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不“混”,资本不爱

发表于  2014/07/31 17:13   约7分钟

  一、猛回头:再看能源领域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深远意义

  7月30日,A股石油板块集体发力,石油开采、石油化工、油气改革、页岩气、煤层气等细分领域全线强势上涨,大盘再创年内新高。

  “这样的行情已经许久未见了,”一位行业分析师笑称。

  可能也正因为如此,人们总是在期待,让企业更像企业一些,让某个个人的意志和命运不要与行业如此紧密纠缠

  稍早时候,中石化、中石油两大巨头先后试水混合所有制改革,曾让不少市场人士有所惊讶。

  “这个领域的政策性垄断效应是非常明显的,”一名业内人士评论道,“特别是在油气管输领域,之前没太敢相信会从这块来率先试水混合所有制改革。”要知道,此前国内油气上游领域封闭得严丝合缝。

  现在回头再看,改革背后的脉络其实可以更加清晰。当政策壁垒与市场需求迎头相撞,往往会产生出巨大的寻租空间。如果说石油行业本来就是资金密集行业,那么它背后的寻租空间就是资金超级密集行业。

  所以,我们又对“混合所有制”的可能意义多了一层理解。如果用王岐山的话来说,当前的反腐是“治标”,那么建设一个没有不合理壁垒、更加开放公平、不留寻租空间的环境,可能就是其所说的“治本之策”。

  二、惊堂木:什么样的国企“混合所有制”会被给出高溢价?

  法国作家雨果有一句名言:世上有一种东西比所有的军队都更强大,那就是恰逢其时的一种思想。

  混合所有制的提出可谓恰逢其时。

  在最新一期的《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上,中国国有企业一举拿下92席,世界为之侧目。

  可以说,中国的国企单从体量来说,已经是世界级。这群“巨灵神”们的下一步该何去何从,市场抱有新的期待。

  “期待国企有所为有所不为,更具有开放性。”不少民营企业人士这样说道。

  正因为有着这样的期待和想象空间,加之中央一次次会议、一份份文件的再三强调,在当前的市场上,但凡沾边“混合所有制”概念的国企,想不火是有难度的。

  另一个最新的案例比如交通银行。和往常一样,“交行已上报实施混合所有制申请”的消息一经媒体披露,市场立刻作出了在获得此类信息之后唯一正确的反应:周一,交通银行强势涨停,成交、持仓均达天量;周二,股票继续跳空高开,涨势依然强劲,而受其带动,整个银行股板块普遍走强,南京银行、宁波银行、光大银行等股票涨幅均超过1%。

  交行很快对传闻作出回应:在7月29日的公告中,交行表示,“已形成国有资本、社会资本和海外资本共同参与的股权结构,具备了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基本特征”,而下一步“公司正在积极研究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完善公司内部治理机制的可行方案”。

  其实,交行的行事风格素来有其特点。前几年毕业的应届生应该不会陌生,“交通银行管理培训生”一度是大学校园里受到毕业生热捧的求职去向。

  “管理培训生一开始是外企的概念,当年在国企里面很少听说,”一名参加过当年交通银行招聘的研究生谈到,“而交行比较早就在国内银行里面搞这个项目了,给我的感觉是比较洋气、国际化。”

  事实上,“已经具有一定基础”的国企,是这轮改革试点中的排头兵。

  “国资委确定的6家试点央企,是从众多的申请企业里面精挑细选的,”一名国企高管此前透露道,“条件算得上初步具备。”

  其中,中国医药集团总公司、中国建筑材料集团公司承担着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试点。而据业内人士透露,这两家央企由于本身身处竞争较为激烈的行业,市场化步伐早已迈出,旗下的不少子公司已经大量引入民营资本,“混合所有制”雏形初现。

  中国建材集团也在随后披露了大致的三个改革方向:首先,在股份公司层面优化股权结构,建设规范的混合所有制型的上市公司;其次,在所属业务平台层面积极引入财务投资机构,实现所有者真正到位;第三在生产经营企业层面,发展股东型管理层持股,形成3-5家员工持股公司。

  “这些已经有一定基础的国有企业,市场是愿意相信其改革力度的,”一名投资界人士说道,“但有些炒作色彩更浓的,恐怕就不好说。”

  他所提到的“炒作色彩较浓”,自然是指在此前地方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中,一度出现“排队等买壳”的现象。“自然,这种雷声大雨点小的、没啥实际措施的所谓改革,市场迟早看得到。”

  三、醒酒汤:市场期待什么样的混合所有制

  就像cocktail(鸡尾酒)和cappuccino(卡布奇诺)一样,混合所有制有不同的混合法,不是每一种都是市场的真爱。

  如果像鸡尾酒那样,分而交融,和而不同,彼此映衬,这是一种混合法。

  或者像星巴克的cappuccino(卡布奇诺)一样,水是水,沫是沫,看似一大杯,其实都是吹出来的泡泡,也是一种混合法。

  市场对此自有判断。

  之前,多地力推PPP、BOT等“公私合营”模式时,就有分析指出,有一些地方政府引进民营资本的初心,本是为了缓解一时财政压力,对于长远的合作架构模式、利益分配方式、彼此角色定位,并无全盘规划,甚至有媒体曝出政府不履行合同、合作民营机构利益受损的消息。

  如是这样的“混合”,恐怕不是长久之策。也不是市场所期待的和国有企业的那种“邂逅”。

  按照财科所贾康的观点,混合所有制的产权结构,是“在现代企业制度框架之下,也就是股份制的框架之下,形成不同来源的股东即股本持有者,它们在一个一个具体的市场法人主体内部,以混合、合作的方式形成有潜力、活力最大释放的稳定机制,来寻求共赢和多赢”。

  可以看到,其中的制度保障乃是“现代企业制度”,具体框架是“股份制”,彼此关系是“合作”,落脚点是“共赢&多赢”。

  从另一面来讲,混合所有制中可能有大小之别,但不应有“主客”之分;应该有权责利之辨,但不应有“主被动”之说。

  “真正市场看重的,是破除体制内外之别的概念,”一位市场人士说道,“机会平等,开放决策,有股无类,这才是重点。”

0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2223 次阅读    16 次回应

专家

庞瑞

财经栏目主编,评论员 /  10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财经

更加轻松、好看、有用、时尚的财经资讯及全球金融市场行情。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国企不“混”,资本不爱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国企不“混”,资本不爱

当政策壁垒与市场需求迎头相撞,往往会产生出巨大的寻租空间。如果说石油行业本来就是资金密集行业,那么它背后的寻租空间就是资金超级密集行业。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8180905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