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房银行发动中国城镇经济引擎

发表于  2014/07/30 14:05   约4分钟



  中国版住房政策银行开张。


  7月29日,中国银监会官方网站宣布,7月25日,银监会批准国家开发银行住宅金融事业部开业,批准其业务范围为办理纳入全国棚户区改造规划的棚户区改造及相关城市基础设施工程建设贷款业务等。此前,市场已经推算央行通过PSL的方式向国开行金融事业部注入1万亿左右资本金,国开行以现有资产抵押,向市场发债偿还。


  此举意味着,通过棚改推进中国城镇化进程、推进中国经济与社会结构转型升级,已经上升成为国家战略,资金主要通过政策性银行解决。


  从最乐观的角度出发,由政策性住房银行“扶持”棚改所需要的基础设施,可以维持投资增速以免GDP断崖式下跌,借助棚改发展当地实体经济,拯救陷入资源魔咒和传统制造业魔咒的地方经济,顺利完成产业升级。各城镇实体经济发展,不仅能消化初始投资成本,还可以让基础投资获得翻倍收益。于是,中央、地方、民众三方获益,何乐而不为?


  市场派人士并没有如此乐观,如果政府可以担负起产业转型的责任,如果政府能够操控资金、土地、矿产等一切资源,为什么还需要市场化企业寻找赢利空间。如下的悲观设想并非空穴来风,棚改无法获得实际经济收益,低效率与贪腐使基础设施投资边际效应下降,产业升级没有应声而起,大量没有经过专业培训的就业者寻找机会,结果可以预料,政策性银行手中会积攒大量坏帐,不得不通过资产证券化等方式转移坏帐,或者由财政注资。前一结果必然扰乱中国投资市场,造成资本货币市场信心低落;后者更加糟糕,央行发行货币催升物价,低效的基建成本由全民买单,买单数额起码在万亿元人民币以上。


  结果是悲观还是乐观,取决于投资效率。


  投资效率取决于棚改基础设施的边际效应,与可执行的公平、严厉、符合市场要义的规则。毫无疑问,在郑州、成都修建地铁的边际效应好于东部大城市,但目前就深入到中西部贫困乡镇,显然是超越发展阶段的过度投资,是资源的严重浪费。日本发展之初,第一件事是全国勘探,修建快速轨道交通网主干线,规划修建深入到各个小城市、乡镇的轨道网络。这是日本基建项目边际效应最好的时期,而到了日本泡沫经济崩溃后,日本政府大量投资甚至在海边三家村修建白头鲸博物馆,则已成为政府投资失效、边际效用为负的典型案例。


  在中国目前的发展阶段,建立基础的法治,同时在决策过程中引入独立的力量是必要的。既然凯恩斯主义呼唤政府的先见之明,这份明智只能建立在更多的利益均衡、更多独立研究的基础之上。


  一件真实的逸事,某次在高铁站巧遇一城市新区开发负责人,他坦诚表示,目前主要从事棚户区改造任务,从政府获得资金成为最重要的任务,如果没有棚改,就没有城市的资金,也没有城市的未来。对于地方政府来说,跟着中央的指挥棒走,获得尽可能多的资源,至于理由是棚改还是产业升级,都不重要。


  中国版政策银行与“两房”截然不同,信用不同、风险不同、功能不同,发动中国城镇经济引擎,旧的引擎熄火,我们需要新的引擎。现在,这个引擎在资金的浇灌下,正在轰鸣。

0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叶檀

财经评论家 /  84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财经

更加轻松、好看、有用、时尚的财经资讯及全球金融市场行情。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住房银行发动中国城镇经济引擎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住房银行发动中国城镇经济引擎

中国版政策银行与“两房”截然不同,信用不同、风险不同、功能不同,发动中国城镇经济引擎,旧的引擎熄火,我们需要新的引擎。现在,这个引擎在资金的浇灌下,正在轰鸣。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8174895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