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爱丽丝[连载三]

发表于  2014/11/14 15:00   约11分钟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三、

  心中偶像的坍塌,就像一记闷棍砸向贝多芬的头顶。内心的绝望,比双耳失聪更令贝多芬痛不欲生。可恶的拿破仑不仅当上皇帝,而且公然撕毁了与奥地利的和约,用大炮轰塌了维也纳这座美丽的音乐之都的城墙。法军的入侵,再次使得贝多芬生活陷入左支右绌的窘迫境地。

  首先是因为波恩方面的断供,让贝多芬的生活无以为继。

  此前,贝多芬的恩师海顿大师(后来当法军大炮开始轰击维也纳时,七十七岁高龄的大师将自己反锁在室内,反复弹奏自己的《皇帝颂》,表示对野蛮入侵者的抗争和不屈,一直到去世)在伦敦旅行时,给波恩的选帝侯写了一封长信,详细介绍了贝多芬在维也纳学习取得的长足进步,并附上了贝多芬最新的五部作品,对他的前途和才华作出了高度的评价。最后,海顿要求选帝侯增加给贝多芬的供给,因为贝多芬不但欠了自己的学费,还很可能陷入高利贷者的手中。

  波恩方面倒是在一个月后给海顿大师回了信,但信中说,从贝多芬的作品来看,并没有发现贝多芬在维也纳有什么进步,因此贝多芬应当考虑回波恩工作。不久,选帝侯就停止了给贝多芬的薪水。

  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贝多芬为自己生活发愁的时候,在波恩的弟弟也病了。父母相继去世,两个弟弟一直靠贝多芬的薪水生活,选帝侯的釜底抽薪,如雪上加霜,把贝多芬逼到了生活的悬崖上。

  为了生存,贝多芬只好创作一些应景的作品来对付捉襟见肘的生活。他对自己的作品也不满意,但为了糊口也顾不得这么多了。“这些狗日的商人用打折的钱购买我的作品,我也只能用打折的作品来对付他们!”

  这时,几位皇室和贵族接管了维也纳的几座剧院,并成立了一个管委会。迫于生计的贝多芬向管委会写信,请求管委会定期向他提供资助,他则按期向管委会上交自己的作品,管委会果断拒绝了贝多芬的请求。

  这时,拿破仑的弟弟、威斯特伐利亚国王罗姆·拿破仑向贝多芬伸出了橄榄枝,邀请贝多芬担任他的王宫乐队队长,并承诺提供近四千弗洛林的年薪。

  恨屋也及乌。贝多芬当然不会去当他的狗屁乐队队长,而且也不会离开维也纳。但这是一个机会,像扼住命运的咽喉一样,他必须牢牢抓住每一个机会!

  贝多芬一方面四处宣称已经答应罗姆·拿破仑的邀请,说自己正希望有一支乐队来试演自己的作品,一方面又逢人便讲,只要有四千弗洛林的年薪,自己还是愿意留在维也纳的。

  人都是这样,宝贝在自己手中时不觉得它的珍贵。贝多芬在维也纳时,并没有什么人来关心他。现在贝多芬要离开了,维也纳立刻掀起了轩然大波。有人呼吁,贝多芬离去,不仅仅是维也纳的损失,更是维也纳的耻辱,一个连音乐大师都留不住的城市,还妄言什么音乐之都?

  贝多芬这一小计果然管用。几位大公和亲王联合起来和贝多芬签订了一份协议,只要贝多芬留下来,他们每年向贝多芬提供四千弗洛林。盛情难却,贝多芬就“勉为其难”地留在了维也纳。

  谁知好景不长,合同签订刚两个月,拿破仑的军队就兵临城下了。皇室和大公们纷纷出逃,到国外的到国外,到乡下的到乡下,谁也顾不上什么大师,什么音乐家了。贝多芬陷入了生活的困境,不得不四处告贷,连写谱的纸也得精打细算了。他的鞋上打满了补丁,连一件象样的演出服也没有。在利奇诺夫斯基亲王府上,贝多芬就完全是寄人篱下了。偶尔华尔斯坦伯爵也资助一点,但毕竟是杯水车薪,但好在利奇诺夫斯基亲王本人就是一个音乐发烧友,现在还对贝多芬敬若上宾。

四、

  随利奇诺夫斯基亲王一起来到郊外的的格雷兹后,贝多芬喜欢长时间在田野间散步。他对陪同他到格雷兹来的学生里斯说,只有在野外大自然中,自己的身心才感到舒适。由于贝多芬总在这条乡间的小道上散步,当地人就把这条小道命名为“贝多芬小道”(听上去好耳熟呀,我们南昌好象也有这么一条小道)。

  今天是圣诞节,跟往常一样,里斯陪午睡后的贝多芬到外面去散步。小道的尽头是一片竹林,贝多芬经常就坐在竹林里静静地遐想,他的很多作品也就是在这片摇曳的竹林中产生的灵感。

  当里斯陪贝多芬走近这竹林时,林子那边传来一阵悠扬的牧笛。

  “老师你听,是笛子!”里斯惊奇地向贝多芬欢呼。

  “你说什么?”

