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产业压制是解决经济增长的头等大事

发表于  2014/10/14 17:27   约7分钟

  为何很多国家浪费大量时间就是发展不起来,而有的国家却可以迅速崛起?宏观经济管理到底应该遵循什么原则,促进经济增长的捷径与窍门又是什么?这是很多人都在考虑的问题。如果不深入研究经济结构,而只是盲目地进行抽象的哲学式讨论,必然徒劳无功,找不到答案。

  笔者对此思考的结果是:不同产业部门之间存在着投资压制,经济中各个行业不是“并排前进”的,而是“列队行进”的。有的行业是排头,处于队首,有的行业处于队中,有的行业却处于队尾,排头行业如果不率先发展,那队中和队尾的行业就无从发展。这种位于队首的排头产业对其他产业投资的影响,我们将其称为“产业压制”。去除行业压制,经济才会更有效率,进行经济规划和经济管理必须认识到这一点。

  仅仅强调“自由”是一种错误,也是一种误导。自由的好处无非是竞争,是优胜劣汰,但自由并不是经济管理的全部,竞争也不是促进经济发展的唯一方法,除了竞争与合作,经济中还存在着分工。这三者之中无论哪一者,都不能形象而全面地把握不同行业间的关系。竞争强调的是同质性,却忽略了不同产业部门之间的差异;合作强调的是互补性,虽然认识到了差异,却不足以完全概括各种产业的特点;分工强调的是独立性和相互不可替代性,但也仅仅是指出了不同行业各自某一方面的特征。假设不同产业部门既为并行,又相互独立,是提出竞争、合作与分工的前提和基础。

  但事实往往不是这样。比如棉农和纺织厂,或石油公司和炼油厂,各自之间既不存在竞争,也非合作,也不完全是分工,而是一种“上下游”的连续性的关系。做实业的人都非常清楚,上游行业如果发展不起来,下游行业就无法发展。如果没有棉花,纺织行业就无法发展;如果没有森林,木材行业就无法发展;如果没有钢铁和塑料行业,很多其他行业也就同样发展不起来。但对产业之间这种关系的研究,很少进入经济学家的研究视野,特别是发展经济学家。

  如果以这种“上下游”关系为研究基础,那传统的发展经济学很多都是错误的,比如“大推动理论”。大推动理论是均衡发展理论中具有代表性的理论,它是英国著名的发展经济学家罗森斯坦•罗丹(P.N.Rosenstein-rodan)于1943年提出来的。该理论的核心是在发展中国家或地区对国民经济的各个部门同时进行大规模投资,以促进这些部门的平均增长,从而推动整个国民经济的高速增长和全面发展。当有了我们上面的分析之后,“大推动理论”的错误就变得非常明显。

  首先,政府的精力是有限的,可调动的资本也是有限的,政府只能将其有限的精力投入到最正确的有限领域,所以全方位的“大推动”根本就不现实。其次,不同的产业根本不需要同时进行“大推动”,比如在一些后发国家,传统产业面临的核心问题已经不再是技术,而是一些上游产业的产物。有了棉花、粮食、石油和钢铁,棉纺工业、食品工业、炼油行业和机械行业自然就能发展起来,即使存在其他方面的困难,也能通过引进和利用外部资金和技术来解决。但如果粮食供应不足,食品深加工业自然无法发展,更不可能有多余的耕地来种植棉花,纺织工业就发展不起来——而食品和纺织正是典型的轻工业,如果这两者都无法发展,更何谈重工业呢?

  轻工业和重工业之间,也存在着压制关系。一个国家的人民如果还吃不饱穿不暖,也就不会去买电器和汽车。很多发展中国家往往就没有解决好这些最基础的问题,因为他们的政府不具备相应的能力。

  农业属于典型的排头行业,发展农业离不开水利和化肥,而兴修水利又是大型工程,私人很难做到,而在多党制的发展中国家,政府又毫无权威性可言,几乎不具备兴修大型水利的动员能力。有了水以后,还需要化肥,这是私人可以发展的产业,但因为如果水利问题解决不了,化肥的需求量就有限,相关产业自然也发展不起来,更何况是下游的重工业?

