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期2016-11-16

编辑:熊丽君

挂号难线下转线上 医院要啃供给侧硬骨头

说起挂号难,估计每个人都有一肚子苦水。2016年1月,一个外地女孩怒斥号贩子的视频在网络上被广泛传播,将“挂号难”的顽疾再度暴露在公众的视野当中。北京市医疗管理部门联合公安部门开展了针对号贩子的打击行动。其他大城市如上海、广东都采取了行动,保持整治高压态势。半年多过去了,看看患者对挂号难还有哪些槽点!
  • 1努力了很多,但貌似新手段并没改变“挂号难”;
  • 2从一件“被迫去三甲医院”的小事看挂号难的根源在哪儿;
  • 3要彻底解决挂号难题,需要对医疗资源进行“供给侧”改革。

努力了很多,但貌似新手段并没改变“挂号难”

1.挂号难从线下转移到线上 结构性挂号难突出

通过个人就医经历和网友反馈的信息,自从挂号凭添互联网的翅膀后,确实给患者带来极大的方便。但是,互联网技术手段却无法从根本上解决优质医疗资源短缺与分配不均的问题,无法解决结构性的挂号难题。

比如,传统的挂号难是这样的场景:

测试图片一 测试图片一

最新的挂号难,是这样的场景,一起感受一下:

测试图片一

难怪患者感慨:网上挂号也跟火车抢票似的,基本上抢不到。说到底,无论是线下的有形长队,还是线上的“隐形长队”,其实质仍然是“大医院一号难求,小医院门可罗雀”的老问题。网上挂号难也不是所有科室所有医院都挂号难,而是呈现结构性挂号难。

2.N张卡N个APP,懵圈的不只是老太太

互联网挂号,以北京市为例,在PC端有“北京市预约挂号统一平台”。该平台纳入了全市大部分医院,只需绑定医保卡,但仅限于挂号功能,且各个医院放号时间不一,预约周期不一。

与“北京市预约挂号统一平台”并列运行的,还有医院各自为政的挂号渠道。每个医院有有自己的APP和对应的诊疗卡。我家3口人,诊疗卡不下10张!去一趟医院,除了带社保卡外,还得带好各种诊疗卡。多个挂号渠道,让人深度懵圈!

在此情况下,“京医通”应运而生。关注京医通微信公众号,能实现绑卡、挂号、充值等功能,目前已经有20多家医院入驻,一个APP搞定多家医院。小编好歹对网购、微信操作也算是轻车熟路,经过亲身实践,也要费一点时间才能弄清楚各个功能。如果是老年人,估计还会继续懵圈!

测试图片二 测试图片二

3.线下线上 黄牛倒号从来没闲着

北京推行的“非急诊全面预约”看似断了号贩子财路,然而记者调查发现,黄牛党们并没闲着:转战移动端疯狂抢号,玩起了“网络营销”。《经济参考报》记者暗访发现,对于移动端网络实名预约挂号,“黄牛党”总有对策:医院放号时不间断网络预约抢号,一旦找到买主,先在网上退号,而后刷新挂号页面并立即用买主真实身份证信息重新预约抢号,屡试不爽。职业黄牛24小时守着网络刷号,一般老百姓根本无法与其抗衡!

从一件小事看挂号难的根源在哪儿

说起挂号难,小编上有老下有小,有一肚子话要说。今年上半年,孩子出现了龋齿。按照国家倡导的做法,我们应该去离家不到500米的社区医院。但是,这个社区医院偏偏没有儿科。我们被迫去“全国儿童看病中心”——北京儿童医院。但是恰逢北京儿童医院全面取消门诊挂号,一律实行预约挂号。原来的就诊卡一律作废,重新办卡绑定APP,每天凌晨0点开始放号。我家连续3天晚上坐等半夜挂号,都没有抢上号源。眼看龋齿越来越严重,最后应了那句话:钱能解决的事都不是事!花300元挂了特需门诊,如愿见到了医生。

这几年,从带孩子的就诊经历中,我总结出了社区医院和三甲医院的差异。首先,同样是在医保范围内,社区医院没有的药,三甲医院有,还能报销。其次,开药天数不一样。社区医院在医保范围内最多开3天药。三甲医院,可以开7天药甚至更长时间。有了这些差异,患者会选择哪家医院呢?不言自明!

像小编这种被迫去三甲医院加剧挂号难的经历,是患者的普遍感受。如《生命时报》报道,北京市延庆县马大爷道出心中困惑:“都说要让病人留在基层医院看病,别都削尖脑袋挤到三甲医院抢占资源。可实际情况是,我在家门口的县医院根本买不到常吃的药,不得不往三甲医院跑啊!”