  “笛子!老师,有人在吹笛子!你听,就在竹林后面!”

  一脸茫然的贝多芬更加忧郁起来,里斯吓得不敢吭声了,他明白:老师的耳朵基本失聪了!

  天黑了下来,里斯陪贝多芬默默地回到了利奇诺夫斯基亲王的别墅。

  一座围墙,里外两重天。

  外面阴雨连绵,亲王府里面却是灯火辉煌。院子里仆人们进进出出,厨房里热气腾腾,贝多芬从维也纳来到这里,还没见过这么热闹的场面。由于自己的外套淋湿了,又没有衣服换,贝多芬径直走到壁炉前,在里斯的帮助下,烘烤自己的外衣。仆人费尼走了进来。

  “尊敬的主人,亲王陛下等您很久了,请您过去共进晚餐。”

  “我自己就在房间吃,叫他们送过来吧!”

  “尊敬的主人,亲王陛下请您和他的法国军官朋友一起共进晚餐。”

  “法国军官?谁说过我要同法国人吃饭?”

  “可是,亲王陛下一直都在等您!”

  “闭嘴!你给我滚出去,现在就出去!”

  听说贝多芬不想参加晚宴,利奇诺夫斯基亲王亲自过来请:“我亲爱的伙计,我们都在等您一起共进圣诞晚餐。”

  “可是,我没说过要和法国人一起吃饭!”

  “对不起,是我没有提前告诉您。今天是圣诞节,我请几位朋友来一起庆祝一下。”

  “我和他们法国人不是朋友,也没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那您给我一点面子吧,是我求您参加的。”

   架不住亲王的央求,也是为稻粱谋,贝多芬不得不作出让步:

  “我参加可以,但我不和法国人说话!”

  沉默是贝多芬惯用的鄙视手法。在晚宴上,贝多芬一言不发,埋头吃饭。

  席间,一名军官傲慢地问贝多芬,听说你会弹钢琴?

  贝多芬直想端起一盆菜汤浇在他的头顶,但最后还是忍住了。他几下就吃完,扔下刀叉回到自己的房间。

  晚饭后,利奇诺夫斯基亲王又过来。他请贝多芬为那帮军官弹奏钢琴,贝多芬怒不可遏:“谁答应过你我要和法国人吃饭?谁答应过你我要为他们演奏?我凭什么要为他们演奏?他们是你的朋友,你,奥利地的利奇诺夫斯基亲王,可以把入侵的法国人当朋友;我,德国人路德希·凡·贝多芬,做不到,他们不是我的朋友!”

  利奇诺夫斯基亲王哪里受到过如此无礼的冲撞,想到贝多芬的种种无礼行径,想到自己的母亲公爵夫人为了求他弹琴而下跪,亲王忍无可忍。

  “你以为你是谁?我供你吃,供你住,给你仆人,给你钱花,你也太无自知之明了!”

  从来没人对贝多芬如此大喊大叫,就是选帝侯也一直称“您”,贝多芬本来突出的双眼因为气愤而更加鼓出,本来棕红的脸庞更加发紫,双手颤抖的他操起一把椅子就向利奇诺夫斯基亲王头上砸去。

  好在费尼和里斯闻声跑了过来,利奇诺夫斯基亲王才躲过贝多芬致命的一击。

  “亲王!你之所以成为亲王,只是一个偶然,只是由于出身。而我,是靠自己才成为今天的我。过去有亲王,今后还有千百个亲王,但贝多芬只有一个!”

  贝多芬转身对里斯说:“走,我们现在就走!我必须离开这个肮脏的地方!”

