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城里人

发表于  2014/04/15 13:51   约5分钟

  假装城里人,造成城市人口的虚假繁荣。只有让大部分人口由工作地而不是出生地决定户籍,改变身份世袭传递,才能挤出城市化泡沫。

  3月25日,世行与国务院发展中心联合发布《中国:推进高效、包容、可持续的城镇化》报告,提出新型城镇化发展的六大建议,其中户籍与土地制度的改革令人瞩目。

  中国目前有2亿多的人口虽然居住在城市,实际上是农村人口。户籍二元制使这些假装城市人的无法享受统一的就业与社保,他们的最终保障依然维系在农村的土地上,根据中山大学所做的社会学调查,第一代农民工在年老后几乎都返回到家乡。

  土地资源的浪费是划地为牢的地方政府主导城镇化的必然结果。报告显示,中国城市的土地利用效率远低于一些国际大城市,巴塞罗纳、都灵、东京等城市每平方公里的交叉路口,大约是上海浦东、北京城北的10倍左右,即使是同一座城市,上海浦东的容积率也远远不如浦西的容积率,后者是大手笔规划的结果,先有土地城镇化,后有人口城镇化,而浦西却有与生俱来的自然的城市活力。

  城市耸立着大量楼盘,有些新区沦为空城鬼城,却无法容纳从农村来的异乡人,他们买不起城市商品房,低工资使他们成为城市中的无效消费群体。房地产的资本化过程,是大城市驱逐平民的过程。目前的土地使用存在双重浪费:土地浪费,外来打工人员在家乡的宅基地上建起高房,却不去居住,他们拥有耕地却不靠耕地为生。宅基地5亿亩,其中浪费数量惊人,政府征地拆迁,这些建房成本可以整个社会的沉没成本。

  城市新区同样浪费,国土资源部副部长胡存智先生2012年3月曾经披露过一组数据:土地城镇化的速度在上边这根曲线始终快于人口城镇化的曲线。分两个时段,从1990年到2000年,土地城镇化的速度是人口城镇化速度的1.71倍;从2000年到2010年的10年,城市的建设用地面积扩大了83%,但是城镇人口仅仅增加了45%,土地城镇化速率是人口城镇化速率的1.85倍。政府基础设施投资更依靠土地的抵押融资,2011年全国土地抵押面积420万亩,抵押金额达到4.8万亿,而当年全国财政收入仅为10.374万亿元。

  减少浪费、增加土地的使用效率、增加城市人口密度、改变税制增加不动产税等,是世界银行报告开出的药方。

  城市群要扩大,城市容纳的人口要进一步增加,与一些建议相反,未来大城市的人口只会增加不会减少。这是资源集聚、市场选择的必然结果,当初首尔试图阻止城市扩张,想尽办法也无济于事,最终顺其自然建成首尔经济圈。未来中国的大城市会越来越大,而后逐步导入到大城市郊区、而后是城市群中的中小城市,试图把城镇化过程中的农民主要引入小城镇的企图不会成功,这与资源配置、与流动人口本身的意愿背道而驰。

  城市本身增加容积量是一大办法,其次以未来6年轨道公交发展为契机,大力拓展轨道交通周边的小城市群落,以最大限度地增加城市人口密度,也许北京就是下一个首尔、下一个东京、下一个巴黎。世界银行亚洲首席经济学家郝福满(Bert Hofman)表示,如果南方城市广州(现有人口820万)的密度与韩国首都首尔相同,“可以再塞进400万至500万人”。好处不仅于此,如果中国增加城市人口密度,有可能在未来15年节省1.4万亿美元的基建支出。

  在城镇化的过程中会出现首先消化大城市、区域核心城市存量房的现象,而过于激进的、无法顺利融入城市群的小城镇,可能会出现局部破产,这些地区的库存永远也无法出清。政府强力主导下的城镇化,辅之以便捷的轨道交通,大城市周边的轨道、商业、服务覆盖地区率先受益。从理论上来说,想留在北京的漂泊者,可以买北京周边小城的房子,想留在上海的异乡人,可以买昆山的房子。

  中国毕竟不是韩国,在城镇化过程中最大的制约是软性制度的变革。

  放开户籍使人随居住地走,城市群之间的户籍、社保能否一体化是重中之重,没有区域内资源的市场配置、人口的自由流动,京津冀内部北京、天津、廊坊虽然一箭之地,却远隔天涯;而上海老年人到昆山养老心有余悸,地铁能到之处,医保却不能到。

  土地改革尚未真正起步,让农民享有土地增值权谈何容易,连世行报告都在土地物权保护、农地流转等方面语焉不详,这是中国土地改革过程中最困难的一环。土改如果能够顺利推进,那中国最难的改革也就推进了一多半。

  所幸的是,农民工子弟的第三代不会完全重蹈第一代的悲剧,他们是受惠于人口城镇化的一代,起码有几千万人不必假装城里人,可以在自己工作的地方安居乐业。

1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叶檀

财经评论家 /  84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财经

更加轻松、好看、有用、时尚的财经资讯及全球金融市场行情。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假装城里人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假装城里人

假装城里人,造成城市人口的虚假繁荣。只有让大部分人口由工作地而不是出生地决定户籍,改变身份世袭传递,才能挤出城市化泡沫。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7770979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