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红人”的沦落与价值观错位

发表于  2014/07/14 13:21   约4分钟


  据报道,郭美美由于在世界杯期间赌球被警方抓捕。这引发了互联网上的议论的热潮。郭美美再度成为了舆论漩涡的中心,但这次遇到了远比当年她突然走红更为严重的事态。2011年的“红十字会+郭美美事件”是互联网时代的相当具有标志性的事件。此后涉郭美美的话题就没有消停过。郭美美也有意利用舆论对她的关注度,继续着炫富、曝光的生活,甚至有时通过“找骂”的方式来维持舆论的高关注度。这一次,她触碰了法律。

  舆论对她的看法其实是矛盾的,一面对她的行为和反映的价值观,网上舆论和公众也并不认可,往往网络里的跟帖或舆论的评价都还是带些嘲讽和戏谑的。但另一方面却又觉得很有趣而不断关注,她的举止越离谱,一些人似乎还更有兴趣看热闹,似乎她的行为又有了某种合理性。她作为个人的状况当然仅仅是个人的选择,但作为一种社会现象却值得我们反思。

  郭美美其实是这些年的网络“红人”现象的一个非常典型的代表。这些“红人”常常是一些年轻人,言行举止虽然有争议,却释放了公众的一些并不明确的“无意识”,一面大家都往往不同意或不认可其价值观,谁都知道虚荣和拜金显然不是社会的主流价值,也摆不上台面,但却由于一些言论和举止百无禁忌,让人感到率真,同时也释放了一些人尤其是年轻人的压力和困扰,让他们在生活中迷惑或困扰的问题得到一种宣泄。而这些本来默默无闻的普通人靠着相当唐突的行为和对于社会主流价值的冲击突然走红也容易让一些年轻人将自己的一些想象投射在他们的身上。因此网络“红人”往往被又骂又看,越骂越红。看起来公众的意见往往是批评的,媒体的反应也往往是负面的,也并不当真觉得他们是明星或大腕,但却又会情不自禁地追捧,对于他们的夸张离谱的行为见怪不怪,习焉不察。越是行为举止夸张,越是价值错位和荒诞,往往大家“看热闹”的形态就越重。“红人”通过大胆的表述或举止脱离了一般的社会常规,人们往往好奇于其特殊的表现,而过去社会中也会有这样的人物,但其传播范围往往较小,仅仅止于周围人的议论而已,不可能被社会所广泛关注。正是由于互联网新媒体的传播,让红人有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大平台,一旦机缘巧合,被网络中的人们所关注,很快也会被纸媒和电子媒体所跟进关注,变成具有新闻性的现象,又通过这些媒体的放大效应回到网络上,形成更大的影响。经过这样几轮的连番传播而形成了相当大的影响。

  郭美美从一个和腐败相关却暧昧含混的起点开始,以调查并无实际的证据而摆脱了具体的法律的约束,从而得到了成为“红人”的机会。这样荒诞的过程虽然人们并不公开认可,但却在一些年轻人的“无意识”中强化了一些扭曲的价值观:一是一种扭曲的成功观,认为不管怎样,有名有利就是“成功”。二是一种扭曲的消费观,认为炫耀性的消费就是人生的价值所在。

  这些负面的价值对于年轻人的影响力既不必高估,但也不可小觑。这当然也反映了社会意识的发展变化,具有一定的指标作用,但其负面的影响也是现实存在。最重要的是其“示范效应”。一个个体的行为被放大,引起公众觉得这样的行为是可以接受的,而其后继者也往往走得更加极端。这些红人的出名的梦想被一种追求耸动和搞怪的冲动所笼罩,其负面的因素就展现得益发清晰。

  这次的郭美美赌球的被警方拘捕,其实说明人生还是需要有底线的意识,出轨的言行和错位的价值会把人引向不归路。最终其实一时的所谓“风光”不过是过眼烟云。有些老生常谈其实仍然是人生的真谛,人最终还是靠努力奋斗,贡献社会获得价值和意义的。年轻人实现梦想的路也只能靠自己的一步步的努力。人只有靠着正面的价值才能走得远,这些教训虽然古老,但却不断地显示出它是人生最真切的本质。时代在变,但这些做人的道理还是需要我们大家记住。

2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张颐武

北京大学文化资源研究中心副主任、文学院教授 /  36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文化

用文化拓展生命的深度,推动智慧和审美的交流,寻找文化大师。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网络“红人”的沦落与价值观错位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网络“红人”的沦落与价值观错位

一个个体的行为被放大,公众觉得可以接受,而其后继者也往往走得更加极端。这些红人的出名的梦想被一种追求耸动和搞怪的冲动所笼罩,其负面的因素就展现得益发清晰。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8105389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