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顿饭,高原老兵等了十年

发表于  2014/08/01 15:51   约3分钟


  当兵的前十年,老罗只回了一趟家。

  老罗不是卖手机那个,也根本不会耍贫。我认识老罗的时候,他已经在海拔五千米的青藏高原最腹地干了20年兽医。

  老罗照料着骑兵连的一百多匹军马,不过在过去的这些年里,不仅军马的事归他,牧民的马生病了也找他,妻儿老少生病了找他,甚至女人生孩子也找他。你们别笑,在他所属的地方,看似缺少幽默细胞的老罗是最不可或缺的人之一了。

  老罗要回家前,兴奋得像个孩子。他揣好了假条,从营门旁的哨兵身边走过时,他觉得哨兵的脸上似乎都在羡慕地笑着。

  老罗搭上了去果洛县的车,因为只有那里才有去往省城的班车。那时,果洛一周有三趟往返西宁的长途汽车,老罗在果洛等了一天,坐上了车,在高原国道上又颠簸了两天一夜,来到了省城西宁。

  那时铁路上跑得还是绿皮火车,也没有网络售票一说。老罗在西宁火车站排了三天队,终于买到了一张前往郑州的火车票。但几天的铁路颠簸还不足以让老罗到家。他要在郑州继续排队买火车票,去山东老家的县城,然后老罗坐上突突突的三轮机动车,到了老家的村口。

  十年没有回家的游子,现在回到了家。他的父亲早早地就等在了那,他和老罗的说的第一句话是:

  “儿子,你们部队来电报了,让你赶紧回去。”

  这时老罗已经是一个十年军龄的老兵。老兵老罗跟着父亲一路回家,进了家门,看见满桌比过年、办酒还要丰盛的饭菜,和坐在一旁落泪的母亲。老罗连头都不敢抬,他甚至不敢正眼看一眼十年未见的爹娘。因为再多看一眼,他就要流下泪来。

  直到吃完饭,他依然不敢说话,不敢回头,又踏上了返程的道路。他将再一次经历前面已经描述过的旅程,老罗要在那个铁路还没有提速的年代,再一次几乎横穿他祖国的土地,和生养他的故乡和父母,再次后会无期。

  虽然现在已经过去多年,我始终记得老罗回家的那条路。

  “八一从来不是一个节日,我所认识并认同的这支军队,没有节日。军人枕戈待旦,在边疆哨位,在远洋辽阔,在长空万里,无分昼夜,唯有警惕警醒,何来节日?”

  这是去年我曾说过的话,因此今天我也不会给你们送出廉价的祝福。因为真正的军人并没有节日。但我会想起你们青春的面孔,在这个日子里,我们能做的,只是纪念这无数段青春。

8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孙礼

军事记者,评论员 /  8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军事

智慧与勇气的汇聚,是对爱与和平的向往。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一顿饭,高原老兵等了十年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一顿饭,高原老兵等了十年

八一从来不是一个节日,我所认识并认同的这支军队,没有节日。军人枕戈待旦,在边疆哨位,在远洋辽阔,在长空万里,无分昼夜,唯有警惕警醒,何来节日?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8186088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