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一地鸡毛”,阅读唤归“深时代”

发表于  2014/05/04 11:03   约5分钟



  在古人的思想里,对读书一般都是怀着信仰般的虔诚的,这既反映在每次阅读前有如宗教仪式般的“焚香浴手”的态度上,也反映在他们“书犹药也,可以治愚”这样对读书效用的推崇上,甚至于还将现实中所渴求和稀缺的如花美眷、富贵功名也寄寓于书,说什么“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  

  现代人的阅读无疑大多已没有了那份神圣感、郑重感,而多了些许随意和闲适。既无须仪式,也不再那么“柏拉图”。其实这样我反倒觉得回到了阅读的本真,从容不迫,无欲而刚,我相信这样的阅读更有效率,也更易被心脑吸收。我还相信缘份,不只是人与人之间,不是有句话说“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吗,我相信每一本被我买回家里捧到手上的书也是与我有缘的,在我人生的哪一个时刻、哪一段路程邂逅它,皆是冥冥中有定的。你想,于店家卷帙浩繁的林林总总中,我独独钟情于它,这应既是它的荣耀,也是我的幸运,从这一开始的相遇,我们俩就有了默契,因此,我虽不必奉之若神,但也须怀着珍惜和认真,务必物尽其用,而不能轻忽、冷落、怠慢了它。

  朋友约稿,关于如何读书,让我写篇东西,恰好,于此我真有一肚子的话要说呢,但这只是长期阅读中的个人体会和感悟,绝不敢拿去教训人。嘤其鸣矣,求其友声,如果能于读者有所启迪甚或共鸣,我便不胜欢喜了。

  得一本好书,如晤识一位良友,受益自非寻常俗物凡夫所堪比的。所以,如同交友贵慎,读书也不可过滥,不辨良莠,不加细审,得之即览,昏聩盲目不自知,还以“求知若渴”为自己开脱,这样的人其实与当下流行的卡奴、房奴等无异,没有自主判断和主宰的意识和能力,心为书役,实为“书奴”。最可取且受益最大的,是阅读经典。经典之谓,绝非浪得,它是经过时间的物竞天择和各种人思想的千淘万沥才传之久远成其盛名的。经典首先是有品质的保证,博大精深,大意存焉,厚重耐读,常读常新;其次是因为“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要想利用有限的生命,最大限度多快好省地吸收真知,读经典无疑是事半功倍的选择。

  孔子说“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思考当然是需要有问题的,所以,但凡读书有成,而非读死书、死读书的,都是富于质疑精神的,总是带着现实中的问题的,非如此难以致用,非如此亦难有独立之思想判断,全凭书上说,你照单全收,则真是“尽信书则不如无书”。读书读到全无自我,就只能用可怜来形容了。读书最可贵的是目中无我,心中有我,带着现实的思考和问题,藉阅读而“三求”:一是求知,即寻求信息、知识,补我匮乏;二是求证,将自己的思考到书中寻个印证,或证实,或证伪;三是求解,即将现实中的疑惑、难题到书中求个解答,让作者为你廓清迷雾,指点迷津,知其行止。当然,作者也是一家之言,仅供参考,如真要明了究竟,可能还需多些耐心,下些功夫,多读几本,综合辨析。

  当下的时代,于读书者而言,真的是如狄更斯所说,既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一方面,阅读的介质、渠道更多,微博、微信、博客,IPAID、手机、PC,方便、快捷,随时随地,以致于许多人都成了“低头族“、“宅族”;但另一方面,这样的阅读貌似更多的是为了对抗等待时的无聊,打发寂寞独守时的空虚,少了厚重、深刻、系统性,而流于肤浅、浮躁、碎片化。如同我们在阅读时须追求书的品质一样,阅读本身也需要一个平静且从容的心态,去浮气、祛躁气,增静气,养浩气,方能视通万里,思接千载,心驰神骛,志高目远,启迪心智,有所获益。我想,经历了碎片式的“浅阅读”“微阅读”之后,未来越来越需要关照内心的人们,或许终归还是要回到“深阅读”“慢阅读”的节奏上来吧。

  说到阅读的品质,还有一项不得不说,那就是读书如恋爱,用心务必要专,不能朝秦暮楚,由着性子来。这一本刚看未半,买本新书来即恋新欢,明日朋友推荐一本,复又更弦易辙,如此杨花水性,无一本竞读,终不是有大成的气象。读书如与人交,必得有恒心和耐心、定力和愿力,这本未读完,决不旁览另册。浅尝辄止,掘井而不及泉,终是白费功夫,且易养成轻浮的品性,而失忠厚,如此则还不若不读呢。

10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毛同辉

媒体评论员 /  25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文化

用文化拓展生命的深度,推动智慧和审美的交流,寻找文化大师。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告别“一地鸡毛”,阅读唤归“深时代”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告别“一地鸡毛”,阅读唤归“深时代”

经历了碎片式的“浅阅读”“微阅读”之后,未来越来越需要关照内心的人们,或许终归还是要回到“深阅读”“慢阅读”的节奏上来。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7846504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