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是否也该反思“服从文化”?

发表于  2014/05/01 07:59   约4分钟


  韩国“岁月”号客轮沉没事件中,失踪乘客家属乃至韩国民众被一个残酷现实所触动:客轮发生严重倾斜后,船上300多名学生中大多数仍然按照船方指示留下船舱中待命,最终与客轮一同沉没;一些没有听从指示的学生反而因此获救幸存。

  按照国际通行的经验,在应对海难这样的紧急紧急情况时,最基本的步骤是听从权威指挥。不过在“岁月”号客轮沉没事件中,“听话的孩子失踪了,不听话的孩子回来了。”韩国媒体开始反思他们根深蒂固的“服从文化”:在长幼尊卑观念根深蒂固的韩国社会,来自上级和权威的要求往往不会遭到质疑或挑战,这次沉船事件中,不少乘客完全服从船方命令,因此失去了逃生的机会。灾难发生后,韩国媒体也在拷问,韩国家长该如何教育自己的孩子?继续绝对服从长辈或权威的指导,还是按照自己的判断行事?

  关于对“服从文化”的反思和质疑,去年韩亚飞机失事后,这样的声音就隐约听到过。“服从文化”是不是百害无一利,也不尽然。2011年日本3 ▪11大地震,很多东京人从地铁中成功逃生,就是因为“服从文化”发挥了作用,因为他们服从了“妇女儿童老人优先撤离”的规定。准确说,韩国媒体开始反思的“服从文化”,更应该是“服从长辈文化”。事实上,不仅是韩国,亚洲很多国家都奉行长幼尊卑有序的理念,服从长辈和权威这一传统已经有几千年的悠久历史,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人。但凡进入儒家文化圈的国家,都有“服从长辈”的文化,家庭就是小社会,社会就是大家庭,长辈或权威的威严是不容任何挑战的。

  与韩国相比,中国的“服从长辈文化”没有那么严重,但是盲目对权威、对长辈服从的现象也并不鲜见。韩国借着海难反思自己的“服从文化”,其实我们也应该从韩国反思服从文化中借鉴些什么,以便纠正中国社会生活中不健康的“服从”现象。

  不久前陷入舆论暴风眼中的“幼儿园喂药”现象,即是最典型的不正常“服从”现象。从孩子送进幼儿园的那一刻起,中国的大多数家长就教育孩子“要听老师的话”、“听话的孩子才是乖宝宝”。在幼儿园里,听话的孩子能得到老师更多的重视。尽管说年幼的孩子没有完整的判断力,但是他们几乎没有接受过任何“质疑老师”的教育,所以,当幼儿园老师把药片说成“聪明豆”并让孩子们不能告诉家长时,孩子们都选择了绝对的服从。

  幼儿园里孩子们学会了服从老师的教育。等我们越来越大步入社会,中国的年轻人又开始接着选择服从权威界定的成功学。与西方国家的年轻人相比,中国的年轻人似乎不曾年轻过,走出大学校门就开始买房结婚,开始在职场上拼命打拼。这一方面和中国社会的现实有关,另一方面其实和年轻人自己框定的标准有关。中国的年轻人不敢晃荡,这种选择上的不自由,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对权威指出的生活方式的服从,来自于权威定义的“合理的”、“正常的”生活,来自于权威教导的价值观。我们追求着主流的成功,因为我们担心长辈批评我们“吊儿郎当”。于每个社会人而言,从小到大都面临着不断遵循社会规范的问题,但我们轻易接受着别人给予的准则,独立思考的能力和空间,被“服从长辈”的文化不断挤压着。

  韩国反思服从文化,我们借鉴什么?至少我们应当看到自身所处的社会中,那些不正常不健康的“服从”如何侵蚀着年轻人的自由、侵蚀着社会的活力。“不服从”不代表着刻意的抵制和抗拒,但“不服从”中一定有着独立的思考和判断。一定程度上说,人内心总该有那么一个角落活在“不服从的江湖”里。

  回头再看韩国以“岁月”号客轮沉没事件为契机对服从文化的反思,虽然不能说一定是“服从文化”加剧了此次海难的惨重,但是,教会年轻人要有自己的判断而不是盲目选择服从权威或长辈,这一定没错。

4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8444 次阅读    35 次回应

专家

陈方

专栏作者,资深评论人 /  31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文化

用文化拓展生命的深度,推动智慧和审美的交流,寻找文化大师。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中国是否也该反思“服从文化”?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中国是否也该反思“服从文化”?

与韩国相比,中国的“服从长辈文化”没有那么严重,但是盲目对权威、对长辈服从的现象也并不鲜见。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7835965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