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传志 :做一个创业的行者

创新创业教育的困境与出路

俄勒冈大学教授,全球化与网络教育中心主任

柳传志

做一个创业的行者

联想控股董事长、联想集团创始人

他领导的联想,由单一的IT行业起步,经过30多年奋斗,如今成为横跨实业与资本的多元化投资控股公司,更被看做是中国的“摩根级国际投行”。他视人才为企业最大资产,倡导“事为先,人为重”。他不断探索商业智慧,“管理三要素”、“复盘方法论”成为众多创业者口中的高频词汇。他说:“今天的很多不确定性因素,大到世界、中国经济发展的变化,小到科技和商业模式的颠覆式创新,都会使行业本身发生变化。在企业往上走的时候,吃着碗里饭的时候,要积极考虑到不确定性,把锅里的饭吃好了。 【查看全文】

听思客

讲堂声音

创客面对面

李武蓝鲸传媒创始人、CEO

很多企业都会遇到这样一个问题:元老和“空降兵”在企业文化方面和日常执行配合方面应该怎样融合?您有没有什么好的经验可以传授?

柳传志

新来的人一定要遵从老的文化,但是我们可以改变老的文化。

对于一个才初创的企业来说问题不大,谈不上什么空降兵不空降兵的问题。一个老的企业有了自己的一个文化体系,这个文化体系有的时候作用挺大,可能根子也很深,当新的同事来了以后,他可能会跟原来的文化不太融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一定要注意:新来的人一定要遵从老的文化,但是我们可以改变老的文化。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原来没有规则我们定了规则,但是也许规则不合理,新来的人看得更清楚,说我们某些规则要改,但是在没改以前大家一定要遵从原来的规则,不然的话就会乱。

查看完整实录>>
刘思思联想之星学院学员

现在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现在可能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实践联想当时给我们上课时讲的先撒一层土夯实了再撒一层土,所以在早期选人的时候柳总对我们有没有一些建议?

柳传志

这里面确实有一个说法,既要敢于大胆地做,又要思考,还有运气也在里面。

这里面确实有一个说法,既要敢于大胆地做,又要思考,还有运气也在里面。我们做投资的人,即使做的是风险投资,对人还是看得比较重的,我们叫事为先人为重。但实际上现在我们根本来不及看,因为这个人的历史太短了,你没法发现这人行还是不行,最好的办法就是干脆听着。

这还要看你们行业内部的竞争情况,比如你们做起来以后是不是能把门槛垫高别人一时做不起来,这样的话你们就可以稍微慢一点、稳一点;如果门槛做不起来别人直接上来了你们可能就要直接上去了。

查看完整实录>>

观察团对话

毛大庆优客工厂创始人、天使投资人

政府希望的是创业创新滋生的新经济模式能够为实体经济模式带来新的活力,这样的时点您认为会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到来?

柳传志

只要国家真的是按照预订的这几项大的事来做,我觉得民企的路还是挺宽的,我觉得新经济的模式的起点实际上现在就存在。

我觉得新经济的模式的起点实际上现在就存在。三架马车之中以消费拉动这种,过去国家老说就没做,但实际上如果现在国家真正开始做,是对我们国家经济模式的改变非常重要的。咱们中国过去保底市场就没用起来,在咱们国家有所谓中产阶级的人数和经济实力的体量估计都不比美国小多少,只要国家真的是按照预订的这几项大的事来做,我觉得好像民企的路还是挺宽的。路就在脚下,在国际化上我觉得中国人以前做得还是不够。过去老讲人民币,大家就怕,国外老想让人民币升值,我们就担心升值的问题,如果你要把消费拉动弄起来的话,那升值就是好事,升值和贬值就平衡了。联想集团我们做电脑的那一块,原来只在中国做的时候,我们就愿意升值,现在我在国外有了一块以后我们就愿意平衡。

查看完整实录>>
马光远著名经济学家

到了今天为止,我们今天创业最大的障碍是什么?