  中国在改革开放后发展得比较好,主要得益于在改革开放前(计划经济时代)就解决了水的问题,之后又引进了大量的化肥生产设备,这才解决了中国人的吃饭问题。

  所以,轻工业会对重工业形成压制,农业、石油等行业又会对其他几乎所有行业形成压制。此外,投资会对消费形成压制,公共投资又会对私人投资产生压制。

  消费是人的本能,根本无需开发,只要市场上有了商品,人们手中有了钱,自然就会产生消费行为。并且,商品又比钱更重要,因为收入的分配毕竟不平均,但只要有商品,就总会有富人先买,反之则无法形成消费。商品的产生必须依靠投资,这就是投资对消费的压制。

  公共投资也会对私人投资产生压制。最简单的一个例子,如果政府对道路建设的投资不足,那汽车行业与运输行业就发展不起来,从而影响其他所有的产业发展——毕竟,没有哪个行业不需要运输。在很多书斋经济学家或是模型经济学家看来,农村修建公路的举措只是对农民的一种补贴照顾,事实上根据我的观察,它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大大超出我们的想象,用“革命”一词来形容绝不为过。

  农村公路至少在两方面产生了重大影响。一是中国产业转移,二是拓展消费市场。

  中国以前的工业主要集中在沿海,原材料通过海陆运输而来,生产的产品又直接往运往海外,对本国交通的依赖程度很低。后来,产业要内迁,公路就变得特别重要,尤其是农村公路。这几年,中国内陆地区的农村公路发展得非常快,很多在厂区附近居住的工人可以使用自备的交通工具往返,企业不必提供住宿;而在珠三角的工厂,还不得不保留着宿舍和食堂的“标准配置”。如果没有农村公路,工厂吸收附近劳动力的过程就不会如此顺利。土路最多能辐射周围五公里的人群,而农村公路则可以辐射十公里以上。

  农村公路还刺激了汽车市场的消费。在农村,一辆普通汽车几万元,绝大部分农民都还负担得起。根据观察,中国农村的汽车保有量基本不比城市低,在部分地区甚至比城市还高,这几年汽车产业的喷薄式发展,很大程度就是由于农村对汽车的需求。

  由上可知,去除产业压制,简直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头等大事。作为后发国家,我们从来就不缺乏经济动力,但是要尽量避免这种动力被某一部门的发展不足所压制。发展要有先有后,有轻重缓急,我们必须优先发展那些位于上游的行业,其他的行业就会自然而然地跟着发展起来。我们也从来没有将发展酒店和旅游业作为战略决策,但是这些下游行业不也红红火火吗?正是因为它们都处于产业末端啊。

  我反对盲目推崇企业家精神,企业家精神归根结底是人的贪欲,任何国家都会诞生企业家,即使像印度这样的佛教国家也是如此。与其过于强调企业家精神,还不如为企业的发展创造一个好的投资环境,这才是政府应该关心的问题。至于具体做法,就是将有限的精力和资源用于去除产业压制,这才是唯物主义。如果不为企业创造投资基础,而盲目地一味鼓吹企业家精神,那是不靠谱的。这也正是正统经济学与奥地利学派的区别。

  版权声明:本文由作者授权新华网思客独家发布,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于新华网思客。

2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高连奎

英国牛津大学东西方战略研究中心顾问 /  18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财经

更加轻松、好看、有用、时尚的财经资讯及全球金融市场行情。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破除产业压制是解决经济增长的头等大事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破除产业压制是解决经济增长的头等大事

仅仅强调“自由”是一种错误,也是一种误导。自由的好处无非是竞争,是优胜劣汰,但自由并不是经济管理的全部,竞争也不是促进经济发展的唯一方法.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8463707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