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勇:创新创业教育的困境与出路

创新创业教育的困境与出路

俄勒冈大学教授,全球化与网络教育中心主任

赵勇

创新创业教育的困境与出路

美国俄勒冈大学首位校长讲席教授

他在中美两国的成长经历,使他清晰看到东西方教育的优劣势。他专注研究创业培养和开放式学习,挑战“标准化”教育政策,倡导个性创新的教育方法。他说:“传统教育是在每个孩子进入学校后,把所有的东西灌输给学生。学生读书12年,为的就是成为掌握所有知识的人才,有些人没有天赋或对此不感兴趣,所以造就了大批平庸的人才。我们第一个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教育如何从培养同质化的人才转变为培养个体化的人才?”【查看全文】

完整实录

讲堂声音

观察团对话

姜耀东

我们全社会都把考上好大学作为一个问题,而大学时段是人类教育最根本的时段,这个时段往往被我们忽略了。请问一下,您对中国教育和美国教育都比较有研究,您觉得中国高等教育这块应该如何改?

赵勇

在美国的时候,有人问我们怎么管学生,我说不管学生,让学生自己生存,让学生们自己成长,那么它的弊端就像您所说的,进来之后他可能发现我太不适应这个地方,然后就退学了,所以美国大学毕业率相对低。但是美国大学有一定的好处,很多家长认为上大学本来就是发现自己兴趣和强项的地方,你读了一两年要转一个专业可以。还有很多人读了一年大学不读了,休学一年出去看看,大家对上学的看法不一样。但是对于完成学业,并提高学生的毕业率,美国也很重视。中国毕业率达到90%多,我觉得在这个过程中有好事也有坏事。美国学校的好处就是学生自己这么锻炼出来,形成的自立精神和人打交道的能力都不低。但传统的还是我刚才说的都是同一的范式,美国也可以自己构造专业,学生自己还可以从不同的学校修课,越来越按照学生的需求服务了。

查看完整实录>>
刘可钦

您刚才谈到,以作品为导向的教育就是基于项目的学习,我们学校和一些学校都在做这个,我们也想让学生围绕做一件真实的作品、学习有关的基础知识以获得核心素养。我想问的是,当学生做这种项目时,我们对学生的评价应该关注哪几个方面?

赵勇

我觉得有三个方面的评价。一是这个作品是否有真实的目的,这个真实目的要么对个人特别有意义,要么对别人特别有价值。比如很多学生以项目为基础做的东西基本上是老师认为有价值大家就做了,实际上没多少价值。

第二是是否经过多次修正和修改,培养了学生的成长性心态,就是让每一个学生觉得不是我聪明,而是我经过努力达到这一点,每一个作品要经过多次修改和修正,不经过努力你的创造性就达不到有价值的程度。

第三是否发挥自己的长处和强项,是否反映了学校、社区乃至家长的强项。我做的产品为什么比别人好?如果和别人一样那就没意义了。

查看完整实录>>
王进杰

我们怎么给孩子包括成人学生创造一个国际化的校园环境?很多家长认为把孩子送到国外,就能激发孩子的创造力,所以中国普遍出现了留学生低龄化现象,对于这种现象,您是怎么看待的?

赵勇

你的问题十分具有普遍性,最主要是学生和家长自己出了问题。例如,出了国的孩子并没有充分利用好的教育环境,中国孩子出国以后还是跟中国孩子在一起,他们相互之间会传作业。美国学校最头疼的就是,某一个国家的孩子达到一定数量之后会形成一个社区,基本上不跟当地人打交道的。

所以,我觉得问题的关键不是什么时候出国,而是我们的孩子是不是具备接受多元化、多资源教育的能力,花很多钱读一个传统的学校,是没必要的。能不能充分利用给你的机会,这是一个问题。

查看完整实录>>

往期回顾

思客讲堂sike@news.cn

“传递专业思想,分享智慧人生”,思客讲堂是新华网•思客制作的一档高端讲座视频栏目。讲堂邀请知名学者、政坛精英、商业巨子等思想领袖出任主讲嘉宾,为现场观众及网友阐述专业观点、讲述人生经历。思客讲堂采用全媒体加工手段,线上线下连接海内外专家学者与政企精英,共同“发现思想力,成就影响力”。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