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子沛:数据化生活与共享经济

数据化生活与共享经济

观数科技创始人、原阿里巴巴副总裁

涂子沛

数据化生活与共享经济

观数科技创始人、原阿里巴巴副总裁、“中国大数据第一人”

他曾在边防部队卫戍十年,也曾在广州市政府部门埋头耕耘;

他在而立之年辞去公职负笈海外,著述中国大数据领域的开山之作《大数据》、《数据之巅》,又在不惑之年载誉归来,出任阿里巴巴副总裁;

从中国到硅谷,从硅谷到杭州,

他坚信自己肩负使命,要在“中国崛起”的浪潮中发掘“数据强国”的力量。

讲堂声音

圆桌对话

  • 数据开放
  • 数据所有权
  • 关联是大数据核心
  • 痛客计划
  • 人工智能

观数科技创始人 涂子沛

公共部门应首先开放数据,然后才是商业机构。所以,公共部门应该做领头羊。我希望看到的是公共部门在引领数据开放,而不是商业机构。如果是商业机构在引领中国的数据开放,那我们的公共部门就缺位了。

贵阳市委书记 陈刚

第一,政府要搭建规则,搭建秩序,让数据有序的开放,让数据更安全的开放。第二,政府是目前社会最大数据拥有者,而这些数据来自于民,应当服务于民。

贵阳市委书记 陈刚

我们现在有一个共同的问题,数据的所有权归谁?我认为现在众说纷纭,如果一个东西的所有权都没有说清楚,价值链的产生谁来享有。人类社会还是很聪明的,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共识,不要讨论数据的所有权是谁的,而是讨论这个数据的使用权是谁的。

北京浩瀚深度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总裁 张跃

第一,数据是谁的?这个非常简单,谁有能力就是谁的。你没有能力,就不是你的,你有能力就是你的。第二,数据的开放问题。这个问题既简单又复杂,如果片面地看就非常复杂,这里面有隐私和责任问题,而核心问题是不是对开放者有利,只要有利开放不是问题。

北京浩瀚深度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总裁 张跃

这个通信时代,之所以要产生后续的大数据时代,就是因为有产品空间,有需求。所以,在这方面我觉得骚扰电话、骚扰短信,恰恰是未来的一个市场空间。不要忘记了,这就是我们服务的对象啊。

大数据归谁啊?浩瀚深度太小了,没有足够大的地方处理,挖掘出来也没有办法变成产品。我期待着,我们能够为社会把这个产品做出来,这个产品是什么?就是关联。关联就是大数据核心当中的核心,它就是金子。什么是关联?共享这个事看你出多少钱,不给钱是不能共享的。我觉得这个非常重要。

贵阳市委书记 陈刚

能否把提出问题的人和解决问题的人分开,我认为这是未来创新的一个重要方向。贵阳推出了一个“痛客计划”,就是不管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把社会的痛点提出来,我就是痛客。请你们关注贵阳的“痛客”网站,去申请注册成一个痛客,不要自己去创业。你们把这样的想法提出来,我们给你加上水印,确认这个想法是你第一个提出来的。如果我们和一些有创意的人,共同找到解决方案,最终形成一个产业,那么你就有可能是这个企业最早的不出钱的股东。

贵阳市委书记 陈刚

人类社会就是这样进步的,淘汰一个落后产业的同时,会让人产生新的创新动力,研究社会新的发展机会。

北京浩瀚深度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总裁 张跃

AlphaGo再厉害,是工具,毕竟不是人。所以你把它当做工具,一切烦恼都没有了。如果你把它当做人就出现了比如伦理等很多说不清的问题。

观数科技创始人 涂子沛

AlphaGo其实真的不可怕,它不会发现问题,它只会解决程序驱动的问题,而发现问题才是人类的智慧。

查看完整实录

互动对话

张宇伟 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管理博士项目主任

数据安全涉及国家安全。从全球化的角度来看,数据有全球化问题,数据有主权问题,您怎么看?中国怎么办?

