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二十一世纪资本论》与“拼爹资本主义”

发表于  2014/07/01 09:00   约10分钟

  在托马斯-皮克迪走红之前,西方世界最炙手可热的经济学家当属克鲁格曼和斯蒂格利茨,这两位美国经济学界的领袖人物一直批评美国乃至全球的日益不平等化,然而他们只是利用的统计数据,似乎缺了点什么。而皮克迪则不同,他是真正从学理上揭示了社会差距日益增长大经济金融根源。

  近日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克迪的著作《二十一世纪资本论》成为炙手可热的畅销书。今年4月该书的英文版出版后,连续几个月高居社科类书籍排行榜首位,美国媒体对其可谓是进行“轰炸式”报道;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德曼连续发表评论称,这本书是“最近十年来最重要的经济著作”;著名经济学者米拉诺维奇称此书为“经济思想的分水岭”。

  纽约时报称这本书足以与亚当斯密和马克思一较高下。一本左翼立场的经济书能在美国掀起如此之大的风浪,足以证明美国绝对不是什么“右派国家”,而是一个“实用主义”的国家。中国人要看《二十一世纪资本论》的中文版要等到今年秋天,但中国知识界关于本书的讨论早已铺天盖地。  

  理论框架的好处在于可以用简单的术语帮助我们理解复杂的世界,就好像地图的功能一样。托马斯-皮克迪炙手可热的著作《二十一世纪资本论》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理解世界经济的简单框架。皮克迪将世界经济分成两个基本要素:资本和劳动力。二者都被用于生产并分享产出的收益。资本与劳动力主要的区别在于,资本可以买入、卖出、拥有,而且从理论上来讲可以无限地累积,就好像那些超级富豪所做的那样。劳动力是一种个人能力的使用,可以获得酬劳,但不能被别人所拥有。皮克迪认为,由于资本回报率总是倾向于高于经济增长率,所以贫富差距是资本主义固有的现象。他由此预测发达国家贫富差距将会继续扩大,建议通过征收全球性财富税来避免。

  皮克迪是法国神童,1971年生于巴黎北郊的克里希市,18岁考入巴黎高等师范学院,22岁就获得巴黎高等社会科学院和伦敦经济学院的博士学位,博士论文就是以财富分配作为主题,此后一直研究财富分配和不平等现象,著有多部研究法国和世界关于财富分配的著作。2005年,时任法国总理德维尔潘委托只有34岁的皮凯蒂创建一所能与伦敦经济学院抗衡的同类高等院校,2006年他作为创始人出任首任巴黎经济学院院长,两年后卸任行政工作,专心从事教学和研究工作。

  在皮克迪所在法国,对富人征税也经历了几个不同的阶段。在1914年之前征收所得税受到了共和国精英们的抵制,只是在1914年7月15日为资助战争才进行了唯一一次国会投票。但在一战结束以后的1920年,征收所得税被同一批共和国精英们投票通过,开始对资本征收60%的税,为什么?因为苏联布尔什维克的革命让传统精英们认识到实行累进税率比发生布尔什维克革命要好。所以共产主义制度作为一种不同制度的存在,在整个冷战时期对资本主义精英们接受社会和税制改革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上世纪80年代后柏林墙的倒塌和苏联的解体也对随后的金融监管和传统税制带来很大的冲击,特别是在一些国家,不平等现象的加剧,意识形态的回归,认为市场作用可以解决所有问题。2008年的金融危机改变了一些这样的想法,但并没有完全改变。一些国家的观念仍然是市场可以解决问题,特别是在富裕国家,这种思潮已经有些过度。  

  尽管此书一出,马上就有保守派分子将此书“抹红”,但这本书与马克思《资本论》其实没用任何联系。这是一本历史书,而马克思的书更加注重理论和思辨,另外马克思的书很难读,而这本书非常好读——虽然有点长,内容涉及20多个国家的两个多世纪,但这本书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可读的,不需要任何技术知识和专业背景。作者将本书定位为第一本有关收入和资产的历史著作。关于收入和资产分配很久以来就让很多人感兴趣,这是19世纪的卡尔·马克思和大卫·李嘉图(《政治经济学及赋税原理》的作者)研究的中心问题。目前的问题是:收入和资产的分配在一个长期增长的经济下的演变过程是什么?关于这个问题相对来说数据的分析和收集非常有限,这也是作者所做的工作,试图从历史的观点来回答这个问题,这是这本书最大的新意。

  作者也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因为他不试图推翻资本主义,而是治疗资本主义,做资本主义的医生。这跟凯恩斯是一样的,也是一百多年来主流经济学界一直致力的事情,主流经济学界从来就不相信什么资本主义,而是认为自由市场经济并不能完全解决财富分配不平等的问题。  