  喊完,贝多芬就冲出门去,连自己的外套也顾不上穿。

五、

  贝多芬冲出门来,他自己也不知道该往哪里去,到维也纳这么多年了,自己还是举目无亲。但无论如何,今夜坚决要离开这个村庄,离开该死的利奇诺夫斯基亲王。

  在这个圣诞之夜,在格雷兹的风雪中,贝多芬跌跌撞撞地向村外奔去,嘴里不时发出一声吼叫,只有学生里斯紧紧跟在他的身后。

  就在出村口的一个拐角处,一盏昏暗的檐灯下,贝多芬看到一个小女孩也在寒风中颤抖着。

  谁在这样的夜晚还不回家?她也和自己一样无家可归么?贝多芬奇迹般地安静下来,迎着女孩走上前去。

  原来是爱丽丝,村庄里一个失去父母的小女孩,贝多芬认识,自己散步时经常遇到她赶着羊群从外面回来。爱丽丝也认出了这个住在亲王家、总爱到村外散步的聋子音乐家。

  “这么晚了,你为什么还不回家,爱丽丝?”

  爱丽丝的眼泪流了下来:“雷德尔老爹不行了,我到教堂去求牧师,他们谁都不来!”

  “牧师能帮你什么,爱丽丝?”

  “雷德尔老爹说他想见一眼大海和雪山,要不他的灵魂到不了天堂。可我没有钱,请不动牧师,他们不来为雷德尔老爹祷告。”

  “外面这么冷,你还是回去吧。”

  “我不敢回去,我没有请到牧师,我怕见到雷德尔老爹。”

  贝多芬想了一想,对小女孩说:“你带我去见雷德尔老爹吧,爱丽丝,我能帮你。”

  尽管爱丽丝不信,但也没有别的办法,她只好带贝多芬来到雷德尔老爹家中。

  壁炉里没有生火,豆大的火苗幽灵般在床头的油灯上跳跃。雷德尔老爹就躺在床上,失神的目光望着阁楼上垂下的十字架,只有微微起伏的棉被还表明他的灵魂还没有离开。

  贝多芬一言不发,径直走到了屋角。那里,放着一架长年没有人动过的钢琴。

  用衣袖轻轻拂去琴盖上的灰尘,贝多芬掀开了琴盖,冻僵的手指在琴键上击出几个音符。

  雷德尔老爹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咕噜,头也向这边歪了一歪。

  爱丽丝搬来一把破椅子,贝多芬坐下,十指在琴键上舞动起来。

  简直是神了!雷德尔老爹的手抖了一下,爱丽丝赶紧走了过去。

  “孩子,你听,是大海,是大海的波浪。我看到了大海,我看到了波浪和帆船。”

  泪水从雷德尔老爹混浊的双眼慢慢流出,也从贝多芬的双眼涌出。

  琴声越来越激越,越来越高昂,像大海掀起了巨浪,像雪山刮起了风暴。贝多芬的眼泪,也如春天莱茵河的洪水,再也关不住闸门。

  在这个风雨交加的圣诞夜晚,在维也纳郊外格雷兹小村,在奄奄一息的雷德尔老爹床前,贝多芬想起了自己病死的母亲和父亲,想起了远在波恩生病的弟弟,想起了刚才自己砸向利奇诺夫斯基亲王头上的椅子。啊,命运,你是如此的捉弄人!我要紧紧扼住你的咽喉,你休想使我屈服!

  我创作,我为了什么而创作?我创作,是为了使穷人看到光明的前景,是为了爱丽丝不在寒风中颤抖,是为了雷德尔老爹不在地狱门前徘徊。贝多芬沉浸在自己的愤怒中,双手像锤子般砸向琴键。

  慢慢地,慢慢地,贝多芬的泪水停了,他的琴声停了,雷德尔老爹也安详地合上了双眼,笑意还挂在他没有僵硬的嘴角。

  爱丽丝,这位善良的姑娘,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声音,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贝多芬站了起来,摸了摸爱丽丝的头发,又一言不发地走进了黑夜。

尾声

  两年后,贝多芬想起了这个夜晚,想起了在雷德尔老爹床前放声痛哭的爱丽丝,他把当时弹奏的乐曲记了下来,并把它命名为——

  《致爱丽丝》。

  (全文完)

  致爱丽丝[连载一]

  致爱丽丝[连载二]

  致爱丽丝[连载三]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于新华网思客。

3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谭玉平

资深媒体人 /  36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文化

用文化拓展生命的深度,推动智慧和审美的交流,寻找文化大师。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致爱丽丝[连载三]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致爱丽丝[连载三]

我创作,我为了什么而创作?我创作,是为了使穷人看到光明的前景,是为了爱丽丝不在寒风中颤抖,是为了雷德尔老爹不在地狱门前徘徊。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8578924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