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财富观

发表于  2014/09/03 14:17   约13分钟


  财富使人荣耀,思想使人尊严。我做了近二十年的农民,当了十多年的工人,三十岁读初中,五十四岁才获得博士文凭,成为一名博士生导师,实现了我的教师梦。我所处的时代和我的经历决定了我不可能直接创造物质财富,成不了富商,也不可能给别人更多的金钱资助。但我追求着思想财富的创造和传承,努力帮助别人产生思想。    

  谈财富问题,我的话语权不多,谈资更少,但也有一些思考。我认为,财富传承和创造是以人为主体发现财富,创造财富,消费财富,传承财富,发展生命、生存和生活,实现人的价值的社会活动过程。所以,我从发现财富,传承财富、创造财富和“三生”财富四个方面谈谈我对财富的基本观点。    

  首先谈谈发现财富。财富是什么?我认为,财富是人类在不同的社会形态中维持和发展自身生命、生存、生活物质和精神要素,以及这些要素在生命、生存、生活中相互联系、相互作用所产生的相互关系和过程的统称。简言之,就是人们在维持和发展生命、生存、生活过程中所创造的物质和精神财富,及其创造过程中所形成的相互关系。从这样的财富观来考察,人类社会活动无非是以人为主体,将资源转化为财富,实现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过程而已。也就是,人类将自然资源、人文资源、人力资源转化为物质财富、文化财富、精神财富,实现人类自由发展和文明进步的过程。    

  这样我们会发现财富有四个基本特性:一是人本性;二是创造性;三是社会性;四是政治性。    

  所谓人本性,是指财富创造和消费的主体是人,过程是人,目的也是人。财富本身是手段,是发展人和实现人的价值的手段。财富价值是人的价值的外化。人的高贵不在于你占有和消费多少财富,而在于你为社会创造了多少财富。但现实社会中,人创造了财富,却被财富异化,异化为物,异化为金钱,人成为金钱的奴隶,以财富占有和奢侈消费炫耀和评价自己的身份,这是对财富人本性质的扭曲。    

  所谓创造性,是讲真正的财富是人创造财富的能力。人生来是创造的,要么创造,要么死亡。财富是人的创造能力的体现,每一个人都有创造财富的能力。每一个人的消费总是有限的,但人的财富创造是无限的。社会精英,特别是一些大企业家身上有创造财富的特质和魅力。比如说,思想家、哲学家、政治家、经济学家、科学家、企业家为社会创造了更多的财富和做出了更大的贡献。    

  所谓社会性,是说财富创造是社会活动过程,任何人创造财富都不是个人独立所为,而是在一定的时代背景中依靠社会力量进行的创造活动。正因为这样,个人和家族财富最终要转为社会财富,肩负社会责任,才能实现财富的最大价值。“我的财富取之于民众,应用回到民众。”邵逸夫先生这样说也这样做了,他建立的邵逸夫基金会在他生前(截止2013年)向内地赠款金额近47.5亿港元,建设各类教育项目6013个。这充分体现了财富的社会性和家族企业的社会责任感。    

  所谓政治性,是指财富创造和传承不是孤立的经济行为,也是政治活动。人是政治动物,任何人不可能远离政治。我们不要把政治始终是看做政治精英的活动,是教科书里面抽象的概念。其实,每个人都是政治活动者,政治就在油盐柴米和吃穿住行之中,每一个人的生活里都充满着政治。家族企业的财富创造和传承更充满着政治。要了解政治,亲近政治,充分利用政治资源来发展企业,但又要有清醒的政治和经济头脑,与政治保持一定距离而产生“距离美”。不要被政治裹挟,不要扮演官不官、商不商的角色,不要去追求做“红顶商人”,刻意去追求做什么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更不能官商勾结,傍大官,害社会,害自己。大到历史上秦朝宰相吕不韦,小到现实中的四川巨商刘汉、刘维,都为我们提供了深刻教训。作为有战略眼光和智慧的企业家一定要进行理性修炼,坚守法律,用好法规,发展事业,保护自己。不要有太多的制度投机的心理和行为,否则家族事业和财富一夜之间将化为乌有。所以,我所谈的发现财富,就是要去发现和认识财富的本质和特性,这对财富的创造和传承应该有着十分重要的现实指导意义。    