  作者一位新上任的资本主义医生,皮克迪的药方并不新鲜。他建议通过民主制度实行严格的财产征税制度和所得税累进税制,对高收入人群和资本征收高额税率,从而对资本主义进行制约,有效降低财富不平等现象。之所以说他不是马克思主义者,是因为他总体的解决办法是民主,是民主体制、经济和金融上的透明让公共利益战胜私人利益,让民主战胜资本主义而不是资本主义战胜民主,对资本征收累进税制是一个挽救资本主义最好的办法。

  当然,作者还在书中提到了一个建立全球的统一税的想法,这种想法更是占在了世界治理的前沿。有人认为这样的想法很乌托邦,其实并不这样,因为美国占世界GDP的四分之一,欧盟也是四分之一,中国也将近四分之一,三者相加就是世界产值的四分之三,如果三方达成共识,从金融方面加强合作是可以做到的。现在要做的就是说服民众和公共舆论,如果对全球化所取得成果的分配是公平的,我们就必须做到税务和金融的公开,以避免过度暴富。

  皮克迪先生敦促先向收入在50万至100万美元的人群征收80%的所得税。这不是在为教育或失业福利筹集资金。恰恰相反,他不希望这项征税带来很多国家收入,因为收税的目的在于“终结这种收入”同时,向收入低至20万美元的人群征收50%—60%的税率来发展“贫穷的美国社会状况”也很必要。另外,还必须向富人征收高达10%的年财富税,向一般富裕人群征收高达20%的一次性资产评估税。他认为这些征税都不会拉低国家经济增长,降低生产力,企业家热情或是创新动力。  

  其实征税是不影响经济增长的。在1930年到1980年,美国对年收入超过100万美元的高收入群体征收82%的所得税,这种做法持续了不是几年而是50年,不但没有遏制美国经济的增长,期间的1950年到1970年还是美国增长最快的时期。到上世纪80年代,里根总统大幅降低税收,出现了大批高收入的经理人使得财富不平等现象达到高峰。但是这个时期并没有太出色的经济增长和经济表现。如果你经济增长迅速,不平等现象并不突出,但是如果经济增长乏力,只有1.5%,增长的四分之三都用于支付高收入人群,这就不能不说是严重问题。

  作者也批评了西方不正视问题的做法。他指出西方总希望为一些社会不公现象寻找替罪羊,中国就是一个理想的责怪对象,美国有人把金融危机的原因归结为国际贸易的失衡,但国际贸易在美国经济中所占比例远低于美国国内经济和收入所占的份额。从某种意义上讲,美国财富分配的不平等才是导致美国经济和金融系统脆弱的最重要原因。

  皮克迪指出高收入者的生产力就较难衡量,且他们的工资到头来具有“很大程度上的任意性,他们所反映出的是一种“意识构想”而非价值。企业“高管”们飙升的薪酬已经成为日益严重的不公现象之来源,而这些高管只能通过运气或企业管理中的缺陷获得好处;企业家们对促进经济发展而言“必不可少”,但是他们的成功通常存在污点。有些企业家的成功,靠的是“真正的创业努力,而一些企业家的成功则仅凭运气或“完全的盗窃。更让人担忧的是那些财富很快也发展成“极度持久的资本集中。这是个滚雪球般不断加剧地不公平现象,因为“有时财产始于盗窃,任意的资本收益很容易会在基础犯罪中根深蒂固下来。”辛勤工作所得到的报酬是否比那些通过与富豪结婚而获得的财产更多?如果不是,“为什么我们还要工作?究竟为什么要遵守道德?”

  从1980年代以来的趋势,就是资本利得远远高过工资所得。上班工作赚钱的速度永远比不上人家以资本赚钱的速度,金钱只会越来越集中在少数人手上,而贫富差距越来越恶化,这个皮克迪将这种资本主义称为“十足的世袭资本主义”。“在‘世袭资本主义’时代,经济制高点不是掌握在有才华的个人手中,而是被家族王朝所主宰”,即子女的社会经济地位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父母的社会经济地位。在这种典型的资本主义下,贫富差距必然只会加大,而不会缩小。这样的结论不啻为对“美国梦”的迎头痛击。

  总体来说,皮克迪的解决方法虽然有理论依据,但在现实中将很难摆平来自各利益集团的阻扰,因此实行的可能性非常小。但不管怎么说,他的分析让我们更好的认清了私有资本及其收益的外部性问题,也从理论上证明了传说中的“拼爹资本主义”是真实存在的,而且揭示了其具体的运作方式,能做到这点已经不错了。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微信公众号:rdcy2013)

2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高连奎

英国牛津大学东西方战略研究中心顾问 /  18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财经

更加轻松、好看、有用、时尚的财经资讯及全球金融市场行情。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独家】《二十一世纪资本论》与“拼爹资本主义”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独家】《二十一世纪资本论》与“拼爹资本主义”

“在‘世袭资本主义’时代,经济制高点不是掌握在有才华的个人手中,而是被家族王朝所主宰”,即子女的社会经济地位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父母的社会经济地位。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8057908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