的敬重,没有任何夸张和煽情。那种偷窥式的满世界追星、歇斯底里地痛哭流泪、组建粉丝后援团、说些肉麻恶心的话,只属于这个男神经病时代。

  消费欲望的膨胀,在批量生产“男神”和“男神经病”的同时,也让“男神”的标准越来越变味,逼格越来越低。成为“男神”,可能因为有张清秀的脸蛋,身上有六块腹肌,或者性格孤僻怪诞、行为举止出位、话语尖酸刻薄。据称,不少经纪公司对旗下刚出名的小明星的要求是,见到粉丝向你招手时千万别去回应,“男神”越是保持装逼式的酷拽劲,就越能勾起粉丝的“贱客”心理和追逐欲望。

  而且,消费主义大潮汹涌而来,衣着考究、清秀俊俏、有点阴柔气和香水味的“男神”,似乎越来越受宠。日本的木村拓哉、韩国的李敏镐和EXO组合,玩的就是性别模糊、雌雄同体的杀伤力。

  在高仓健开始为国内观众熟知的年代,电视是当之无愧的主流媒体。电视媒体“中心化”的传播效能,将高仓健塑造成的代表正义的硬汉形象,深入人心,家喻户晓,几乎在所有观众心中达成共识。如今的互联网时代,看似将全世界不同地区的人们连为一体,也动辄有“全球同步首发”的炒作噱头,却在事实上将人们割裂成由兴趣爱好、审美需求、价值取向等区分开的小群体。《星际穿越》可能会在科幻迷群体中吵翻天,但在群外,不感兴趣的人则完全当此没发生。

  不过,比群体间互相隔膜更普遍的,是截然不同的差异化审美。试想一下,如果高仓健出道成名于我们这个时代,会产生怎样“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效果。有人会迷恋他大叔般的熟男气质,有人则讨厌他不近人情的脸孔,有人会为他的人格啧啧称赞,也有人会无聊地深挖他的情感和私生活。单一个体,多重消费,黑白混淆,在越来越多评判和审美的中间地带,顺带着党同伐异的互相攻击。

  高仓健最近一次出现在我们的银幕,是张艺谋的电影《千里走单骑》。片中他扮演的父亲高田冈一与儿子高田健一的关系一直不好,以至于健一在重病后都拒绝他前来探望。得知儿子之前想拍傩戏《千里走单骑》,他便只身来到云南完成儿子的心愿。据张艺谋介绍,在高仓健之前拍过的200多部电影里,他从来没有流泪,但在拍《千里走单骑》时却哭了好几次。相比现在越来越时髦、喜欢卖萌、到处游玩的的“爸爸们”,高仓健塑造的“父亲”角色虽然依旧板着脸孔,但冷峻的外表遮挡不住一颗柔软的心。

  怀念高仓健,其实也是怀念那个不怎么吵吵闹闹的时代。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于新华网思客。

4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赛文

媒体人 /  20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娱乐

娱乐是一场至死方休的盛宴,是一次次狂欢中的领悟。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怀念高仓健,是怀念那个不吵闹的时代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怀念高仓健,是怀念那个不吵闹的时代

过去人们对于“男神”,更多是一种淡淡的敬重,没有任何夸张和煽情。那种偷窥式的满世界追星、歇斯底里地痛哭,只属于这个时代。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8605078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