  第二,谈谈传承财富。我这里谈的传承财富主要是指家族的代际财富传承。人的成功不是取决于起点或终点,而是取决于转折点。一样的道理,家族企业最终的成功不是取决于起点和终点,而是取决于传承点。财富传承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在中国更没有成功案例所借鉴。“富不过三代”的命运不断的降临创造财富的家族身上,大凡家族企业都逃脱不了创造、继承、毁灭的命运,那怕是在现代发达国家美国,家族企业第二代也只能有30%的存在,第四代有12%,四代后只剩下3%。    

  怎样实现财富的顺利传承和事业的持续发展?我们认为应从四个方面传承财富:一是价值传承;二是事业传承;三是体制传承;四是资产转化传承。    

  所谓价值传承,就是家族的价值观和企业的价值观的传承。物质财富价值是人的价值的外化,承载着是家族和企业思想、文化、精神。日本金刚组(日本建筑公司)成就了千年“老字号”的神话,其第32代金刚八郎在“遗言书”中立的家训∶“勤勉、戒醉、慎行、为人”,为金刚家族在企业的发展中明确了方向。比尔•盖茨运用的管理价值观既不是美国的个人主义,也不是日本的共识主义,而是独树一帜的达尔文主义——适者生存,使微软在竞争中创新发展。世界上唯一的不劳而获的只能是贫穷,唯一的无中生有的只能是做梦。    

  所谓事业传承,包括资产、产业、技术、管理和市场等方面的传承。事业传承的主体是人,传的是人,承的也是人。要注重子女的教育,提高子女的素质。培养和选择有信仰、兴趣、秉性、激情、理性和意志力的子女接班,这样的子女不但有正确的人生价值和财富价值观,也要有驾驭和创造财富的能力和动力。由伦敦经济学院经济表现中心与麦肯锡公司历时五年完成的研究结果显示,“如果你想毁掉你的家族企业,就把它交给你的长子吧”。也就是说,不能按封建世袭制的方式盲目的把事业传承给长子,要把家族事业传承给能创新事业的子女。事业传承的一个重要方面是财富的传承,应该像做投资组合那样做一个财产组合,一部分财产以财产信托的方式固定下来,另一部分保留在持续经营的企业中,这样可以两种途径保证财富的传承,并可以根据子女的实际能力决定他们在企业当中位置,是直接参与经营,还是仅仅作为股东拿分红。    

  所谓体制传承,就是要为财富传承和创造进行体制设计和安排。建立和传承促进财富保值、增值的管理体制、分配体制、创新体制等。在中国当下对家族企业最为必要的是进行现代企业体制的建设,实行企业法人治理结构,促进企业的民主、科学和依法管理。马云在阿里巴巴只有10%左右的股权。他认为公司要股权分离,管理和控制一家公司是靠智慧、胸怀和眼光。具体到财产的传承中,运用信托体制能保障财产传承的独立性、稳定性、责任性和安全性。从国家层面讲,要进一步建立和完善财产保护法和遗产税等法律法规。为家族财产的传承提供法制保障,使财产拥有者有生命和财产安全感。    

  所谓资产转化传承,是将企业的实业资产转化为社会人文资源,特别是转化为教育资源,提升和扩大资产价值量,增强企业的影响力和生命力。如比尔•盖茨基金会所做的慈善事业,邵逸夫先生投资教育事业等。股神巴菲特把自己资产的85%,370多亿美元捐给比尔盖茨基金会做慈善事业。留给子女的财富是四个字“做你自己”。他说:“钱找人胜过人找钱,要懂得钱为你工作,而不是你为钱工作。”我理解巴菲特说的钱为你工作,就是要使钱的价值通过人在更宽广的领域得以实现。潘石屹向哈佛大学捐资近亿元,引起一些争议,但我觉得爱心无国界,他把实业资本转化一点为教育资源,去培养世界公民,很有意义。  

  第三,再谈谈创造财富。怎样创造财富?从不同的视角去解读会有不同的观点,我从财富创造的价值观和宏观方法论上谈三点看法:一是践行财富创造的共生价值;二是增长财富创造的智慧;三是遵循财富创造的规则。    