柳传志

创业的障碍第一个是原始资金的来源,第二个是创业的商业模式本身。

创业第一个关键要解决你原始资金的来源到底是否充分,是否可以让你冒然下海,这个要很小心。第二个是创业的商业模式本身。因为一般来讲刚创业的人基本上是不太懂这个的,他总是很有信心地认为我这个东西怎么怎么成功,是不是适合市场他并不太清楚。所以他必须要做好失败了再重新开始的准备,这些东西是要他们认真考虑清楚的。

查看完整实录>>
欧阳晓明全国工商联前秘书长

您认为联想在对外投资中有哪些特别重要的经验和教训,可以和我们现在正在走出去的企业进行分享?

柳传志

可能要特别注意的还是企业管理的文化问题,而这个文化中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中国人和外国人如何配合在一起工作。

并购里面的一个最主要的问题就是文化磨合的问题,李书福的吉利并购沃尔沃的时候是分了两步走,先是两个品牌各自发展,到了一定程度以后他是不是会把两个合在一起,这个我还不太知道。

联想是短期在一两年之内是分两步走的,但是很快就把它融合在一起了,所以在采购上、销售上就形成了一定的优势。而在这个过程之中,遇到了一个几乎灭顶之灾的问题就是文化磨合的问题,中国人和美国人、中国人和欧洲人大家怎么在一起工作。这个实际上从上到下都有,因此企业文化问题确实是一个大的问题。

查看完整实录>>
吴璇正和岛资深编辑

您认为不同传承方式的利弊是什么呢?不同的传承方式适合于何种企业?

柳传志

家族式企业其实事业感会最强。如果完全家族化,这里面人的能力行不行是问题;如果不是家族化,这个机制本身怎么增强员工的事业感也是个问题。

我们希望企业能够像有家族那么有事业感,那用什么办法呢?就是用机制,长期用股份制,企业的管理层有股份,再加上文化等等这样的方式。这个东西的风险也很大,比如你后面的继承人是不是选得好,我们给的激励够不够等等,这些东西也在尝试之中。 大企业你要能够长期传承可能就有这样的问题,如果完全家族化,这里面人的能力行不行;如果不是家族化的话,这个机制本身,一是能不能绝对刺激到这些人真的能和文化结合在一起,二是能够让他们真正去当主人,这两点怎么能结合得好,这都要通过实践来考验。我们走的路当然只能是这个路。

查看完整实录>>

专家点评

中国企业走出去需要一种企业家精神

企业家精神是一种敢为天下先,一种领导力、意志力、价值观、软实力的问题。也就是中国的企业不仅应该有自己的硬实力,比如说我有多少钱、我有多少资金、我买了多少楼,更重要的是在我们领导力、价值观、意志力、软实力乃至于最后包括我们的人,怎么样真正成为一个让人尊敬的企业。


中国企业一定要防止中等收入的陷阱

中国企业一定要防止中等收入的陷阱,一般是从三个角度讲:一个是劳动生本急剧增加;一个是劳动生产率降低;三是在这个过程中可能存在企业无法在战略上的定位。我个人觉得听了柳总的讲话,包括对面很多人的提问,我自己个人觉得包括中国的企业要看到,一个国家的生态环境一定要完善,生态环境不完善的话,企业一定不完善,德鲁克的观点是一定要把企业看成国家的细胞,企业有问题社会一定有问题,企业进步一定社会有进步。


中国企业往上走需要完善的体系

中国企业、企业家要往上走,不仅要传承企业家精神,不仅要有核心价值体系,要发展自己的硬实力和软实力,更重要的是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在我们的法治建设、制度建设乃至文化建设,包括文化的传承、价值观的塑造等方面要建立完善的体系,因为只有这样大家在企业里工作的人才能真正感觉到公正、公平、阳光、透明,它的能量才能发挥出来。我觉得这才是真正解决当前中国所面临的很重要的问题。

查看完整实录>>

往期回顾

思客讲堂 sike@news.cn

“传递专业思想,分享智慧人生”,思客讲堂是新华网•思客制作的一档高端讲座视频栏目。讲堂邀请知名学者、政坛精英、商业巨子等思想领袖出任主讲嘉宾,为现场观众及网友阐述专业观点、讲述人生经历。思客讲堂采用全媒体加工手段,线上线下连接海内外专家学者与政企精英,共同“发现思想力,成就影响力”。

  • 北京市宣武门西大街129号金隅大厦 (100031)
  • 010-88050629(欢迎来电咨询思客讲堂合作事宜)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