支招医院怎么进行供给侧改革

PC端、移动端网络挂号虽有进步,但无法解决根本问题。“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号贩子似乎永远都有新招数,挂号难真的无解了吗?挂号虽是就医的第一道关口,反映的却是整个医疗体系布局问题,牵一发动全身。要彻底解决挂号难题,需要对医疗资源进行“供给侧”改革。由易到难解决挂号难题,可以先从以下这些方面下手。

1.对新式网络预约挂号进行专门引导

推广新式移动端网络预约挂号,可以借鉴北京市地铁票改卡的推广引导经验,将各个环节操作流程制作成的宣传片,在医院的各个显示屏轮回播放,真正做到手把手式引导。在医院设置统一的导医服务台,印刷统一的网络预约挂号使用说明。经过多方努力和引导,相信群众还是愿意接收便民利民的新生事物。

2.网络预约挂号设定退号门槛

面对“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号贩子,管理部门要练就“魔高一丈,道高十丈”的本领。既然网络预约挂号都已经是实名制,后台数据完全可以统计个人挂号、退号的次数。对屡次挂号、屡次退号的人实行重点监控。同时设立挂号退号限定机制。如,一定期限内,退号1次,自动限制挂号1个月;退号两次,自动限制挂号3月;退号3次,自动限制挂号一年,号贩子将无法对号源先占坑后退号转卖!

3.升级社保卡“一卡通”功能

如在北京,京医通已经算是先进事物,但就医仍然需要社保卡、京医通关联才行,并且每换一家医院就得重新关联一次。如果能实现社保卡在所有医院挂号、就医、结算,那才是真正的社保卡一卡通!据了解,目前北京在职职工的社保卡尚不具支付功能,而医保个人账户的封闭准备工作仍在进行中。未来,一旦进行封闭管理后,参保人员个人账户资金,将由现在打入医保存折改为打入社保卡中,参保人员将可在看病就医或购药时持卡实时结算。

4.推进分级诊疗的“供给侧”改革

夯实分级诊疗的就医土壤。比如,充实基层医院的药品种类,增加基层医院的科室设置,基层医院享受更高的报销比例和更长的开药周期。把小病小痛的患者留在基层医院,既减轻大医院的压力、方便百姓,又搞活基层医院。

5.重构医疗诊疗制度体系

在市场经济背景下实施“计划式”的分级诊疗,需要重构制度体系,有些方面需要彻底改革:卫生部门需完善科学合理的医疗资源配置机制,发展改革部门负责的药品和医疗服务价格改革亟待到位,人力社保部门关于建立分级诊疗绩效考核体系、有效引导医保支付政策等工作亟待见效。相关行政主管部门能否统筹构建具体、可操作的制度框架,以实现医疗、医药、医保这“三医”良性有序联动,是分级诊疗成功与否的关键。

发送
发送成功!

网友留言

第06期
  • 第03期
  • 第04期
  • 第05期
  • 第06期
第三期

企业开除超生员工是否违法?

全面二孩政策公布后,各地都在紧锣密鼓地修订有关超生的处罚条款。据《法制日报》记者统计,全国已有29个省份陆续修订了本地的计生条例,目前有7个省份的计生条例规定企业可以开除超生员工。其中,广东、海南、云南和贵州4省规定企业对超生员工直接开除。“企业对超生员工可以开除”或“直接开除”,是否违法,需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2016-11-01

第四期

新一轮社保缴费基数调整,将如何影响你我?

近日,国务院印发的《关于激发重点群体活力带动城乡居民增收的实施意见》中提出,要将城镇私营单位在岗职工平均工资纳入社保缴费基数统计口径范围,形成合理的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缴费基数,避免对低收入群体造成制度性挤出。一时引来热议,中国的社保到底是笔什么账?为何社保缴费基数年年上涨?扩宽社保缴费统计口径又意味着什么?

2016-11-03

第五期

深化职称制度改革,利益如何再平衡?

提起“职称”一词,民营企业员工肯定有点懵;但对事业单位职工来说,职称就是一部“通关升级史”。职称评定“唯学历、唯资历、唯论文”的倾向饱受吐槽。不过,这种状况今后将得到扭转。近日,深改组第二十九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深化职称制度改革的意见》。实行多年的职称制度,将迎来新的变革。

2016-11-08

第六期

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有可能修改,劳动者同意吗?

最近,有报告称劳动合同法实施中围绕立法宗旨、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等内容存在一些争议,下一步将就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等内容进行全面评估,在调研评估的基础上提出修改劳动合同法的建议。财经委员会建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进一步认真研究代表意见,加强研究论证,加快工作进度,适时提出修法建议”。对此,你怎么看?

2016-11-09

010020040410000000000000011106911293479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