观数科技创始人 涂子沛

首先,安全是没有极限的,没有最安全,只有更安全。第二,安全需要不断地努力,不断地提高安全标准。今天我们定义不出绝对安全,数据摆在哪里算是绝对安全?事实上,绝对安全没有绝对的定义,只有一个相对的定义。第三,数据当然有主权,它是一种新的资源,是资源它就有主权。

查看完整实录
赵頔 新华网无人机事业部

您怎么看待无人机的发展前景?它的发展将会为社会带来什么?

观数科技创始人 涂子沛

新华网在无人机方面做了很多探索和实践。问题是,无人机的前景怎么样?我认为无人机会掀起一个空中数据的爆炸。因为今天无人机最大的作用就是获取数据,通过图片数据去获取。而这种应用前景是非常广阔的。在取证方面,新华网无人机已经有应用了。跟公安部门联动,可以快速取证,不用派人去。阿尔法狗的出现,无人机的出现,无人驾驶汽车的出现,都是我们迈向智能社会的标志。

查看完整实录
施水才 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总裁

共享经济在中国和美国有什么不同呢?此外,最近三大专车集团都要搞自己的专车队伍,是不是违反了共享经济的原则?

观数科技创始人 涂子沛

美国现在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优化、再优化,提高效率。但是在中国,事实上我们面临的还不仅仅是这个问题。共享经济会消灭什么?消灭传统的卖方。三大专车集团要搞自己的专车队伍,这就不是共享经济,它变成了新的卖方。但是我们看到这个时代向前发展的过程中,传统的卖方消失了,新的买方又出来了。经济是非常多元化的。有各种力量在进行博弈。

查看完整实录
孙丹 希捷科技全球副总裁暨中国区总裁

贵阳在大数据方面非常有名,有很多新的尝试,尤其是在数据交易,成立了数据交易中心,现在差不多有一年的时间。您这边过去一年的交易里有没有碰到问题?

贵阳市委书记 陈刚

数据的交易是两种模式。第一种是面对面的谈判模式。第二种是桌下交易,也就是灰色交易,甚至是黑色交易、非法交易。事实上因为数据有价值,有价值就有它的需求,有需求就会产生交易。贵阳并没有一味去追求交易额的放大,追求交易客户的增加,而是追求交易规则的探索。

  

我们明确了几条规定。第一,采取会员制。第二,贵阳大数据交易所交易的数据都是经过加工和脱敏的数据,不能把原始数据直接交易,这样会破坏公民隐私的安全。第三,尽管列出了30大类的交易品种,但是我们更多的是在那些具有交易安全前提的领域首先进行交易。

查看完整实录
胡志刚 大数据创业者

共享经济时代,更像是一种按需分配。而如果按需分配,是共享的公有制的形态,是全世界的物产为什么需要产权呢?因为已经被完全共享了。所以在更宏大的社会发展中,数据是否真的有产权?

观数科技创始人 涂子沛

共享经济就是大数据快速推动的共产主义,就是按需分配,使供需关系能够更加平衡地流动。当然这种共享是有条件的,但是互联网和大数据释放的红利,让成本更低,整个社会更有效率。未来共产主义社会很多东西没有产权,那数据呢?我认为还是应该有产权的,但是产权将以多种形式存在,它不仅是一个物理的所有,它可能有编辑权,有流动权,有修改权,还有使用权。

查看完整实录

往期回顾

思客讲堂 sike@news.cn

“传递专业思想,分享智慧人生”,思客讲堂是新华网•思客制作的一档高端讲座视频栏目。讲堂邀请知名学者、政坛精英、商业巨子等思想领袖出任主讲嘉宾,为现场观众及网友阐述专业观点、讲述人生经历。思客讲堂采用全媒体加工手段,线上线下连接海内外专家学者与政企精英,共同“发现思想力,成就影响力”。

  • 北京市宣武门西大街129号金隅大厦 (100031)
  • 010-88050629(欢迎来电咨询思客讲堂合作事宜)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