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要羞辱“大妈”到何时

发表于  2014/07/15 16:58   约3分钟


  时下,“大妈”俨然成为一个负能量满满的词汇。一会儿是中国大妈逆袭华尔街,一会儿是大妈在巴黎卢浮宫跳广场舞,相关报道不无戏谑嘲讽意味。近日又有报道称,徐州万名广场大妈转型暴走族,被指干扰了正常交通。

  “大妈”一词的贬义化,印象中是从“大妈跳广场舞扰民”、“老人要求让座骂脏话”等新闻开始的。彼时,有人下了一个著名论断:不是老人变坏了,是坏人变老了。

  一直很纳闷,像这样似是而非、以偏概全的论断,何以大行其道?究竟是对特殊时代的认识遮蔽了有些人的判断力,还是对广场大妈扰民现象的反感让有些人不愿意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所谓广场大妈,本身就是不负责任的措辞。跳广场舞的何止是大妈,随便到哪个小区广场看看,人群中不仅有大妈,也有大爷,不仅有老人,也有年轻人,甚至还有小孩。这么多不同年龄的人跳广场舞,唯独和大妈过不去,这是为哪般?说白了,这不过是一种修辞策略,因为这样形容更加形象生动。但正是这种高度概括的媒体修辞和道德评判,把“大妈”这个名词给毁了。这样做,对大妈们既不厚道,也不公平。却不知,有些人在网上骂大妈,自己的亲妈知道不?

  这样做,还不仅是在羞辱大妈,更是遮蔽了问题的真相。一到傍晚,跳广场舞的人把音乐开得震天价响,确实扰民。但这仅是跳舞的人本身素质有问题吗?显然不是。这背后实际上体现了公共治理乏力的一面。老人跳舞健身,这是正当需求,但怎么去规范和约束扰民行为,却是管理部门的责任。如果什么都靠自觉,这个社会要需要法律吗?只对跳广场舞的人大加鞭挞,却不去反思公共治理的缺失,这要么是出于肤浅的看法,要么就是出于怯弱的心理。在这里,大妈成了某些人泄愤的“软柿子”。

  对徐州暴走族的报道,掀起了戏谑、羞辱大妈的新高潮。在某些报道笔下,徐州大妈们俨然“发明”了新式扰民手段。殊不知,当地市民户外疾走的风气由来已久,而且队伍中不乏各年龄层次的群体。无论是广场舞还是户外疾走,都是值得鼓励的健康运动。对此,管理部门需要做的是规范其运动路线,使其不占用机动车道,不造成噪音扰民。话说眼下一些国内城市热衷于举办马拉松比赛,对这种群众性健身活动,也应加强设施投入,加以支持。

  人总是会老的,善待老人也是善待以后的自己。虽然人老不是无所顾忌的借口,但年轻同样不是歧视老人的理由。从这些轰轰烈烈的羞辱大妈怪现状,除了让人看到一种野蛮的道德判断,还让人看到一种粗暴的年龄和性别歧视。

5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42318 次阅读    96 次回应

专家

魏英杰

专栏作家、时事评论员 /  24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还要羞辱“大妈”到何时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还要羞辱“大妈”到何时

从这场轰轰烈烈的羞辱大妈现象,除了让人看到一种野蛮的道德判断,还让人看到一种粗暴的年龄和性别歧视。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8112958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