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功利的巴西发酵了世界杯的精彩

发表于  2014/06/30 10:00   约5分钟


  不是风动,不是帆动,就一定是心动吗?也不尽然,很多时候,风、帆和心其实都没动,只是潮汐在动。在2014年巴西世界杯之前,我一直有种感觉,世界杯越来越无趣了,1994年亚平宁之夏和1998年法兰西盛宴留下太多精彩的回忆,以至于2002年、2006年和2010年连续三届世界杯都感觉乏善可陈。起初我淡淡地以为,不是足球在变乏味,而是我被生活磨平了棱角,也磨掉了激情,所以早就不再像年轻时那般懂得欣赏,后来巴西世界杯来了,我才突然惊觉,变的不是我,而是足球。

  即便是伪球迷,也能轻易发现,2014年巴西世界杯,比前几届明显要好看许多,复仇如此饱含快意,对攻有如水银泻地,悬念就像魔法演绎,真正的豪强迎风傲立,足色的黑马则强势逆袭,进球更多了,对抗更强了,意外更美了,足球也就更精彩了。

  感谢巴西,2014年世界杯让我确定,不是自己在变无趣,而是之前的世界杯的确有些差强人意。那么,一个有趣的问题油然而生:为什么巴西世界杯会更精彩?仔细想来,2014年世界杯和以往的区别只有一个,那就是比赛地。

  当世界杯回到足球王国,当足球靠近激情巴西,精彩就在扩散现象被激化的过程中迸发了。所谓扩散现象,物理学上的含义是物质分子从高浓度区域向低浓度区域转移直到均匀分布的现象,翻译成成语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在足球场上,扩散效应则意味着球员情绪在激情对抗中的同时提升以及球队潜能在碰撞融合中的相互激发。从物理学上看,催化扩散现象的是热度;从世界杯来看,激化扩散现象的则是氛围。说到足球氛围,没有哪里比巴西更原生态、更蕴藏潜能量的了,我想,这就是世界杯一到巴西就脱胎换骨的根本原因。

  氛围是决定精彩与否的关键,足球如是,经济亦然。就我的感觉而言,经济世界虽然一直在蓬勃发展,但和前几届世界杯一样,激烈有余,精彩不足。如何让经济世界更加精彩?我想,真正需要的,是氛围的改变。怎样的氛围才能激发实体经济和广大民众的活力,才能产生带来改变的扩散现象?还是回到足球话题来寻找答案。

  能够发酵世界杯的精彩,是因为巴西的足球氛围有两个与众不同的特点:一是远离功利主义。世界杯其实是很功利的,因为球队特别想赢球以捍卫国家荣誉,球员则特别想表现以赢得商业机会,功利主义大行其道的世界杯,满是保守踢法和个人炫技,球员才华和球队潜力反而都发挥不到淋漓尽致,精彩自然也就无从谈起。回想过去,2002世界杯充斥着韩日激进又丑陋的崛起欲望,2006年德国世界杯遍布保守倾向,2010年南非世界杯则聒噪又混乱,功利足球的盛行让足球失去了精彩。不过,和前面这些主办国的不同,巴西队五次捧得过世界杯,巴西人生性也激情豪放,在巴西的足球氛围里,胜利依然重要,但赢得乏味却很难获得认同。因此,当巴西世界杯远离了功利主义,足球就释放了精彩的野性。

  二是远离形式主义。有趣的是,巴西虽然是足球王国,但巴西人对世界杯却并不感冒,世界杯开幕前就罢工不断,世界杯开始后也状况频出。从球场基础设施建设和其他各项相关准备工作来看,巴西是近几届世界杯主办国里最不上心的。巴西世界杯的物质环境非常一般,但就是这样一个准备不充分的世界杯,球场上的故事却最是精彩。这实际上表明,物质保障是必要的,但形式主义却没必要,“简单爱”才是足球不停转动的动力,再漂亮的球场也不会自己孵化出精彩的比赛。

  从球场回看经济世界,经济世界重回精彩,同样需要远离功利主义和形式主义的市场氛围。功利主义和形式主义之于经济,宏观上表现为对经济增长的过度关注和对政策刺激的惯性依赖,微观上则表现为对精神荒芜的视若无睹和对利益追求的痴心不改。足球的精彩,并不取决于世界杯的归属,而源自个人激情和团队精神的最终平衡;经济世界的精彩,同样不取决于虚幻的资源有效配置,而源自“经世”和“济民”的最终平衡。只有远离功利主义和形式主义,放下GDP崇拜的偏执和紧盯政策的短视,回归对社会繁荣和人民安康内生统一的不懈追求,经济世界才能像巴西世界杯一样,结果不再重要,过程满是精彩。

0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程实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研究部主管 /  83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体育

“国运衰则体育衰,国运兴则体育盛。”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不功利的巴西发酵了世界杯的精彩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不功利的巴西发酵了世界杯的精彩

2014年巴西世界杯:复仇如此饱含快意,对攻有如水银泻地,悬念就像魔法演绎,真正的豪强迎风傲立,足色的黑马强势逆袭,进球更多,对抗更强,足球也就更精彩了。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8053412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