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收入增长”是最值得关注的新威胁

发表于  2014/03/17 09:42   约7分钟

  “无收入复苏”是一种全球性现象,这意味着全球宏观经济复苏正建立在日趋脆弱的微观基础之上,这不仅让全球经济邂逅了增长全面失速的倒春寒,更带来了社会动荡加剧、地缘政治风险激增的更多挑战。

  经济复苏可持续的关键,就在于形成有效需求扩张和闲置资源启动的良性循环。然而今年以来,这种循环变得滞涩起来,尽管政府一直在竭力创造和刺激需求,但需求“有效性”不增反降。而导致“有效”需求相对不足的根本原因,是居民和家庭层面的收入增长明显放缓。而且值得注意的是,“无收入复苏”是一种全球性现象,这意味着全球宏观经济复苏正建立在日趋脆弱的微观基础之上,源自微观层面的新威胁,不仅让全球经济邂逅了增长全面失速的倒春寒,更带来了社会动荡加剧、地缘政治风险激增的更多挑战。

  2009年全球经济陷入衰退,2010年开始启动复苏,至今,复苏已四年有余。从居民收入变化看,以2012年12月为分界点,可分为趋势明显背驰的两个阶段,后一阶段收入增速显著放缓,一些国家甚至陷入全面停滞,如剔除通胀的影响,截至今年初,许多重要国家的收入水平甚至还没有回到2012年12月的阶段性高点。

  先看美国。据Wind的数据,今年1月,美国季节调整后的个人总收入折年数为14.36万亿美元,尚不及2012年12月的14.42万亿美元,2013年以来的13个月,个人总收入折年数同比和环比增长率平均值为2.96%和—0.03%,低于2010年至2012年4.4%和0.47%的月均同比和环比增速,也低于1960年以来6.85%和0.55%的月均同比和环比增速。美国实际个人可支配收入总量2013年以来的月均同比和环比增长率分别为0.91%和—0.18%,均低于2010年至2012年月均1.84%和0.25%的月均同比和环比增速。

  再看欧洲和日本。2013年前三季度,欧元区每小时劳工成本指数同比和环比增长率分别为1.33%和0.27%,低于2010年至2012年1.87%和0.45%的季均同比和环比增速,也低于1996年来2.57%和0.64%的同比和环比历史均速。德国和法国劳动力成本指数环比增长率分别为0.27%和-0.17%,均低于2010年至2012年0.66%和0.61%的季均环比增速,2013年1月至2014年1月,日本劳动者总现金收入同比增长率的平均值为-0.14%,低于2010年至2012年-0.1%的月均同比增速,其中,今年1月同比增长率为-0.27%,在之前连续两个月增速转正之后再度回到负增长状态。

  最后看新兴市场。2013年1月至2014年1月,俄罗斯名义收入和实际收入环比增长率平均值分别为-0.65%和-1.15%,不仅同为负值,还都低于2010年至2012年1.93%和1.36%的月均环比增速,其中,2014年1月的名义收入和实际收入环比大幅收缩了27%和27.4%。2013年12月,巴西劳动者实际平均工资为2436.67雷亚尔,尚不及2012年12月的2455.3雷亚尔,环比增长率为-0.76%,近28个月来首次出现负增长,2013年全年,巴西劳动者实际平均工资月均环比增长率为1.53%,低于2010年至2012年3.89%的月均同比增速,也低于3.45%的历史平均增速。2013年前三季度,南非劳动者名义工资和实际工资同比增长率平均值分别为6.13%和0.2%,均低于2010年至2012年10.45%和5.23%的季均同比增速,也低于9.78%和3.33%的历史平均增速。同期中国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累计同比增幅的平均值为11.07%,低于2010年至2012年间季均的13.71%;农村居民人均现金收入实际累计同比增幅平均值为9.37%,低于2010年至2012年季均的11.93%;2013年,中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累计同比增长率平均值9.3%,低于2010年至2012年间季均的12.33%。

  虽然全球各地的数据口径、数据频率和更新状况不尽相同,但利用截至目前可获得的各种数据测算,趋势却惊人相似。

  “无收入增长”产生的根源是什么?既然“无收入增长”是普遍现象,那么其成因也是全球性的:一是经济增长未能持续缓解劳动力市场僵化。收入增长放缓是劳动力市场需求改善不足的客观结果,2010年至2012年复苏前半段,全球经济从衰退转向增长,大量周期性失业和摩擦性失业被较为强劲的恢复性需求所消化,而进入复苏后半段后,增长质量提升并不显著,根深蒂固的结构性失业难以快速化解,各国劳动参与率的长期中枢也有所下降,进而导致劳动力市场的边际改善越来越困难,而日显僵化的劳动力市场则抑制了工资增长。二是刺激政策的就业刺激作用不断下降。复苏前半段是各国扩张性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组合政策效果集中显现阶段,但复苏后半段政策效果不断减小直至消失,短期就业增长缓慢,工资增长受到抑制。三是市场情绪未能保持长期乐观。复苏后半段,弱于预期的经济表现则让企业情绪渐趋低落,对广泛存在的不确定性愈发担忧,削弱了其提高劳动者工资的意愿。四是实体经济盈利预期不足。复苏后半段,尽管金融体系十分活跃,资产市场表现较好,但实体经济盈利空间并未普遍打开,进而抑制了全行业平均工资的持续增长。

  那么,“无收入增长”为什么是最值得关注的新威胁?就全局而言,因为收入增长决定了经济复苏的可持续性。具体来看,对美国而言,消费是增长主引擎,没有收入增长的保障,经济复苏缺乏内生动力;对欧洲而言,财政巩固导致社会福利水平下降,如果居民收入增长乏力,业已存在的社会不稳定现象将更趋严峻,甚至可能导致内部混乱;对日本而言,没有形成收入增长和物价上升的螺旋循环,安倍经济学的反通缩很可能无功而返;对于新兴市场而言,多元化退潮带来了裸泳的挑战,没有收入增长,经济失速和社会动荡可能会加速危机爆发;对于中国而言,经济可持续增长的关键是以人为核心的结构转型,没有居民收入增长,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难度将显著加大。

1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1034 次阅读    1 次回应

专家

程实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研究部主管 /  77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财经

更加轻松、好看、有用、时尚的财经资讯及全球金融市场行情。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无收入增长”是最值得关注的新威胁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无收入增长”是最值得关注的新威胁

“无收入复苏”是一种全球性现象,这意味着全球宏观经济复苏正建立在日趋脆弱的微观基础之上。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7648608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