  所谓共生价值,就是共同生存和发展的价值。我把它称为财富创造的灵魂,财富传承的DNA。在经济全球化不断发展的今天,任何一个企业都是世界的经济细胞,都是财富创造的市场主体;在信息化将圆的地球变成平的世界的今天,每一个企业家都是世界村村民。财富的创造都离不开国际国内两个市场和社会各个方面所提供的创造社会财富的源泉。这就需要家族企业以开放的胸襟和广阔的眼界践行财富创造的共生价值。就是践行自由、民主、平等、人权、公正、诚信、竞争、法治、生态、幸福的价值观。用这样的价值观来建构自己的人生信仰和事业追求;用这样的价值观来凝聚创造财富的自然和社会资源;用这样的价值观来增强企业和员工的凝聚力、忠诚力和创造力。不少家族企业掌门人会热衷于“商场兵法”、“企业厚黑学”,对“权谋文化”感兴趣,这种权谋企业理念是很可怕的,它不但导致其他企业的毁灭,也埋葬了自己的企业。    

  智慧是永恒的财富。我认为,创造财富必须要有相应的智慧,即:创新思维、创业激情、理性责任、强意志力和灵商。所谓创新思维主要是水平线思维和互联网思维,是与垂直思维相对应思维方式,垂直思维按照父辈创造财富的思维方式一直向深处延伸,就像打一个洞一直往里面走,越走越深,会越走越黑;而水平思维是选择不同地方多打几个洞,创造新的产业、新的产品,实现新的财富创造目标。信息化时代创业必须培养互联网思维,主要是整体型和速度型思维,善于整体系统的思考企业发展的战略和策略,提高对市场的敏感度,以不变应万变,以“快鱼吃慢鱼”的思维方式应对瞬息万变的市场,始终把握市场主动权。格外要强调的是,意志力是成就事业的不竭动力。比尔盖茨曾说过:“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使你倒下,如果你自己的信念还站立的话。”我们在褚时健的身上也能够看到强意志力在创造财富中的作用。当他从人生的山顶跌落到谷底,却凭借其反弹力书写了他80多岁的另一部人生创业史。    

  所谓遵循财富创造的规则,主要是遵循市场规则和社会规则。智慧一旦离开规则,就成为狂奔的野马,无理性的践踏财富。要建立健全现代企业制度,加强企业利益管理、远景管理和价值管理,充分发掘和利用制度资源创造财富。从国家层面来讲,要深化市场取向的经济体制改革,大力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建立健全市场规则,发展名副其实的市场经济,提高中国市场经济的法制水平和诚信度,为财富创造提供制度保障。中国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仅2.5年,集团企业的平均寿命仅7至8年,与欧美企业平均40年相比相距甚远,因此,在中国依法建立财富创造和传承的社会规则和市场规则显得尤为重要。    

  第四,最后讲讲“三生”财富,即生命、生存和生活的财富。    

  人生是生命的旅行过程,就是从生命到生存到生活再到生命的循环过程。生命本无意义,是因为事业赋予生命意义,是因为财富体现人生价值。生命、生存和生活是财富创造和传承的起点,也是终点,更是过程。现实中,不少成功的家族企业不断增加物质财富,但精神财富却裹足不前,使财富变成了没有灵魂的物质财富。这不光是家族企业的问题,更是全社会的问题。究其原因,还是在教育。中国的教育,不管是家庭教育、学校教育还是社会教育,由于缺乏人性启蒙教育而不断丧失文明、宽容与理性,人们没有信仰,没有诚信,不讲法治,更没有对生命的尊重。在中国非常有必要通过生命、生存和生活教育进行人性启蒙教育,彰显真、善、美的人性光辉。只有当家族财富转化为生命财富、生存财富和生活财富,才能实现和发展家族财富的真正价值。    

  “富而不贵,贵而不富”的古训并不适应现代财富传承观,更不适应现代家族企业创业观。现代家族企业追求的应该是既富又贵,不但创造和传承物质财富,更要培养高贵的灵魂、高贵的企业、高贵的家庭,为社会创造和传承更多的精神财富。这就需要家族企业家们去发现财富的本质和特性,将价值传承、事业传承、制度传承、资产转化传承融为一体,富有创新思维,创业激情、理性责任和强意志力的财富创造智慧,将家族财富转化为生命财富、生存财富、生活财富,才能使财富传承达到理想目的!

17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38797 次阅读    6 次回应

专家

罗崇敏

云南省人民政府参事、原云南省教育厅厅长 /  2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文化

用文化拓展生命的深度,推动智慧和审美的交流,寻找文化大师。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我的财富观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我的财富观

“富而不贵,贵而不富”的古训并不适应现代财富传承观,现代家族企业追求的应该是既富又贵,不但创造和传承物质财富,更要培养高贵的企业和灵魂。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8308769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