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为凶犯做传?要为暴力叫好? ——谈凶犯“列传”现象

发表于  2014/09/12 18:09   约6分钟



  哈尔滨延寿县看守所“9•2”脱逃案最后一名犯罪嫌疑人高玉伦,在延寿县青川乡被公安机关抓获。很快,微信出现了《朋友圈对高玉伦的惊世评价!》一文:“已被判死刑,杀了一个渎职的警察,让两个腐败的看守所领导入狱揭开了看守所以及监狱系统的黑幕,推动了司法改革的进程,抽了香烟喝了白酒,吃了月饼过了中秋,检验了一个整编师的警察,打破了逃不了十五的神话,上了让汪疯朝思暮想的头条,最后给自己的儿子儿媳多留了15万。高玉伦,让自身的个人价值和社会价值最大化,一路走好。”更为惊人的是,这篇文章很快点击超过十万,“点赞”将近2000。


  很快,另一篇篇幅更长的《史记·玉伦本纪》也在网上和微信中流传:“高哥玉伦者,辽东奉天人也,世代务农,太祖16年生,小名伦儿,幼年善奔跑……酒后勇猛异常,三力士不能与之搏……伦拔刀,得月立毙……伦勇,腕有千斤力,遂扼段项,段死,三人穿皂隶衣,鱼贯大门而出……”。


  经常上网的人,对这样的文体并不陌生,当年夏俊峰致城管两死一重伤,杨佳袭警至六死五伤,网上均出现过类似的传记。如“夏俊峰者,奉天人也,家贫,以贩摊为事……遂挺刀自卫,匹夫一怒,血溅五步,伏尸二具。既出,自报官。竟至斩立决”。而“杨佳列传”甚至出现了十八个版本,无不是夸赞杨佳“幼年温顺,为人孝顺”,遭遇“恶官凶吏”,一怒之下成为“义士”。


  这类“列传”在网上迅速创作、大量传播,大约和网络舆论场的一些特征有关:


  一是戏剧化、娱乐化的“选择性”传播。互联网是信息的汪洋,只有充满紧张的悬念、矛盾、冲突、骤变,富有戏剧性的内容才容易引人注目,也是一些人潜意识中“期盼”看到的。每有大事大案发生,一些人甚至会在头脑中进行演绎幻化出更丰富场景,如有传言称高玉伦有七年当侦察兵经历,做过律师,喜欢打猎云云,与施瓦辛格都有一拼了。越狱之后,许多人从开始的震惊,到全民从专业角度推测嫌疑位置(和两起马航事件何其相似),像是全民围观的另一场真人秀。而用史记的“列传”形式来书写“剧本”,文本上更为奇峻和炫耀,内容往往生动描绘凶犯幼年形象,情感生活,冲突场景,再配上充满历史深度和道义感的点评,读来难免“畅快淋漓”。


  二是社会心态和社会情绪“弱势必定正义”已成为许多人的道德观。一些知名大V声明“在鸡蛋与墙之间,永远站在鸡蛋一方”时,似乎头顶上有闪闪光环。此外,一些人对个人处境或社会矛盾不满,积蕴了情绪。由此,在许多矛盾冲突中,“不问是非只问强弱”成为网络舆论的重要特征:只要是民,是“弱势群体”,就代表正义;只要是官,是相对的强势群体,就代表非正义。其背后更深的因素,或许是担心自己在某个场景下也成为“弱者”。也有学者认为,类似民粹倾向,是对精英治理、参与不足的一种反动。


  三是媒体因素也很值得关注。一些媒体没有成为社会情绪的“压舱石”,反而推波助澜。这恐怕不是情绪和能力问题,而是“点击率至上”驱动下的理性、商业化行为。如李希光所言,网媒三功能:解惑、解闷、解气,现在某种程度上第一个在弱化,后两个在强化,原因就是利益驱动,什么有市场,就消费什么,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如此,民粹主义也如此。


  但是,这种“杀人情有可愿”、“杀人被逼无奈”、“敢杀人是条汉子”的舆论浪潮很危险,社会上每一个善良的人都可能成为受害者。这一点,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意识到。


  这些列传和叫好者,缺少了什么呢?从理性角度看,是对事实和法治的尊重。洋洋洒洒的“列传”往往突出凶犯的悲情,淡化凶犯的问题和法治的尊严。前述几个案件中,因高玉伦、杨佳、夏俊峰而死伤的村民、狱警、警察、城管,看不出做错了什么以至于是死罪。即使是死罪,出要经过严格的法律侦查、质证、庭辩等程序才能保证正义“以应有的形式实现”,不应私设公堂、动用私刑。从感性角度看,“列传”突出凶犯的“激情”、“人性”,淡化受害者及其家庭的巨大悲痛,淡化对社会的危害,缺少必要的、更为全面和宏观同情。


  以高玉伦越狱为例,朋友圈的“惊世评价”漏洞百出。狱警未必“渎职”,从录像上看,倒是对犯人还比较友好信任;至于杀警出逃,本意肯定是想博个侥幸活命,非说成是为了“揭开看守所黑幕,推动司法改革进程,检验警力”,理由过于高大上;至于将“抽烟喝酒,吃月饼过中秋,上头条,给后人留15万”定性为“实现自身个人价值和社会价值最大化”,难道要青少年去学习这样的人吗?难道有人希望这样的人是自己的朋友或同事吗?


  上述这些内容,看起来似乎是废话,但是许多人的转发、点赞、评论,看上去不是开玩笑。如果说杨佳、夏俊峰作为曾经的“弱势”群体,其冲动还有些许缘由的话,高玉伦这个因争吵就尾随村民一刀捅死的人,这个杀狱警时看不出一丝紧张和内疚的人,为何也要仰视、英雄化、诗意化?或许,这正是从杨佳和夏俊峰案开始出现的社会情绪和文风的惯性。从传播上看,微博时代一个帖子传播广泛但交锋往往也激烈,而在微信时代,只有感兴趣的人分散转发,缺乏集中的批驳,这种“单兴趣群体”造成的信息过载,对社会心理影响几何,如何纠偏,怕是另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


  对于政府来说,要重视“美化暴力”、“借机泄愤”的现象,要注意到传播中的扭曲和放大,借助各种力量放大理性的声音、约束极端言论、惩罚违法违规行为,同时还要注意到这一现象背后的社会情绪,下大力气推进公平正义,行釜底抽薪之策。对于网民,应当意识到理性对个人和社会都是有利的,努力增强理性思考能力和媒介素养,尊重事实、尊重法治、兼听则明,不做网络浪潮的应声虫。

1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白客

资深媒体人 /  14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要为凶犯做传?要为暴力叫好? ——谈凶犯“列传”现象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要为凶犯做传?要为暴力叫好? ——谈凶犯“列传”现象

这个因争吵就尾随村民一刀捅死的人,这个杀狱警时看不出一丝紧张和内疚的人,舆论为何也要仰视、英雄化、诗意化?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8340299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